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69章:云破日出竹箫寂寥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9章:云破日出竹箫寂寥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69章:云破日出竹箫寂寥

  众人偷偷看着欧阳勰的表情,还有想着他刚才话里的意思,每个人心里都无端了有一些畅快之意,先前的嫉妒和对水芸的孤立之情,让她们在这一刻有一丝反转,有些扭曲,有些莫名,有几个人甚至还带着淡淡地同情的眼神看向水芸。

  所有人恭恭敬敬地目送欧阳勰抱着美人回了房间,连看着水芸的目光也冷淡下来,她们都是从宫里出来,向来是捧高踩低,这个水芸是欧阳公子亲自从外面带回来的,起初并没有安排她做什么事,也没有明确她入府以后的身份,倒是她自告奋勇地为状态不佳的欧阳公子送起了餐食,最奇怪的是,一向冰冷不易接近的欧阳公子,对所有人的服侍都并不买账,唯独对她另眼相看,这样一来,那些人对水芸难免心里不服气,想她们年华正茂,每个人长得也都不错,却败给了一个这样看起来一把年岁,满身疮痍,鹤发鸡皮的丑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哑巴,在她们看来,要不是欧阳公子对她百般同情的缘故,再就是那个水芸一定是用了什么仿佛,迷惑了公子,才会这样……

  那个李康最近便在背地里对水芸百般刁难,无时无刻地让她做一些粗重的活,到底是从宫里出来的老人儿了,这种使唤人却能做到滴水不漏,让人无法察觉,而且,那水芸也十分配合,口不能言,更加不会向太子殿下他们告他的状……

  那李康之所以这样,就是之前一直使唤水芸为若水的新房间打扫的另一个婢女,也就是在欧阳面前跪下,解释水芸为何在此的那名婢女,名叫喜鹊,她和李康是同乡,私下里一直交好,她也是在那些下人里最嫉妒水芸的人,她好多次在李康面前煽风点火,也利用了李康的职务之便,多次私下指使水芸做事……

  欧阳勰抱着若水温柔如水,走进了身后的房间,喜鹊站起来,悄声地对所有人说赶紧离开,院子里瞬间安静下来,只留下了一身湿漉漉,满身衣服都是泥污的水芸……

  若水搂着欧阳勰的脖子,一张脸紧紧贴在他的肩膀上,透过他的肩,向水芸的方向看去,或许刚才所有人都以为是欧阳勰对那水芸说的话,似乎是在指责,可是,她若水可不那么认为,她回头,眼睛深深地看着依旧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女人,她的背影显得孤单而苍凉,看起来十分可怜……

  她虽然不懂战场上的事情,可是,自己到底是一个见惯了风月的女人,何时真心,何时假意,她见到的太多了,与其说欧阳勰刚才那句话,是在提醒和怪罪那个女人,倒不如说是在侧面的安慰她,

  “这种事情,以后不必她来做……”

  这短短的一句话,她似乎听出了一种关心的意味……

  若水第一次仔细打量和回想那个女人的样子,她身上每一个地方,似乎都没有理由让欧阳勰这样做,可是,那种关心,那种淡淡的在意,欧阳勰本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可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那种感觉,看样子渺小非常,实则空前绝后……

  若水一直看着水芸的背影,房间的门被欧阳勰重重的关上,若水的嘴角微微扬起,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意味深长的笑了……

  水芸依旧跪在地上,地上躺着那块已经黑的看不出原本颜色的抹布,她想要动一下,却发现自己浑身没有力气,她没有勇气回头,可是身上的最后一丝力气也已经耗尽,此刻院子空旷,或许出一点声音,就会有人出现,可是对于她而言,此刻,她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因为,再也不会出现一个人来护她周全……

  此刻,长笛悠扬,带着淡淡的忧伤,从远处传来,整个越城上空,飘荡着某个人的心事,却可以感染所有人。

  上官天丽坐在窗前,不发一语,仰首望天,聆听对方的叮咛,成全自己的心事……

  上官凌坐在房间里,抚.摸着手腕上的那块红色绸布,脑海里是顼妍衣灵动淡然的脸庞,在自己的眼前渐行渐远,总是挥之不去,让他惆怅怀念……

  只有两片青瓦之下,有着情意深浓的两处温暖,

  隆多俯身亲吻蓝起难得露出女儿的容颜,两个人相互依偎,蓝起的嘴里念着古老空远却让人安心的咒语,隆多的脸上慢慢平静,抛开数年的分隔,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蓝起用自己全身心的爱,去重新灌溉隆多早已干涸且枯萎的热血……

