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85章:城深血泪故人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5章:城深血泪故人心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85章:城深血泪故人心

  穆尓丹斜睨了他一眼,看向白轩,拱手说道:“虽然阿士瓦是我厥越叛逃之人,我们也一直在缉拿他,但是,如今他却胆敢进犯天照,更是意图挑拨与北溟两国的关系,他罪大恶极……这个刘起受人摆布也难辞其咎,但是贵国在这里如此草率地解决了他,那幕后之人仍然逍遥在外,这恐怕有些不值……”

  王赫一脸愠怒,心中自然将阿士瓦的所作所为牵扯到了厥越穆尔丹身上,看着他的眼神也很不善,他怒道:“殿下既然知道是这样,怎不见你去抓他,反倒还安稳地在人家北溟的底盘高床软枕地享受,我们追究了,你才有了这些说辞……我真是不明白,想那阿士瓦一路潜入北溟京都,又一直跟来了这越城,也掀起了不少风浪来,如今更是犯了大忌,竟然企图挑拨两国动.乱,这样严重的行为,你作为厥越皇子,却熟视无睹,别和我说什么你奈他不何,我才不相信呢……更让人诧异的是,这北溟的太子殿下居然对你毫无怀疑……如果此事不给我们天照一个交代,恐怕我都要怀疑,是不是你们合起伙来故意欺骗我们……”

  穆尔丹听到他这样说,眉头紧锁,他立即回头,看了看上官凌和欧阳勰,果然,他们两个人的表情一冷,尤其是欧阳勰,神情冷漠,他便猜出了他一定还在怪自己……

  穆尔丹心中喟叹,没有接话,心中苦涩无奈,

  这时,上官凌说道:“你这话说的未眠太过严重了……穆尔丹更不可能有这样的想法,而且,这个罪臣刘起也是他在阿士瓦藏身的地方抓到的……想要抓那个阿士瓦也的确有些棘手,并不是动用蛮力就可行的,这罪臣刘起自然是罪该万死,我之所以暂时留他一命,那上官豪带着刘起的女儿潜逃在外,还有阿士瓦……这刘起可以在中间,或许还有很重要的左右陪你过……”

  上官凌瞪了一眼刘起,随后一脸认真地看着白轩,说道:“何况,因为那个阿士瓦,不光天照死了那些兄弟,我们北溟也失去很多,这笔账,我们也要找他好好算一算……”

  刘起听到上官凌提到自己的名字,立刻向他磕头,跪着靠近,说道:“殿下……殿下只要留下我这条狗命,您让我当牛做马,我也愿意……公子刚才说让我去劝说婷雪和上官豪他们,带回雷霆军,我愿意去试一试,我愿意将功折罪,还……还请你们相信我……”随后,他转过身子,看向白轩,还有一脸煞气的王赫,他战战兢兢地说道:“这位……这位公子,我的确蒙受阿士瓦的胁迫,原本无意闯入,却还是因为我……因为我害死了你们的兄弟,我很……我很抱歉,我……”

  王赫怒发冲冠,看到他的模样,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刚想要上前,再次被白轩伸手拦住,白轩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刘起,只是偏过头,看了一眼上官凌,说道:“好,我姑且就听你的,只是,我倒是有些好奇,那个阿士瓦究竟是有什么通天的本领,竟然让你们这些大人物对他都束手无策……”

  穆尔丹一直看着欧阳勰,见他的眼睛里有很复杂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让他心神微荡,他便开了口,把那天对上官凌说的话,再次宣之于口,说出了阿士瓦的邪功……

  欧阳勰听到这些,忽然,看着穆尔丹,心中有了一丝了然,眉头紧锁,看向穆尔丹的眼神也变得明澈一些,原来如此,却还是带着无奈,带着对世事无常的无力……

  原本一层轻薄的隔阂,或许在这一瞬间变的剔透起来,但两个人的心里仍然沉痛非常,一个痛失所爱,一个孤注一掷却束手无策,

  但是彼此,在这一刻,也都清楚,只因为一个人,阿士瓦,他必须要为他所做下的一切付出代价……

  既然事情已经说开,白轩突然洒然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天照将全力追击和配合……还有,我今天来可是奔着你们上次说的收藏的那坛陈年佳酿来的……现在能不能拿出来了?”

