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81章:海到尽头天作案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1章:海到尽头天作案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81章:海到尽头天作案

  栗城已然是一座空城,当北溟大军进驻之时,才发现,里面居然变成了一片废墟,这倒是让上官凌等人有些意外……

  玉儿和高宇早已不知所踪,当初那个房间也狼藉一片,只是,床上血迹遍布,分辨不出究竟是谁的血……

  上官凌将栗城上下全部搜查一遍,确定没有一个人,所有能用的东西全部都被损坏,所有食物相关的东西全部被清空……有的不能被带走的,也都被彻底毁掉,不能够再利用……

  至此,栗城被北溟占领,上官凌看着众人来回忙碌,他的眼里却没有一丝喜悦,来这里已经数日,发生了很多事,死伤无数,从来这里那一天,他便一直见证着失去……刘紫娇、玉红莲、还有无数北溟将士……还有她……他们永远地留在这里,长眠地下,再无声息……

  可是,为什么她的声音她的笑,依旧在他的世界里喧嚣着,无时无刻让他疼到窒息,这种感觉无声却浩荡,不可说不可发泄……不过,在那天晚上,他终于有了宣泄的出口,在水芸面前,他居然有了倾诉的欲.望,那天说了很多,连同心事,没有来由地,对一个外人,第一次有了毫无戒备之心,那天晚上,他意外地感受到了莫名的亲切,说出那些深藏在心底的话,在那一刻,他的心里不知道有多么的放松……

  所以,现在,他环视四周,站在高处,居高临下地看着整个栗城,他紧握双拳,眼里迸发出强烈的狠厉,上官豪,这笔账,天涯海角你都别想逃过去……

  身后有脚步声,上官凌微微一瞥,看到了一抹深紫色,他唇畔微抿,眼睛变得更加幽深莫测,那人还未走近,他便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你来到北溟不就是为了捉拿阿士瓦,你也来了这么长时间,却一直任由对方一再逃脱……你的能力,我们也见识过一二,我也打听过你在厥越的威名,那个阿士瓦一直都不是你的对手,可是,他却屡次在你的手里成功逃脱,你不远千里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一件事吗?你也一定有办法去对付他……但是,如今不仅没有任何进展,他反倒练成了威力无穷的功力,恐怕更难对付了吧,你却一点不着急,所以,我实在是想不通,要么……你之前都是浪得虚名,要么……你来这里根本就是另有目的……”

  上官凌说完最后一个字,猛然转身,看向身后的人,正是穆尓丹,他微微一笑,淡定从容地走到上官凌身边,说道:“我为阿士瓦而来,这一点从未改变,殿下有这样的顾虑也很正常,但是,请相信,我对殿下对北溟,对这片土地上的任何人都没有恶意……”

  上官凌面色一直不变,面无表情冷如冰霜,让人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突然,他身子微动,却快如闪电,直奔穆尓丹而去,他的手一下子掐住对方的喉咙,只要轻轻用力……对方的生死只在瞬息之间……

  穆尓丹没有料到对方的举动,慢了一步,他本能的伸出手要还击,看到上官凌的表情,他反应过来,手慢慢放下,脸上平静无波,看着上官凌的眼睛,不再说话,

  上官凌沉声说道:“如果你一早将阿士瓦处理掉,他就不会在我北溟生出这么多的事端,如果……你早点动手,欧阳就不会中了他的所为的蛊,也不会让玉红莲客死他乡……还有……如果你早点动手的话,妍衣她……她就不会死……都是你……”

  上官凌咬牙切齿地看着穆尔丹,他一脸的愤怒,低声嘶吼,一只手揪起对方的衣领,用力一甩,将穆尔丹甩向身后的墙壁上,穆尔丹痛哼出声,摔在地上,很快身子弹起,一双手支撑地面,刚要站起来,上官凌走了过去,向他的脸上用力打去,他的嘴角一下子渗出了血丝……

