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83章:倾城叹惋讨还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3章:倾城叹惋讨还生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83章:倾城叹惋讨还生

  他已经步出了一段距离,穆尔丹突然大声问道:“所以你也一辈子不会原谅我,所以你……即便知道我对天丽的心意,你也不会答应的,对不对……”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只是紧握双拳,满眼的……不知所措……

  上官凌突然停下来,也没有回头,沉声说道:“她是我的亲妹妹,我太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她太单纯善良,而你心机深沉,这样的你,并不适合她,我希望她永远可以没心没肺地笑,无忧无虑......那些尔虞我诈,各种算计……那是你的生活,从小到大,我保护她一路快乐无忧,现在,我怎么可能会把她送到那个我一直让她远离的地方……”

  穆尔丹说道:“我对她是真心的……”

  上官凌道:“我不否认你的诚意,可是她是我最疼爱的妹妹,我不敢冒这个险……”

  穆尔丹说道:“她是第一个让我心动的女人,我会拼命护她周全,给她幸福……”

  上官凌转身,正好看到穆尔丹也转过身来,一脸的真诚,看着他……

  上官凌说道:“我相信你的实力和能力,我也知道你能说出这番话的决心和勇气,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敢也不能冒这个险……”说完,他继续向欠揍去……

  “天丽她对我也是有感觉的,我也相信,你一定察觉到了,对不对?”穆尔丹突然大声说道,“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可是,正如你的内心,我相信,你比任何人都知道,情之一事,向来没有道理可讲……也没有任何办法去控制……”

  上官凌猛然停下,这次却没有再回头,他的身子僵硬,站在原地,沉默无声,他一脸的无奈,却眼神坚定,脑海里闪现天丽凄婉的眼神,他闭上眼睛,狠下心,说道:“那又如何?我说过……我不会冒这个险,说什么,我也不会……”同时继续向前走,头也不回……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每个人都带着沉重的心事,上官凌和欧阳勰对上官豪穷追不舍,欧阳勰一直跟踪对方,对方始终没有察觉,他随时等待蓄势待发……大军驻扎在险要之地,四处荒无人烟,即便如此,他们仍然戒备森严……

  而穆尔丹更是死死地盯住阿士瓦的去向,通过各种手段,不让对方轻易逃出视线,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邪功练成,一直在转换藏身之所,虽然距离都不算远,却突然不安静下来,留在一处,再也没有动过……

  穆尔丹全程跟进,生怕被对方察觉,这天上午,他依旧小指感应,阿士瓦一直在那边,黑衣人来来往往,围城一个包围圈,将阿士瓦保护起来,任何人也无法进入……

  穆尔丹双眼微眯,仔细看向远处,倚靠在一棵树下,若有所思,他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气息……

  倏忽,树上传来异样的响动,他猛然抬头,看到一个黑影从树上坠落,正好就在自己的头顶,他扬起手,向上一挥,接住了对方,只是一个缓冲,那人再次从他手中脱落,只是这次掉下去的地方不再那么高,那黑影摔在地上,刚要喊出声音,他手疾眼快,在那人身上点了几下,那人身子一麻,一下子浑身失去力气……

  穆尔丹定睛一看,居然是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刘起……

  “是你?”

  “是你!”

  两个人异口同声,只不过一个犹疑,一个确定……

  穆尔丹把刘起带回越城,一路上,他一语不发,脸色深沉,一直看着瑟瑟发抖的刘起,他的眼神冷冽,眼前的刘起和之前在越城里乔装打扮的那个人判若两人,刘起是穆尔丹母亲心中最惦念的人,他来到北溟自然另一个最大的心事就是找到他,所以当他得知刘起也来到越城的时候,曾问过顼妍衣刘起的容貌,心中仔细记下,当时刘起一直是乔装打扮,他在暗地里,也曾偷偷跟踪过他,在他为数不多深夜卸妆的时候,见到过他的真面目……所以,现在就算第一次正面看见,他自然认了出来,只不过还是有一点恍惚和不确定,但是刘起不经意开口,让他立刻确认了想法……