  说完,白轩站了起来,身后的王赫也立刻俯身揖礼,表情也不复先前那样,只是扫到刘起身上的时候,仍然带着杀气……

  上官凌便带着白轩等人向后院走去,欧阳勰命人将刘起收押,一会儿的功夫,刚刚热闹的大厅,瞬间清净,穆尔丹一直站在门口,看着刘起被人带走的背影,他的表情若有所思,心中叹惋,却又复杂非常,这种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

  室内很安静,安静地可以听到叹息声,不知道是谁的,欧阳勰起身,走到穆尔丹身边,看向外面,不知道在看什么,

  “对不起……”穆尔丹突然开口说道,声音里有些遗憾,有些沉重,却透着满满的歉然……

  “为什么呢?”欧阳勰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冰冷。

  穆尔丹转过头,认真地看着对方,又说了一句,“欧阳,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可是,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我从来没有任何私心,对北溟,对你们……何况,那个人是顼妍衣,是我来到这里认识的第一个人……她的真诚和胆识一直都让我敬佩,她对我更是真挚,我怎么会……”

  欧阳勰说道:“我知道……”

  “我应该对你们每一个人都说,可是我知道,这远远不够,所以我会尽快抓住阿士瓦,我会让他自食恶果……请你放心,很快的……”

  欧阳勰说道:“为什么不早点说,他在越城的时候,你并没有过多动作,我当时心中的确有些诧异,只是我以为,是那阿士瓦太过狡猾……我并没想到,想要抓他,却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他的邪功,他的魔蛊……”说完,欧阳勰的眼神冷厉,手紧紧握住,想到自己,更想到顼妍衣便是死这蛊的上面,他心中的某个决定便再次浮现……

  “所以,穆尔丹,不要有顾虑,无论办法几何,杀他的那一招,必须由我来……我要亲手为她报仇……”

  穆尔丹说道:“嗯,我知道,但是我还是不想让你们冒这个险,我最近已经想出一些眉目了,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想出更妥善的办法……好吗?”

  欧阳勰点点头,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一起向外面看去,这时,正好看到远处走来两个人,一个人手舞足蹈地在说着什么,另一个人安静地聆听,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那个人捂着嘴看着对方笑,定睛看去,是上官天丽和水芸……

  这画面似曾相识,却明明从未发生,只在此刻,但是这个念头,第一感觉就是这样,欧阳勰微微眯起双眼,看着远处的水芸,不一样的容貌,却总是透着让他迷惘的气质,那般熟悉,他忽然想到此刻还在房间里的若水,若那张脸做起此刻水芸的动作言行,又该如何?他猛然抬头,却有些失神,对自己的这个想法,感觉荒谬,那若水的脸不就是顼妍衣吗?水芸和若水合二为一,那不就是……

  他居然感觉眼前的水芸总是给他很熟悉的感觉,可是仔细看去,又完全陌生,不过认识了几天,却让他陷入一次次的遐思……真是越来越不可思议了……

  与此同时,穆尔丹看向远处的另一个人,看着上官天丽一如既往天真无邪地笑脸,让他恍惚和痴迷,他的眼神也更加空旷和出神……

  水芸和上官天丽两个人一边说说笑笑,顺着长廊消失在尽头,并没有看向这边,两个人的背影让两个人无端地出神,

  欧阳勰却若有所思起来,一向任性的上官天丽居然和初来乍到的水芸相处的很好,这让他有些诧异……

  欧阳勰和穆尔丹在大厅待了片刻后,便去了后院,那天,他们几个人把酒言欢,不谈先前的纠葛,只叹男儿志在四方的坦荡,还有对马上相携沙场的期待……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带着不同的心事,或多或少的都有些沉重,几个人连饮数坛,那陈年佳酿,酒劲颇大,连一向酒力很好的穆尔丹也早已醉眼迷蒙……

  喝到晚上,大家都醉了,白轩那天便再次宿在了越城,被安排在之前住过的上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