  岳清灵的脸上一直残存着失去挚友的伤痛,往日飒爽开朗的她,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陆冥满脸的心疼,从岳清灵的身后轻轻抱住了她,陆冥在人前面无表情的冰冷,在这一刻,因为心爱之人,而渐渐融化,他亲吻着岳清灵的耳垂,在她耳边认真叮咛,

  “你失去了她,可是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都在,永远陪着你……”

  岳清灵的泪水顷刻决堤,她回抱住陆冥有力的肩膀,终于放声大哭起来,但是伴着窗外清晰浓烈的笛音,这一刻,总算相爱的人,是在一起的……

  水芸拖着狼狈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闭上眼,认真聆听,认真回忆,认真地寻找自己全部的已失去……

  越城兵力倾注近日以来沉积的全部愤怒,一触即发,对栗城的打击声势浩大,先前从北溟派来的支援大军,被人使了一些手段,被困在山间的一处峡谷里,那里地势险要,而且后来,竟然被人把唯一的断桥出路给堵了,最后,那些人在越城的援军另一方的艰难指引下,顺利出关,只是却也耗费了数日,终于赶在大战在即赶来。

  援兵的到来,更加鼓舞着所有将士勇往直前,一时间,战斗力直线飙升,打的雷霆军人仰马翻,

  上官凌站在城楼上,面容一片庄重而哀伤,想当年,对面正与北溟军对峙的雷霆军,也曾为了捍卫北溟而贡献他们的热血,可是,如今,时移世易,他们成为了北溟的敌人,当年,所有人信誓旦旦在战后,发出的不忘初心的愿景,早已七零八落,变成满目疮痍……

  栗城之上,上官豪站在城楼上,肩膀隐隐发着抖,他不可抑制自己,他捂着心口,不让别人看出来,这两天,身上的疼痛越来越明显,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上官哥哥,你怎么了?”

  上官豪转身,看到一身鲜红的刘婷雪,她正深情地看着自己,

  上官豪沉声道:“你怎么跑这上面来了?简直是胡闹。”

  刘婷雪不似以往,一听到厮杀声,就害怕的要哭,现在,她一脸的淡定,甚至还带着微笑,不慌不忙地走到上官豪面前,柔声道:“上官哥哥,我们是不是要输了?对面很快就要打过来了对不对?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上官豪猛然抬头,一脸的愤怒,大声喊道:“混账,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要走你自己走!”

  刘婷雪被他推得摔倒在地上,头嗑在了后面的墙上,瞬间流下了血,她眼神有一瞬的恍惚,随即又慢慢睁开眼,看着上官豪。

  上官豪原本有些担心,见到她无事,便不再看她,声音也缓了下来,“婷雪,要走你就走吧,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当初从北溟逃到这里,我就和所有人发誓,要卷土重来,再离开栗城,便是我重回北溟之时……”

  上官豪说完,闭上了眼睛,他在心底发出沉重的叹息,如今大势已去,雷霆军依然在前面奋战到底,毫无退却之意,那些从北溟收拢而来的民.兵,如今全部归顺了对面,剩下的唯有雷霆军与他继续留守……

  他的毒人也在前面,却到底是有无法逆转的缺点,因为怕火,被对面发现,毒人的攻击力一下子便减掉一半,

  之前,他对欧阳勰和越城所有地进犯,无疑是激发了他们的愤怒,此刻,所有的代价已经无法逆转……他的雷霆军正被对方生吞活剥,这一切让他心力交瘁……但是,即便如此,他仍然不想做孬种,他从来没有想过离开……

  这么多年的隐忍……当初是怎样才逃出的北溟,为他死去的那些兄弟们,一想到他们,上官豪的心上微痛,快要窒息,可是,再看一眼此刻的城外,他越来越绝望……感觉整个身体都在下沉,仿佛坠入了无底深渊……这种感觉前所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