  刘起整个人憔悴不堪,瘦了很多,他眼神一直在闪躲,跪在大厅里,上面坐着上官凌和欧阳勰等人……正好天照太子白轩再次来访,当刘起走进来的那一刻,他身后的王赫将军惊呼出声,虽然那刘起已经不复当日气势,却还是被他一眼认了出来,就是他带着人闯入了天照营地,并残杀了数名他的兄弟……他紧握着腰间的佩剑,表情愤怒,恨不得立刻上前杀了对方……

  白轩第一时间察觉的身边人的反应,抬手按住对方,眼神示意对方稍安勿躁……王赫强压心中怒火,怒瞪刘起,整个人带着浓浓的杀气站在白轩身后……

  穆尔丹坐在一边,仍然一言不发,认真地看着刘起的表情,心里替自己的母亲不值。

  刘起在踏进越城的那一刻,面如死灰,此刻,更是一点生气都没有,通过审问,才知道,原来刘起一直被阿士瓦以毒药胁迫,为他做事,近日阿士瓦不再出门,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修炼他的邪功,他正在紧要关头,所以他身边的所有黑衣人全部负责守护阿士瓦,保护他的安全,他们无暇在顾其他,这也就给了刘起逃走的机会……

  只是之前阿士瓦强行喂给了刘起一种药,必须在固定的时间吃一粒解药,他在跑出来之前偷偷拿走了两三粒……缓解了几天,奈何现在已经七八日,那药性发作的时候,疼痛难忍,让他一直不敢离开,就一个人在附近,等待机会再去偷一些解药来……这次,却没想到遇到了穆尔丹……

  刘起大汗淋漓,低着头,不敢抬头,支支吾吾地说道:“殿下,卑职……罪臣该死,我愿将知道的阿士瓦所有事情全部都交代出来,只求殿下慈悲,绕过小人一命!”

  刘起低着头,心里害怕极了,但是却又多出一种复杂的情绪,他来到这里,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的那个苦命的妹妹刘紫娇,想到她客死他乡,死在战场上,他的心便疼上几分,但是他又十分胆小,深知自己犯下的罪,落到他们的手里,几乎已经无力回天……

  看着刘起枯槁的脸,上官凌沉声说道:“你本出生将门,你祖上几代都为北溟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一生不骄不躁,对朝廷忠心耿耿,你的曾祖父当年更是为了救先皇,不惜自己的性命,最后失去了一条腿,可是皇上从来没有忘记他的这份赤城忠胆……还有你父亲,他更是当年全北溟出了名的清廉之臣,他虽然身居高位,却从来不铺张浪费,他为人刚正不阿,耿直坦率,深得君心,你们刘府当年也更是皇家的忠臣,皇家也从来不曾辜负你们……刘府几代人都深受皇家眷顾,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忠心,而时移世易,如今,到了你这里,你利用祖辈打下的家业,任意挥霍不说,你弃武从文,却没想到,却没有学到老祖宗的半分德行,居然学会了主轴为孽,不惜让刘家祖祖辈辈打下的忠贞名声,彻底毁于一旦,你说,这一桩桩一件件,你对得起他们吗?”

  这掷地有声地控诉,像一把把利剑穿肠刺过,让刘起痛不欲生,他脸上不停地流着汗水,眼里早已流出眼泪,悔恨、痛苦、不知所措……

  “我……罪臣该死,罪臣该死……那么……殿下,还请……您看在……看在罪臣的故去的父亲,看在他们的面上,能不能……绕过我条狗命……我……”

  刘起一遍磕头,一遍求饶,声泪俱下,身子颤抖不已,任何人看到都会生出悲悯。

  穆尔丹看着这样的刘起,心中忽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怒意,他坐在椅子里,两只手仅仅抓着椅子,骨节分明,心头对母亲深爱着刘起这样的男人,感到一阵耻辱……

  上官凌看了一眼欧阳勰,欧阳勰第一次抬头,仔细地看着刘起,突然开口说道:“刘起,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你可知栗城已破,上官豪带着你的女儿已经离开了那里,就让你去说服你自己的女儿,让她迷途知返,让雷霆军投降……我便考虑留你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