  他随手擦了擦,没有要反击的意思,只是依旧看着上官凌,上官凌拽过他的衣领,又是一顿拳头之声,他连续几拳打在穆尔丹的脸上,之后全部都是拽住他的衣领用力摔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他喘着粗气,身子微微晃动,头发也有些散乱,眼睛通红,看着一身狼狈,满脸是伤的穆尔丹……

  “你不要以为你这样就会消除你的罪孽,你口口声声地说你没有恶意,可是,她却因为你的没有恶意,永远的离开了……她把你当朋友,你呢,在阿士瓦做下的这种种事情之间,你除了事后弥补,你还做了什么?是……你说的对,你没有恶意,你什么都没有做,你对那样一个危险的人,视若无睹,一路追赶一路放虎归山,然后害了欧阳,更害死了她……”

  上官凌神情哀痛,这么多天,在顼妍衣死去的那天,他都没有这样激动过,上官凌含着悔恨,随手用力捶向前面不远的墙壁上,瞬时迸射出点点血迹……他却感受不到疼痛,用一种沉痛的表情看着穆尔丹……

  穆尔丹擦了擦嘴角,沉声说道:“我承认,我的确有办法对付阿士瓦,可我并不是故意要这样放任他,任由他胡作非为,只是,我实在没有想到,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这些天我一直在追击他的行踪,我已经找到他的藏身之处……”

  上官凌听到他说这话,立刻冲到他面前,刚要落下拳头,穆尔丹第一次反击,回握躲闪,他向后退去,用力一挡,继续沉声说道:“你听我说完!是,我的确有办法对付阿士瓦,可是那并不是万全之策,而且我也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因为他修炼的邪功是我们厥越的百年禁术,即便他一直没有修炼成功,但是,他身上的邪功已经渗入体内,魔蛊已经在他心里或者身体上存在,人蛊合二为一,只有这样的人,才会继续修炼,达到忘我之境……但是,就算在成功以前,他已经变成了魔蛊的最大傀儡,我的方法就是用我的笛子吹奏梵音,与其心魔对峙,可是,这梵音并不是普通的梵音,这个是百年以前,他所修炼的邪功,与之相生相克衍生而来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偷练禁术,祸及众生,才出现的唯一破解之法……魔蛊惧怕的梵音,因为这个梵音与你我所知晓的那种普度众生的有所不同,因为出自百年以前,带着一种无从可知的神秘……它威力极其强悍,可屠恶念,也可灭善身……不可控制……不到万不得已,我不能用……”

  上官凌冷笑道:“所以呢,所以你就一直这样放任着?束手无策?”

  穆尔丹说道:“那邪功是恶之源泉,一旦逼急了魔蛊本体,他的修炼时间就会越来越顺利,威力也会增加……”

  上官凌仰首看天,深深叹息,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他眉头紧锁,一切的往事,开始在眼前一一闪过,他的拳头紧紧握起,用力向前,最后却无力地垂落,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穆尔丹眼神也一痛,说道:“妍衣的死,我很抱歉,从她……我一直都在寻找阿士瓦,我动用了我在这里全部的力量,一刻不停地去寻找,还有对付他的办法……不管怎么样,妍衣的死,我难辞其咎,但是,我并不敢再波及其他人,梵音一旦启动,你们都会殃及,大有损伤,在这片荒野之地上,我实在不能冒这个险……凌,你懂么?”

  穆尔丹说完,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大声喊出来的,他走到上官凌面前,满眼悲切地看着对方,脸上的血已经干涸,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狼狈……

  上官凌背过身子,不去看他,抬起头,看着远方,苍凉地笑了,“我会尽快追击上官豪,等解决了他,这边的事情也便了了差不多,到那时,我会遣回一半兵马回京都,我愿意当这个饵,引出阿士瓦,不让别人近前,你便无需有殃及的顾虑……”

  “万万不可!”穆尔丹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