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87章:却说心事意缱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7章:却说心事意缱绻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87章:却说心事意缱绻

  “妍衣,我知道是你……”

  那温柔的注视天下间任何人都模仿不来的,欧阳勰眼神激荡,猛然向前迈去,却酒意上涌,他的脚下一软,身子前倾,向地上坠去,千钧一发之际,前方那个人神情一慌,冲了过来,及时扶住欧阳勰……

  再次抬头,定睛看去,顼妍衣的轮廓彻底消失,眼前的脸是一片疮痍,连眼睛也浑浊不堪,不是水芸是谁……

  刚才连续问出的话,自然是得不到任何回应,只是,水芸的眼神与刚才似梦非梦见到的眼神一模一样,充满着担心,还有心疼......

  水芸扶起欧阳勰坐下,树影斑驳,在月光下,泛着清幽和思念的意味,

  “水芸,原来是你……”

  欧阳勰叹息一声,仰望星空,身子有些不稳,刚才一动,酒劲彻底上来了,他此刻的眼神比之前还要迷蒙,脸色也泛着红光,他醉了……

  水芸看着这样的欧阳勰,心中早已歇斯底里,可是却无能为力,她看到他已经醉倒没有了意识,她鼓起勇气,将他拥在怀里,闭上双眼,体会此刻,久违的拥抱,久违的温暖......如此的熟悉……

  水芸仰望欧阳勰刚刚看过的星空,同一个角度,同样的悲伤,不同的绝望……

  夜凉如水,风打在水芸单薄的身上,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她担心醉酒的欧阳勰,便立刻扶他回到房间,他的整个身子都倾倒在她的身上,她柔弱的肩膀,几乎无力招架,再加上她的身子已经大不如前,她用了将近半个时辰才走到欧阳勰的房间……

  “别走……妍衣……别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我很想你,你知道不知道,你怎么这么狠心……连梦里也不来看看我……你是不是在怪我……你是不是不想再看到我……妍衣……”

  欧阳勰没有醒,他依旧紧闭着双眼,可是,现在的他却是顼妍衣从来没有见过的,如此的脆弱不堪,如此的伤心难过……他在睡梦中呓语,说着细碎的只言片语,每个月都可以撕碎顼妍衣的心……

  欧阳,我在呢,我一直都在,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可是,对不起,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留在你身边……在你的记忆里,我永远都是最初的那个模样,是你最熟悉的样子,而现在的我,已经不复以往,我要你记住那个意气风发的我,就让我这样默默地守护你,陪你最后这一段路,等你回到北溟,等你重新开始……

  顼妍衣眼泪奔涌而出,她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他的脸庞,欧阳勰身子突然动了一下,吓得顼妍衣站起身,手也抽了出来,却一下子又被抓住,这回死死地抓住,顼妍衣惊慌失措,看到欧阳勰眉头紧锁,表情有一点情绪,看起来竟然有些不满……

  顼妍衣眨了眨眼,这情景让她想起之前在北溟京都,那时候两个人情意正浓,因为一些事她不得不第一次走进欧阳府邸,不知道是不是欧阳勰故意为之,让她在他府里,看出了之前被她主动搭救的珍儿对欧阳有了明目张胆的爱慕之情,她因此吃醋,而他更趁热打铁,那些日子更加肆无忌惮,得意忘形起来,不再出府,就变着法的让自己就范,而自己也是沉不住气,找了不同的借口登门欧阳府……

  在那时,欧阳勰会屏退身边所有人,只有他们两个人,坐在树下,很多时候,欧阳勰就会抓着自己的手,他说初识自己的时候,在山谷里,他们当时虽然没有宣布彼此的情意,但是也曾一同骑在马上,握着彼此的手,那时候,他觉得心里特别的踏实,也因为这样,让他当时跌宕的内心变得异常平静……所以他喜欢握着她的手,喜欢她传递给自己的那种踏实的感觉……

  手被用力抓住,放到对方的心口处,一如从前那般,嘴里呢.喃,“你这个小淘气,你到底去了哪里?我在找你啊……”

  可是,她此刻只能在心里回应,此刻,你的小淘气在你身边,傻瓜,我就在你身边呢,我回来找你了……

  顼妍衣的身子前倾,因为自己的手被欧阳勰紧紧握住,她的身子也不得不靠在他的身上,半个身子倾覆,她却无法抽出,之前费力将他带回房间,此刻,她也早已没有力气,只能虚弱的惨白着一张脸,任由对方摆布……

  “妍衣……我爱你……回到京都我就娶你,上穷碧落,你都是我的人……你别想逃走……”

  欧阳,究竟怎么样才能让你忘了我……你可知道,顼妍衣早已经不是以前的顼妍衣了,她千疮百孔,她面目全非,她不再有任何光芒,她已经彻底枯萎……已经是一个行尸走肉,欧阳,我该怎么办?我该拿你怎么办?

  顼妍衣俯身低头,仔仔细细地看着眼前可望而不可即的男人,她的另一只手轻轻地落在他的额头上,手指翻转,在他的眉宇间轻轻婆娑,抚平他紧皱的眉头……

  她费了好些力气才算抚平,他的心事如此沉重,似乎在树林里,她以水芸的身份与他再次相遇,他的心事便堆在脸上,原来就很冰冷,更是多了重重的凛冽……

  顼妍衣俯身,闭上眼睛,吻在他的唇上,让她如此留恋,如此地不舍……

  顼妍衣坐了整整一个晚上,也想念了整个晚上,她几次尝试想要抽回自己的手,都不能够,她心中叹息,这该怎么办,她无奈却又深情地看着他,突然,房间的门被打开,若水走了进来,正好看到水芸被欧阳勰握住手,她看向他的眼神,透着莫名的复杂,里面似乎有一些了然,还有一些疑惑,但是更多的还是带着一种嫉妒,淡淡的……清浅无痕,却让人感觉有些森冷……若水站在门口,并没有马上进来,她一脸的玩味,笑的无声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