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77章:等闲变却故人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7章:等闲变却故人心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77章:等闲变却故人心

  欧阳勰不禁..看的呆住,“妍衣……”他脱口而出……一双手忍不住抬起手,轻抚在那张让他日思夜想的脸上,眼里倾泻出无尽的思念……

  “是你吗?”

  “是我啊!”声音软糯清灵,带着娇羞也带着若有似无的勾.引……一点点地指引眼前有些呆住的男人,若水满意地笑了笑,一张清丽的脸更加清丽,惹的欧阳勰立刻伸手,拽住她的手臂,瞬间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手捏住她的下巴,欧阳勰的眼神有些危险,却让若水感到莫名的悸动,这个男人的眼睛好像深渊一样,让人惧怕,却又让人无法自拔地想要沦陷……

  若水丝毫不露怯,她眯着一双脉脉含情的眼睛,看着欧阳勰,身子同时向前倾,她微微仰首,欧阳勰低着头,她的脸正好凑近,两个人呼吸相闻,近在咫尺,差一点就要贴在一起,若水妩媚一笑,若是任何一个男人见到也会情难自禁,她淡淡瞥了一眼欧阳勰的表情,果然是看的呆住,她很满意,于是更加肆无忌惮,靠的更近,她的唇凑近欧阳勰的耳畔,轻轻吐纳,暧昧又让人心动,她吹了一口气在他耳边,男人的身子一抖,若水微微一笑,柔声说道:“欧阳,我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

  声音带着极度的暧昧和温柔,像一首古老的歌入了耳,走了心,让听到的人心中一痛,又一阵恍惚,自此,便有了归属……

  若水见对方没有说话,却也一动不动,她抬起一双手,环住对方的腰身,踮起脚尖,亲了一下对方的脸颊,还是没有反应,她便蜻蜓点水一样,温柔地吻在欧阳勰的脸上脖子上......最后落在他冰冷的唇上……若水闭上眼睛,整个身子贴了上去,双手环抱住男人的脖子,抚.摸对方的肩膀,坚实有力,她整个人软绵绵地依附在男人的身上,盘旋零落,对方却一动不动,冰冷的想一块石头……

  若水吻得深沉而专注,忽然,手臂一痛,身子被人用力一带,向后倒去,欧阳勰一甩手,她便摔在了床上,溅起了飞花无数,还有……香气扑鼻,原来,床榻里面还另有玄机,床铺上面铺满了花瓣,若水穿着有些露.骨的衣衫躺在那飞花上面,招展着心照不宣的意味……

  “欧阳……”若水刚刚吻的忘情,此刻满脸通红,全身柔软,她伸出手臂,握住欧阳勰的衣襟,轻声呢.喃……声音带着无尽的娇美,惹人怜惜……

  “你这是做什么?”

  声音冷酷无情,犹如一瓢冷水,浇筑在人心上,醍醐灌顶,冷绝深深……

  欧阳勰用力甩开若水放在她衣襟上的手,眼神冰冷,若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欧阳勰又问了一句,“你这是在做什么?”

  若水委屈地看着他,“欧阳,人家只是……讨厌,人家只是……你还看不出来吗?偏要问出来……”

  欧阳勰眉头微锁,眼神深邃如渊,看不清他的情绪,“难道我之前说的话,你都忘记了?”

  若水还要上前抱住欧阳勰,被对方用力一甩,若水终于呆愣地看着他,欧阳勰脸色阴沉,一双眼睛冷漠绝情,看的若水心头一颤,

  “欧阳,你……”

  欧阳勰眼睛眯了一下,再次说道:“你来那天我怎么和你说的?我让你唤我欧阳,难道是为你这种事?还有……我让你留下来,我让你穿上她的衣服,全是因为你这张脸,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妄想其他……”

  若水低下头,整个眼净瞬间黯淡无光,从第一天来到越城,在众人面前惊艳一舞,从她第一次走到欧阳勰的面前,看到他的表情,她忽然想到不久前突然出现的那个异族男人,他对她说,会带她去一个地方,只需要她跳一支舞,她会遇到一个深情看着自己的男人,他一定会为她赎身,而那个异族男人说,他也会给她一大笔钱,按照他的要求去几件力所能及的事情……他当即拿出十几锭金子,当时她还半信半疑,可是,她跳完那支舞,发现周围所有人的眼神时,那一刻,她相信了……

