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71章:乱生春色本无意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1章:乱生春色本无意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71章:乱生春色本无意

  与此同时,栗城里,刘婷雪的房间里,在她的床上,此刻,正躺着一个少女,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她声嘶力竭,却无法发出一点声音,是玉儿,被刘婷雪从上官豪身边要来做贴身婢女的玉儿……

  曾经对刘婷雪百般刁难,如今所有丫鬟都被带走,除了她……

  在刘婷雪走之前,让人强自给她灌下了一碗难喝的汤药,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过了一个时辰之后,玉儿的嗓子就已经哑了,不能再成句,只能咿咿呀呀地发出一些声音……

  四周安静犹如坟墓,她想起刘婷雪走之前对她笑的意味深长,自从她被分给了刘婷雪,从伺候她的那一天开始,就是噩梦的开始,想她侍主多年,一路坎坷不断,却也没有出什么大错,终于好不容易熬成了掌事丫鬟,还被分到皇恩浩荡的王爷府里,多年以来顺风顺水,虽然与主一同离开北溟,却也一直地位稳固,她想着,只要王爷有朝一日,稳定江山,那么,她便享受荣华富贵,仆随主动,她和上官豪一样,野心勃勃,行事也越来越乖张……

  她来到刘婷雪这里,在这里说的第一句话,刘婷雪笑的让人悚然,接着,她不由分说地就打了玉儿一巴掌,接着小敏上前又打了她好几下,一边打一边说,做了这么多年的奴才,难道不知道,主子在吃饭或者说话的时候,自己不能说话?

  一向嚣张的玉儿瞪着刘婷雪,刘婷直淡然地吃着饭,不发一语,等她终于吃完,放下碗筷,转身看向玉儿,露出和煦地笑容,

  “你好像一直享受自己当半个主子,那么,我便成全你,从今天起,我会给你一个奴才,时时刻刻陪在你左右,让他好好地伺候你……”

  刘婷雪平日里细声细语,温柔似水的模样,此刻,她的声音仿佛从地狱里发出来,她当时的笑脸更是犹如鬼魅……

  走了,都走了……公子走了,全都走了……只剩下她一个,她浑身都动不了……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被打开,可是,这个声音一响起,玉儿的脸瞬间失去了血色,不,原来并不是所有人,还有一个,还有一个人没有离开这里……她睁大双眼,看着门口的方向,仿佛那里是通往地狱的大门……

  一个长相猥琐身材瘦高的男人走了进来,走到床前,舔着嘴唇,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玉儿,玉儿全身酸痛,这个男人就是刘婷雪给她的那个“贴身之人”,白天,男人表情恭顺地在她身后陪她做事,几乎寸步不离,而到了晚上,她在他的身.下饱受痛苦地折磨......

  一脸几天,玉儿生不如死,白天被监视,晚上被凌.辱,她就这样待在刘婷雪的身边,不再嚣张跋扈,只剩下浑身无言的伤痛……

  “我的小美人儿,这下府里再没有别人来打扰咱们的好事了,哈哈哈……偌大的王府里现在只剩下咱们两个人了,来吧……”

  高宇摩拳擦掌,一边兴奋地大笑说着,一边脱自己身上的衣服,很快来到床前,看着床上一脸惊惧痛苦的女人,他的表情也越来越兴奋,他扑到玉儿身上,外面忽然电闪雷鸣,玉儿发出痛苦的呜咽之声,可是她却喊不出来任何呼救的句子,

  刘婷雪,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会遭到报应的!我诅咒你!

