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79章:人面桃花相映红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9章:人面桃花相映红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79章:人面桃花相映红

  若水一边看着他的眼睛,感到周身冰冷,惊觉自己说的话,她立刻扬起头,改口说道:“所以,你听到的那些也不过是道听途说,我来这里不过是生活所迫,如果公子觉得奴家心怀叵测,大可打发了我,何苦在这里,对我这样一个苦命的人猜来猜去……公子大可不必如此……”

  欧阳勰笑了笑,突然抬手捏住她的下巴,看到若水眼神清灵,满含着委屈,他的眼睛里瞬间射出寒光,脸凑近若水,呼吸相闻,都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声,只是若水的心跳声如雷似鼓,她心里的紧张也不言而喻……

  “我再最后一次说一遍,我是什么人,你肯定早就查过,我能不能查出来你那点事,你也最清楚不过,所以……别想着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样……”

  若水眼神微震,心里自然清楚他所言非虚,这样的人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收拾她来易如反掌,她眼珠一动,表情变得坦然,轻轻一笑,说道:“奴家自然知道公子的威名,不错,奴家来到这里,的确是另有原因,不久前有一个人来找我,说只要我来到这里跳一支舞,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其自然,他给了我一些金子,提出的要求只是留下……仅此而已……”

  “嗯?是吗?”欧阳勰的手仍然放在她的脸上,鼻音浓重,却带着不可一世的冰冷,让人心里发出莫名的恐慌,若水骨子里向来沉稳,表面如水而已,来到这里之后,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伪装,伪装自己的柔弱……但是,唯有在眼前这个男人面前,他毫无招架毫无隐藏的能力,这让她第一次感到恐慌,却也多了一丝莫名的感觉,难以名状……

  “那个人是不是异族模样?”

  若水点了点头,欧阳勰已经猜出那人想必就是阿士瓦,这个人惯用借刀杀人的手法,真是一点没有变,说完他的手稍微用力,若水疼的叫出声音,

  欧阳勰问道:“那人让你留下也一定是伺机而动,想必也已经告诉你接下来要做的事了吧……所以……你打算如何做呢?”

  若水狡黠一笑,说道:“既然公子已经对奴家的事情了如指掌,也应该知道奴家现在的想法,越城里的一切依旧安然,未曾改变,就是奴家的想法……”

  欧阳勰看到这一张刻骨熟悉的脸,露出似曾相识的笑,让他突然楞了一下,如果说刚刚来到这里的女子,一曲谪仙舞,跳出了与顼妍衣独一无二的仙气,曲音终结,袅娜走到人前,姿态妩媚,妖娆无方,那是在顼妍衣身上几乎看不到的,这也就是两个人最大的区别,在他印象里,见到的顼妍衣,最后的样子是一身红装,娇艳动人,可是仍然有骨子里挥散不去的清冷端雅,一样的容颜,不一样的气质,哪怕此刻,眼前的女人,已经不再伪装自己,与初来时的魅惑有所不同,大概这样的才是真实的她吧,依旧魅惑,只是多了一丝沉稳……

  但是,这一点安静淡然的气质,哪怕片刻出现,都让他恍惚,这张脸让他思之如狂,痛到哀伤,却也多了别人无法替代的慰藉……

  欧阳勰松开了手,脸也转到一边,说道:“怎么?我还得要谢谢你不成?既然他把你送到这里,怎么没有想到,顶着这张脸,我怎么可能不去查清楚,你的身世,你的所有所有,我都一定会查清楚……不过,他的确很聪明,料到我会这样做,居然想到要提前切断关于你的一些线索……却到底慢了一步……你这张脸在那个小镇里,居然没有更多人知道,这本身就不正常……再说到你,你很聪明,没有听他的话,马上动手,否则……你以为我会容你到现在?”

  若水笑道:“你会的……只要我有风吹草动,别人定然不会容我,可是……你会的,你一定会……”她的语气坚定,笑得欢畅……很是自信……

  欧阳勰没有说话,看着她……

  若水继续说道:“我向来拿钱给人办事,只是来到这里,第一次遇到了你这个对手,这让我有些意外,那人来找我,只是简单说了我要做的事情,连见得是什么样的人也没有说,可是,我从见到你第一眼,你的眼神告诉我,那个人就是你……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那个人,在你心里的分量,你用你的眼睛早就告诉了我……”

  欧阳勰转身看向她,向她迫近,若水看着他的眼睛,内心其实一直在慌张,与以往不同,相对其他男人,这个人,她天生的不确定,他的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让她窒息,却又不可控制地想要靠近……

  但是,那气息越来越浓烈,浓烈到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这些年游历在不同的男人身上,她太懂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可是,她第一次,有一点不懂了……

  所以,欧阳勰向前一步,她向后退一步,渐渐推到窗前,外面的月光洒了进来,天色不知不觉已经黑了,

  “公子,这是要做什么?”

