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73章:情香暖影冬离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3章:情香暖影冬离落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73章:情香暖影冬离落

  声音越来越近,忽然,一袭白纱的女子,身子曼妙清雅地朝自己走过来,正是若水,她似乎就正好从那边走过来……

  欧阳勰满意地看着眼前的少女,一身清丽的白纱衣,清新脱俗的素颜,看起来比她刚来的时候,更加绝美动人,也让他意乱情迷,深深沉醉,因为,若水的这一身打扮,以及这张倾城无双的容颜,和顼妍衣一模一样……

  若水从里面的方向走到欧阳勰身边,那后面的声音忽然变小了,打骂声停下来,连同之前隐约的呜咽声也彻底消失了,欧阳勰还想要向后面迈步,若水身子向前倾倒,欧阳勰立即上前抱住她,

  “公子,人家……”

  欧阳勰眉毛一挑,眼神直直看着她,声音冷硬霸道,“嗯?你在说什么?”

  若水立刻低眉顺目,声音柔情似水,“公……欧……欧阳……”

  “嗯……”

  欧阳勰眼神微缓,看了一眼后面,低声问道:“你刚才从那边过来,那里似乎是后院,我好像听到打人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哦,那边是有几个奴才刚才偷懒,还有两个人打碎了不少碗碟,所以李康总管正在教训她们……不过刚才我过去,见那几个丫头,也挺可怜,便……便联想到我自己的身世……便替她们说情,现在他们已经散去了,就是这样......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若水声音甜腻,一张脸几乎快要贴在欧阳勰的身上,欧阳勰本来还有些怀疑,立刻被分了心神,恍惚地看着怀里娇媚的女人,也变不再追究后院的事情……

  若水整个人倚靠在他的怀里,脸放在欧阳勰的肩窝里,对方看不到她的表情,她抬头笑的怨毒,随后,身子一痛,双脚离地,被人抱了起来,离开了那里……

  两个人走后没多久,后院深处走过几个人影,几个人捂着嘴笑,浑身大汗,刚刚打起人的兴奋劲还残留在脸上,每个人揉着酸痛的胳膊,蹑手蹑脚,悄悄地离开原地,

  地上倒着两个人,浑身的鞭伤,不过,即便如此,那两个人也是一声不吭……

  李康眼神冷冽,向身后摆了摆手,身后的一个丫鬟,笑得幸灾乐祸,上前一步,走到那两个人面前,随手丢下两件衣服,丢在她们的脸上。

  那两个人一身的狼狈,头发很是散乱,她们同时抬起头,一个是水芸,另一个一脸倔强的少女就是厨房的荷花……

  她现在的脸上被打出两个鲜红的指印,除此之外,身上更是有不计其数看不见的针孔,李康害怕被人发现伤口,便用针扎她,他从皇宫出来,自然深谙宫里的刑罚,

  李康扫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水芸,笑道:“你说说你,总是碰到我,做起事来一点不严谨,要不是看你是被欧阳公子亲自带回来的,这里岂能容你?我历练你这么多次,你却还是不长记性,唉……你可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做事不行也便罢了,如今,你倒还开始多管闲事来了……你当真是仗着欧阳公子,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吗?”

  他的表情含着满满的笑意,说出来的话却无尽的冰冷,但是水芸却并没有露出任何惧怕之色,依旧淡然,

  荷花今天负责给上官凌送参汤,可是这两天,她有一点着凉,身子有些不舒服,在马上端到上官凌面前时,一下子不小心摔倒,参汤撒了她全身,当时上官凌似乎有心事,并未追究,说今天不喝了,也没有责怪荷花,便让她下去了,但是在旁边的李康却将她带到这里,开始责罚,在来这里的路上,碰巧被水芸看到,她一路跟了过来,为她求情,李康本来就对这样一副面孔的丑女人厌恶,最重要的是,这样的人身上却散发着一种不该出现在她身上的淡定从容,形似卑微却不卑微,相反,每次与水芸面对面,他总是感受到对方的气定神闲,这让一度自卑的自己,感到不舒服,所以他很讨厌水芸,所以他总是没有理由的去折磨她……

  当水芸站出来,维护荷花的时候,他便不由分说地将她一同拉进来责罚,刚才欧阳勰路过听到打人的声音,大多数是打在荷花的身上,可是,还有很多是李康亲自上手,见水芸毫无还手的能力,他也更加兴奋,而且,最重要的是,水芸是哑巴,任由他泄愤……

  荷花此刻一脸的苍白,眼睛闭着,心口的起伏,证明她还活着,水芸还算好一些,她低着头,任由李康出演不逊,刚才砸在她们两个人身上的衣服,是干净的衣服,

  李康拍了拍手上的尘灰,说道:“做错事,就是要付出代价,以后你们要更仔细一些,还有,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不要多管闲事,这是规矩,罢了罢了……今儿个就先这样,以后你们两个都给我再仔细一点,记着回去把衣服给换下去,脏死了,看着都碍眼......”