  外面狂风大作,犹如玉儿此刻的内心,她无助地伸出手臂,却够不到任何可以依靠的东西,她的整个身子淹没在那个浑身兴奋跌宕起.伏男人的身下,无助绝望地盛开……

  大雨滂沱,整个栗城,除了那间有着星光如豆的房间里,传出男人粗.重喘.息的兴奋声还有女人声若蚊蝇的痛苦挣扎声,除此之外,一片漆黑,一片孤冷,

  刘婷雪在临走之前,将玉儿彻底送给了高宇,从此以后,她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夫唱妇随,还把她的卖身契也一并交给了高宇。

  高宇向来色胆包天,为了美人从来无所顾忌,这座栗城毫无疑问,已经变成了废城,而对面的北溟军也随时会攻打进来,但是他却不急,一连几天都缠绵榻前,玉儿从挣扎嘶吼,到彻底无声,她已经被折磨地生不如死,不成人样……

  有一天,栗城的城门终于被北溟军攻破,不费吹灰之力,上官豪和欧阳勰站在对面城楼上,俯身看着对面城下,上官凌沉声说道:“到底是跑了,真是没有想到那上官豪说到却终于还是没有继续再坚持,倒真是让我错看他了……”

  “现在恐怕栗城早已变成一座空城了吧,你没发现,这五天时间,那城楼上把守的官兵根本没有换过?你看,今天一早,对面城楼上已经人去楼空,这与以往的栗城很是不同,那上官豪如此重视栗城,这次战败也不是第一次,虽然惨烈,可到底还没有到最后,呵呵,恐怕,他离开也并不是他的主意吧……”

  这时候,欧阳勰的脑海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睛直直地看着对面,栗城上空,空空荡荡……

  上官凌看了他一眼,脸色一沉,说道:“这些天你沉迷美色,不可自拔,有美在侧,我以为你会不亦乐乎,哪有空闲去管理对面的这档子事,没有想到,你对栗城的事情观察还挺仔细,你的本事,倒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一心两用,果然,父皇对你另眼相看,是有原因的......”

  欧阳勰淡淡扫了一眼上官凌,哪里听不进他话中讽刺之意,虽然没有恶意,自从他将若水收到房中,全府上下自然没有人敢说三道四,连同上官凌也住了声,但是欧阳勰,自然看到,从那时起,上官凌表情淡淡,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与他如常沟通,却已经好几天没有像现在说一些除了战事以外的事情,今天,上官凌倒是破天荒的打开话题,虽然,那话听起来很不好听……

  欧阳勰也不解释,只是,半个时辰后,沐泽匆忙赶来汇报对面的情况,果然,那座城早已经空了,上官凌眉头紧锁,正要安排人急忙去追,欧阳勰不慌不忙地问道:“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天,你想去哪里追呢?”

  上官凌表情冷冽,声音坚定,“之前已经让他逍遥太久,如今却让他跑了,我来此地为了什么,岂能就此结束,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追回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欧阳勰淡淡笑道:“不必那么麻烦,天涯海角,那里岂是他能去的?你放心吧,我早已派人在栗城四周埋伏,专门监视上官豪的一举一动,他们以为,悄无声息地就能安全离开,却不知,早已在我的掌握之下……”

  上官凌急道:“真的吗?没想到你小子倒还真是没有忘记咱们是来这里做什么的......那他们现在在哪里?”

  欧阳勰看到上官凌终于露出了一些与自己往昔亲密的模样,他便微微一笑,说道:“成风和成雷两兄弟一刻不停地跟着,现在他们就落脚距离这里有一段距离以外的一处密林里,那里地势险要,很少有人去,要不是我提前准备,恐怕还真让他们给跑了......不过,我还没有让成风成雷他们行动,他们的内功深厚,上官豪他们并没有察觉,不过......倒是有一件事,你说的没错,这次潜逃出栗城,并不是出自上官豪,他是在昏迷之下,被人带出城的……”

  看到上官凌没有说话,露出诧异的表情,看着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件事情,成风成雷两兄弟亲眼所见,第一时间通知了我,他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是小敏,她神情悠哉,驾轻就熟地在别人身边侍候,看她们的样子似乎很是熟稔,以前我还真是小看了她……”

  上官凌此刻的表情一脸铁青,尤其听到小敏的名字,他的神情透着冷酷无情的意味,那个小敏当初是经过他的同意,最重要的是,小敏出身那些难民里,他在一堆人里亲自选中了她,带她进了府,也是他将小敏送到顼妍衣的身边,让她服侍她,却不想是自己亲手将坏人带进来,间接地害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