  尤其是眼前这个如天人一般的男人出现,他的眼睛专注而深情,震惊而狂喜,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欣慰,他抱起自己,明明一双手那么冰冷,可是她倚靠在他的怀里,却第一次感受到了温暖,他是第一个看到自己,眼睛里没有情.欲,没有占有的男人……

  只是,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抱走自己,让所有人都以为她变成他的,连她自己都以为是这样……可是直到他带她回到房间里,世界安静下来,带着一丝丝的紧张,一丝丝的期待……竟然全部都来自她这里,一向平静无波的心,突然狂跳不止,多年的风尘洗礼,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有些悸动,有些惊喜,还有更多的羞涩……

  他温柔地将自己放到榻上,她以为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必多说,脸上已经绽放出比以往更加可人的娇媚……却迎来了对方深邃如渊,冷漠如霜的注视,

  “你这张脸,不该出现这种表情,太过风尘……我不喜欢……还有,以后你的一颦一笑都要按照我说的去做……”

  “以后这种露.骨的衣服不许再穿……还有……你也不许对除了我以外的男人这样笑……”

  “明天我会为你赎身,以后你就留在这里……”

  ……

  冰冷的语气,炽热的眼神,浇筑在若水的身上,犹如冰火两重天……

  桌上的烛火闪烁,惹得她心里惊慌无措,欧阳勰一直看着她,那表情再次有了温度,声音却依旧冰冷,“躺下,睡觉……”

  若水照做,战战兢兢地躺下去,睁开双眼,看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男人,等待接下来的指示……

  欧阳勰没有再说话,忽然坐在榻前,继续看着若水,若水像一个无助的小兽,眼睛泠泠如水,

  “闭上眼睛……”

  若水照做,然后彻底安静下来,原来他说的睡觉就是让她真的睡觉,她起初害怕,长长的睫毛不住地颤抖,大概是身心惊惧,这一天的折腾,没过多久,她就真的睡着了,那一夜,欧阳勰一直守在榻前,枯坐了一夜,眼睛一直盯着沉睡的女人,那张脸在月光的折射下,熠熠生辉,也让欧阳勰干枯的心,乍起波澜……

  自那以后,欧阳勰经常出入若水的房间,亲自指导若水的言行举止,按照顼妍衣的一颦一笑,慢慢复刻,只要没有别人的时候,她才可以叫他欧阳,用顼妍衣的笑看着他……

  若水知道,自己彻底成为了另一个女人的替代品,她能站在这里,因为这张脸,而再也不会自由,也同样因为这张脸,若水想起那个该死的异族男人阿士瓦,他给自己的那些金子,何尝不是自己葬送在这里的青春,泛着可笑的微光,让人羡慕又想要拥有,可是实际上,对她自己,一无是处……

  已经来到越城这么久的时间,所有人都以为,她得到了这个让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男人,可是,又有谁知道,这个男人几乎病态地思念着那个已经死去的女人,他用腐蚀若水自己情感和自由的方式来怀念她,用她的笑去笑,用她的温柔去温柔,用她的眼神去注视……

  可是,凭什么呢……

  她第一次因为这张脸失去了全部自信,她想要用她最擅长的方法去拼一下,就像此刻,她穿着露.骨的纱衣,在他面前,第一次,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他忤逆了对方……

  欧阳勰已经眼神凌厉,看着床榻上身姿妖娆的女人,那张脸依旧让他如痴如狂,他几乎毫无招架之力,可是……当她主动吻向自己的那一刻,他的心疼了一下,狠狠地疼了一下,因为,在他的记忆力,顼妍衣很少这样主动亲近自己,那为数不多的每一次主动,也都是带着她特有的羞涩,而且,她最后几次主动,是她离开自己的信号……

  记忆里在树下,顼妍衣穿着一身红衣,他第一次见到那样妩媚的她,清冷中有着别样的风情,一举一动都透着娇媚,让人回味无穷,他的心也跟着她向他走来的每一步,一点一点颤动,那是他的女人,只是他的,他永远都忘不了她那晚的舞姿,仿佛仙女,只是总是带着一种仙凡隐匿,绝尘而去的架势,那一晚,太过动人,可也是她离开的前奏,每当想到这,欧阳勰就有一点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