  他斜睨了地上的两个人,满意地笑了,说完,头也不回地带人离开了……

  李康走以后,荷花再也坚持不住,身子瞬间倾倒在地上,水芸立刻上前抱住她,一下子牵扯到她身上的伤口,她痛哼出声,探手到荷花的额头上,有些烫手,她用力一点一点地抱着荷花,将她带到她自己的房间,打好热水,擦拭荷花的身子,到了半夜身上更加的烫,如此往复,第二天,水芸彻底虚脱,累的趴在床沿上……

  翌日,荷花睁开眼,身上的热度也退了不少,她脸色苍白,起身就看到仍然一身狼狈的水芸,她认出来,身子完全没有力气,水芸睁开眼,荷花手轻抚她的鬓边,

  “谢谢你……”荷花对着水芸感激一笑。

  水芸自然无法回应她,却淡淡一笑,起身出去了,不一会儿,她换下了已经破掉了衣服,换上了干净的衣衫,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碗,冒着热气,水芸双手将碗送到荷花面前,荷花眉头一皱,里面是黑色难闻的汤药……

  她看了看一脸真诚的水芸,慢慢接了过来,捏着鼻子,一口气喝光……

  她擦了擦嘴角,笑道:“昨天真要谢谢你,只是……真的很抱歉……连累你跟我一起挨打......你这份恩情荷花一定记着,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谢谢你……”荷花也是一脸真诚地看着水芸……

  水芸笑着摆摆手,荷花啊荷花,如此天真无邪的你,却要看到世间这些黑暗的东西,何其幸何其不幸……水芸想起她在离开越城之前,那个每天充满活力的小女孩,心中感慨万千……

  半个时辰以后,荷花脸色也好了很多,她笑道:“水芸,你这药可真是管用,以前我染风寒的时候,娘亲给我买的药和你这个有点不同,这药是你自己配的?”

  水芸点点头,笑着看着她,用自己亲自调配的药膏仔细地给荷花上药,那药膏抹在脸上,有一丝清凉,很是舒服……

  “真没想到,水芸你还会这个本事呢?真好,唉……”

  荷花此刻心里忽然想起了顼妍衣,那个天底下长得最好看,心肠最好的官家小姐,那样一个大美人,是她见过最好的人,可惜……

  荷花在水芸的照顾下,很快恢复了元气,不过也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荷花刚刚穿好衣服,已经看不出昨天的狼狈了,忽然有人敲门,看起来很急,水芸刚打开门,李婶便流着眼泪冲了进来,

  “水芸姑娘,我……你可看到过我女儿荷花,她从昨晚上就没回来,我听有人说你见过?你快告诉我……”

  “娘……”荷花喊道。

  李婶立刻冲了进去,抱着荷花不撒手,“你这孩子,这是怎么回事,昨儿个……”

  荷花身上的伤被碰到,她却不敢吭声,强忍着疼痛,笑道:“没事,昨天做错事了,就被打了几下,你看,水芸还会一些医术,现在已经不痛了……”

  这下可把李婶心疼坏了……

  李婶急忙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她满脸的心疼,看着自己的女儿,虽然来到这里数月,但是,跟在太子殿下,不会过以前的苦日子,每天都能吃饱饭,这已经让她感激涕零,再不敢奢求其他,原本在这里和之前相比,已经天差地别,但是她的女儿,她太了解,就算当年在以前的苦日子里,也依然一身傲骨,从来不肯委屈退让,她劝了多少次,仍然不听,她知道,自己女儿这样的脾气,将来一定会吃亏,当初,顼姑娘在府里,对大家都和颜悦色,亲切的很,和自己的女儿也很投机,可是自从她离开以后,换了其他的女主,一切似乎就变了,欧阳公子和太子殿下也比很多的主子要好,但是他们一直在外面忙,四处奔波,更不会管府里的这些琐事……那个李康向来狗仗人势,之前女儿无意间得罪了他,如今肯定逮到机会,岂能放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