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67章:落花流水春去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7章:落花流水春去也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67章:落花流水春去也

  天丽眼泪决堤,哭声阵阵,触动了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想到顼妍衣,那个可爱温柔地姐姐,还想到很多很多……借着此刻,她把一直以来隐忍在心底的委屈,全部爆发出来,往日种种,好像梦一样,让她看到了很多,也懂了很多,只是,这样的生离死别,却还是第一次经历,她的父皇,她的皇兄,永远都将她紧紧保护起来,未经风霜,如今,这一遭,让她属实有些招架不住……

  水芸搂住天丽,闭上了眼睛,流下了两行清泪,无声却浩瀚,

  傻瓜,我一直就在你的身边,我从来没有离开,只是在用另一种形式陪着你……

  “水芸,你爱过吗,你有喜欢的人吗?”

  天丽停止哭声,突然从水芸的怀里传出沉闷的声音。

  水芸在纸上写道:“有……”

  天丽抬起头,一脸好奇地问道:“那你说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滋味?”

  水芸写道:“有点甜,有点苦,还有一点疼……”

  天丽的眼珠微动,似乎在仔细地回想着什么,便说道:“那样就是喜欢吗?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可是......”

  水芸写道:“很甜吧,会时常想起他,惦记着对方,想对方所想,会慢慢沦陷……”

  天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突然红了起来,低声说道:“算是吧,但是如果没有结果,这样继续下去,只会让两个人都痛苦,不如趁早斩断情丝……还彼此一片清静……也算是好的结局吧……”

  水芸写道:“还未到最后,你怎知现在就是结果呢?何况,两个人都喜欢着彼此,你不问问对方,就单方面后退,对他也难免不公平……”

  天丽无奈道:“就算对对方不公平,也只能这样了,皇兄从小对我最好,他最疼我,我不想让他再失望了,他不同意,我也只能对不起那个人了……”

  那个人自然是穆尔丹,水芸回想这两日,总是在天丽住的附近看到穆尔丹孤单的身影,他每天晚上都会守在窗外,吹着长笛,陪伴着天丽,他这几天,像往常那样和上官凌等人一起处理一些前线的事情,除此之外,在上官凌和穆尔丹之间似乎多了一种莫名的隔膜,两个人都没有说破,如常照旧,只是,不似之前那样坦荡……

  彼此都知道,两人之间所相隔的大概很难逾越,看似透明单薄,实则坚不可摧,无法冲破......

  上官天丽神情忽然悠远,沉声说道:“你知道吗,水芸,以前不懂什么是爱,什么是喜欢,我对这种事一直懵懵懂懂,可是不知不觉我对一个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时间久了,我会不自觉地在人群里寻找他……你知道吗,以前我接触最多的男子就是宫里的那些宫人们,再就是我父皇……其余最多的便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皇兄和欧阳了,之前我对妍衣姐姐和欧阳的爱情还总是不明白,不懂他们彼此间的浓烈情愫,你知道吗,别看现在府里的那个欧阳一脸的冰冷,看起来难以亲近的样子,事实上,从小他就是那个德行,后来遇到了妍衣姐姐,他在她身边才慢慢有了温度,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看见过那样的欧阳……原来爱情的魔力那样大,我曾经还不止笑话他们两人,后来遇到那个人,我渐渐体会到了一种陌生的感觉,让我有点慌乱,又十分的兴奋……正如你所说,有时候很甜,会时常想起他,惦记着对方,想对方所想,我知道我已经在慢慢沉沦,可是,忽然,皇兄对我说不可以,他没有说为什么,只是用那样失望的眼神看着我,我……我很难过……我很难过……我很痛苦,可是我知道我的皇兄他是爱我的,我不能让他伤心,所以我顺从他,我答应他,我……”

  水芸拉过天丽有些颤抖的肩膀,温柔地搂到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头,安抚安慰她……

  这一次天丽没有哭,只是不再说话了……

  室内无声,她们两个人背后的窗外正走过一个人,是穆尔丹,阴影下的脸庞被遮住,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他手里紧紧握着那只长笛,指骨分明,看起来很用力,那双手紧了紧又松开,透着满满的无奈……

  若水在两天后被换到了欧阳勰所住的房间旁边,随叫随到,她的房间里又重新安排人装扮整理,很是华丽,一时间,全府上下,都知道欧阳公子将一个舞女收留,成为了他身边的女人,而且看起来很是重视……

  那天晚上看到过若水模样的人,都沉默不语,过了两天,当若水从之前被欧阳勰亲自抱进去的房间里从出来的时候,一路上,途径漫长的长廊,府里上下都纷纷忍不住抬眼看她,一时间,都明白了欧阳公子这样做事为了什么,所有人彻底住了声……

  看到那张脸,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气,随即,低下了头,一路上,若水对周围的目光和他们越来越鲜明的态度,表示很满意,她婀娜曼妙地走着,摇曳生姿……

  一双眼睛脉脉含情,她仔细看着周围的景色,觉得仿佛天堂一般,她摇动着手里的折扇,轻轻捂着自己的脸,看到底下一个角落有个少年儿郎,斗着胆子突然抬头看向她,若水顿时对着那人眨了眨眼,媚眼如丝,惹得那个少年一下子红了脸……

  周围看到这样的情景,有的人便开始窃窃私语,那若水也不在意,一路上不知道抛了多少个媚眼,男人们翘首以看,让女人们内心对这个风尘的女人嗤之以鼻,心中更加觉得,这个女人不过是仗着和顼姑娘的脸一模一样,恃宠而骄,那便看她得意到几时……

  若水对自己的美自然很自信,一路上迎来灼热目光无数,与从前一样,只不过,这一次是在皇族内部,现在看自己的那些人,都是平时自己永远无法企及的,即便在她看来,他们这些人只是下人,可是在那个小镇上,这些人,也是身份悬殊存在,可是,那又如何,现在他们见到她,也要低头礼让……想到这里,若水走的步伐更加袅娜魅惑,脸上的笑也更加嚣张得意……

  这府里真是好大,走了很久,若水才来到给她重新安排的房间,房间外面挂着鲜花,看起来漂亮极了,一走近,还飘来阵阵的花香。

  她一脸陶醉地往前走,突然,撞到一个人,一低头,那人正在擦着房门,手上的抹布被她一幢,一下子飞到了她洁白的绣鞋上,瞬间就脏了。

  “你瞎了吗?没看到我走过来吗?不知道躲一下?哎呀,我的鞋子……”

  那人一直背对着后面,蹲在地上擦东西,是若水自己走上来,现在她紧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出现很明显泥污的绣鞋上,大声喊道。

  那人急忙站起来,连连鞠躬,却没有说话,那人正是水芸……

  若水嫌恶地看着眼前的人,脸上缠着布巾,看起来还是个哑巴,她眼神更加不屑。

  “怎么了?”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里面夹带着一丝温柔,院中还在干活的其他人,赶紧停下手里的活,跪下来,都喊了一声公子。

  是欧阳勰,

  若水急忙跑到他身边,声音软弱委屈,“公子,人家的鞋子被她弄脏了啦……”

  欧阳勰低头看了一眼,搂着若水细细的腰肢,看着前面,沉声道:“那就让她给你擦了便是……”

  水芸也就是顼妍衣猛然抬头,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