  欧阳勰嘴角忽然上扬,邪魅一笑,忽然,手向前一伸一勾,揽住了她的腰,动作有些暧昧,

  可是,声音一如往常的冰冷,“既然你知道,那么,你就该清楚,你的言行,你的举止,代表了什么……你最近在这府里的确如你所说,并没有做什么,可是,你不该有今天这样的举动……因为,你不配……”

  若水身子一痛,被欧阳勰用力一拽,粗鲁地拉到他的怀里,手向上一提,两个人的身子紧紧相.贴,但是若水瞪大双眼,尤其听到最后五个字的时候,她呆愣地看着欧阳勰仍旧含笑的脸。

  欧阳勰魅惑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们搜集情报的人不仅仅达官贵人,还有行走江湖的侠士,只是,到底是怎样的组织,让你们一群女人甘心情愿出卖自己的身子,来换取信息,那个人也一定非等闲之辈……”

  说这些话的时候,欧阳勰一直看着若水的表情,她还在他的压力之下仍未缓过神来,听到他的话也似乎并没有其他的反应……想来她并不知道那背后之人是谁,这和他查到的信息也算一致……

  若水低下头,轻声说道:“年少生活坎坷,一直奔波居无定所,颠沛流离,一身褴褛,蓬头垢面,在我遇到诺兰以后,彻底改变,她教会我很多以前不曾懂的道理,带我读书识字,给了衣食无忧的生活,她是我的恩人,我发过誓,会一生追随她,虽然做着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也大概清楚之后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交易,但是我从来没有问过她,只要她让我做的,我就会去做,我之前问过一次,她只说要我知道的越少越好,对这样我也就最安全,我们无话不说,只是除了这件事,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问过,所以,关于这个,我没有必要骗你,我一无所知……”

  欧阳勰低声道:“嗯……这个我相信……”

  两个人依旧靠的很近,说到这里,再也没有说话,各自带着各自的心思,发起了呆,而此刻在窗外,水芸站在那,看着倒映在窗前两个人的身影,交融依偎,她的手上痛的清晰,却都不及此刻她心里的力量……

  水芸飞快跑开,转身离开了院落,与此同时,欧阳勰在若水的耳边,突然说道:“那个诺兰本不愿意放你走,但是为了那个人,她答应了,以后,你就留在我这里,不过......收起你的妄想,我是不会碰你的,你今天穿成这样,我只允许出现一次,你往日做的事,不管你知不知情,你都该知道,是什么罪名,如果不是你这张脸……你以为,我会让你活到现在?还有……你为了衣食无忧,出卖自己的身体,去报恩,真是对不起这张脸……你不配……”

  说完,甩开水芸,窗前紧贴两个人的身影骤然分开,欧阳勰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也没有看她,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若水的身影在外面看无骨无辜,像海上的浮萍,被丢下,虚弱地在那里,不知所措,她听着欧阳勰说的每一个字,都无力反驳,却也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这些……

  她像一个孩子一样,再次尝试到了被人厌弃的滋味,第一次还是在她很小的时候,一路奔波辗转,来到他乡,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当时她稚嫩的可以任人宰割,一身的污泥惹得周围的人都十分厌恶自己,那些人的眼神,很多年以后,她都不曾忘记,仿佛一场噩梦,在她的生命里根深蒂固……挥之不去……

  如今,被一个如此出色的男人,宣之于口,将自己那段不堪的往事,公之于众,即便此刻,房间里只有两个人,即便此刻,那个男人用厌恶的眼神看向自己,丢下自己,转身离去……

  诺兰出现前和出现后的自己,仿佛一下子变得一文不值,在这个男人眼里,这么多年,只有她玩弄那些男人在自己的股掌之间,窃取他们的有效信息……为她所用,而现在,多年以后,她第一次在这个男人面前,失去了全部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