梦小说网 第264章:云破月来花弄影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4章:云破月来花弄影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64章:云破月来花弄影

  这个折磨他数月的罪魁祸首,更因为他将他心中挚爱彻底夺走,这个血海深仇,是时候该有个了结了......

  从那时候起,他就一直和上官凌暗自在外搜索,从未间断过,他相信阿士瓦一定就在这周围,纵使他隐藏技术一流,也终会露出马脚......

  陆冥和沐泽前几日在越城和栗城中间的一处山坳间,发现了有一个很隐秘的所在,那里与其他荒凉的环境不同,那里地形奇特,四周风景壮丽,引人入胜,他们随着里面隐约出现的几间房屋,慢慢进入,眼看就要走到房子附近,突然被机关袭击,幸亏有沐泽护着不能动武的陆冥,即便如此,陆冥情急之下,发挥了本能,运用了一些轻功,便立刻疼痛不已,他几乎痛哼出声,一下子惊动了里面的人......

  房子四周窜出来数名黑衣人,还来不及再看清其他,空中又闪过绳索机关,马上就要罩下来,两个人跌跌撞撞,总算最后逃了出来,两个人身上都挂了彩,尤其是陆冥,因为牵扯了内力,他短期内不可动武,方才一时错乱,此刻,浑身无力......

  不过,好在是虚惊一场,两个人安全逃了出来,很明显,这里一定就是那阿士瓦的藏身之处,难怪一直都没有找到,原来是有那么多的机关所干扰......

  与此同时,穆尔丹的手指感应也确认了阿士瓦的位置,不过他的感知也带来了另外一个消息,就是此刻毫无预兆的出现小指剧烈的抖动,并不是那人出现在附近,而是阿士瓦的邪功似乎已经要练成了,才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穆尔丹面露焦虑,这些日子他一直没有停止寻找阿士瓦的行踪,结果,过了这些天,等猎物再次出现的时候,竟然已经让他“实力大增”。

  欧阳勰听到他的话,不为所动,眼神坚定,沉声道:“即便如此,那有如何?陆冥,你即刻挑选五千精兵,带人将阿士瓦所在基地悄悄包围住,他的命,我要亲自了结!”

  上官凌道:“如此看来,他一直在附近,自从上次被他逃掉以后,他就彻底小心翼翼起来,最近又发生了不少事情,竟给了他充足的时间修炼……那刘起也是那个时间离开的,对了最近我一直派人暗中调查一件事,我始终不相信刘起在没有武功,和府内森严外出制度之下,还能轻易出府,这件事情从上到下,暗查了几乎府里的所有人,最终却指向了一个人……”

  说到这里,上官凌眉头紧锁,他看着欧阳勰。

  欧阳勰看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也心头一颤,沉声问道:“你说,是谁?”

  上官凌脸色深沉,眼里闪过悲痛之色,“是小敏……”

  陆冥一脸震惊,忘记了礼数,急忙走上前,问道:“哪个小敏?莫不是那个之前一直跟在顼姑娘身边的贴身婢女?她……”

  上官凌道:“不错,其余的一些人都是来自越城当地的普通百姓,而且都已经查过底细,剩下的人大部分人都是跟着咱们从北溟一起过来的……那个小敏就是从越城里甄选进来的,在查她底细的时候并没有查出来什么,如今看来她是有预谋的……”

  陆冥问道:“她不过一个婢女,怎么轻易就能私放走刘起?她又是如何办到这些的?”

  上官凌道:“因为据我所知,她在被选为妍衣的贴身婢女之前,一直表现很好,加之进到府里必然是要经历一番搜查的,故而越来越被重用,她之后更接触了厨房以及主子身边跑腿的事情,后来,因为之前负责日常外出采买等事宜的章大飞忽然生了病,便临时让小敏暂时负责......她暂任的日常工作谁要是外出,就必须要通过她的首批,不过因为我当时来这里以后,改了一些规矩,要求大部分事情必须上报,不过,一些小事可以不必,她负责的十多天以后,那刘起当时假扮的罗永以玉红莲身边人的身份,要外出办事,却并没有提报上来......当时因为有小敏的默认,才神不知鬼不觉......也就是说,那个小敏有问题......”

  欧阳勰的拳头突然狠狠地撞到旁边的墙上,顿时渗出了血,他一脸的懊恼,“亏得妍衣信任她......却偏偏带走了一个白眼狼,现在已经很明显了,她一定是对面上官豪的人,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妍衣会出现在栗城......真是......”

  欧阳勰突然停下来,心中懊恼,回想几天前成雷和成风两兄弟,带着原本要护送妍衣回北溟的一百人安全回到越城,他们毫发无伤,他们后来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紧闭的牢房外面,有一天看守的人居然都没有在,而且......那些人竟然粗心的把牢房的钥匙落在了牢门附近,他们拼尽全力,终于打开了牢房,正好赶上有人陆续回来,那时候所有人已经跑出来,便拼命杀出了一条血路,他们本来很多天以前就已经逃了出来,但是,他们为了寻找顼姑娘,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栗城,集中精力,在栗城府里寻找她......

  后来,就听说了顼姑娘她......

  成风和成雷通过之前和顼妍衣的接触已经完全将她当成了主子,她温暖的气息,让他们觉得很亲切,却没想到,一转眼,那样一个善良温柔的人,就死在了栗城,他们这些天,不曾停歇......成风和成雷两兄弟,分别带着一队人马,兹扰栗城,两兄弟将满满的怒气发泄出来,一时间打的上官豪毫无招架之力......

  即便如此,当最初顼妍衣离开以后的一些真相忽然以这种方式揭开的时候,欧阳勰的内心再也无法忍下去......

  “我要让这些人为她陪葬!”

  欧阳勰咬牙切齿的说出来,似乎用尽了身上全部的力气,这句话,也正说出了在场其他人的心声,陆冥一如既往的冷峻,却也在这一刻隐隐露出了杀气,上官凌平时温文儒雅,此刻将内心的奔腾,化成几句更加有力的话,他叫来沐泽,说道:“你带一万人,每天去对面叫嚣,不仅如此,这些天对他们已经够仁慈了,从现在开始,不必再在意他们也是北溟人,即刻起,我下令,将他们所有人彻底驱逐出北溟,北溟世代记录里他们不再是一分子......那么,从现在开始,自然也不必再计较他们的生命,投降的饶,反抗的一个不留......我要看看,他上官豪怎么能保护他的雷霆军.......也要让他们所有人看看,背叛北溟的下场会怎么样......”

  沐泽脸色严肃,郑重地大声应道:“是!殿下!”

  看着沐泽离去的背影,上官凌眼睛里盛满沉痛之色,他低声道:“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对他太过仁慈......我就该听父皇的话......”

  上官凌突然连续在墙上握拳击打,顿时手上都是血,多日以来沉积在心里的话,终于说了出来,“我来之前,父皇对我说,本是同根生,能给机会便给他们机会,若他们执意背叛到底,那么,便不必再留情面,是我,都是我,是我太过仁慈,我想着只要让他们知道北溟还会接纳他们,他们也一定会感受到,或许就会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