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89章:比翼连枝相思几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9章:比翼连枝相思几何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89章:比翼连枝相思几何

  若水回头看向门口,看到房间的门被关上,她嘴角向下,笑容逐渐消失,她另一只手放在床上,紧紧抓住被子,她转首看向欧阳勰,他什么都不知道,一直安然入睡,却不知道有两个女人为他心思辗转硝烟纠葛……

  真是不明白,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竟然得到了欧阳勰的另眼相看……

  若水看着欧阳勰熟睡的脸,她若有所思。

  欧阳勰睁开眼,与之前醉酒后头痛欲裂的情况有些不同,这一觉睡得很沉很香,此刻头脑清醒,整个人神清气爽,他抬起手,手里却还握着一只手,她低头看去,看到若水正趴在床前,

  若水听到动静,睡眼惺忪地抬起头,见欧阳勰醒了,立刻含笑,

  “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呢……”

  手上一沉,被欧阳勰用力拽住,拉到他赤.裸的胸前,欧阳勰明明记得昨天在自己倒下的时候,看到的是水芸,怎么此刻……

  “欧阳……”若水看着眼前性感的男人,充满不善的眼神,却透着无尽的魅惑,她低下头,心跳加速……

  欧阳勰有些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昨晚是你?”

  若水坚定地抬起头,嘴角含笑,那般容颜对欧阳勰而言自然杀伤力极大,

  “是啊,你在树下醉了酒,夜风很凉,我担心你染风寒,便把你带回来了……”果然,欧阳勰的表情出现一丝迷惘,他低头看着若水穿着一身白纱衣,与昨晚在树下恍惚见到的那个人确实一致……

  只是,他拉住若水的手,手上传来嫩滑的感觉,似乎与昨晚抓住的那只手感觉有些不同……

  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想到水芸的脸,有些莫名,也有些本该如此……

  他松开手,沉声说道:“嗯,所以是你在这里待了一夜?”

  若水笑得从容,“是,既然公子现在是若水的主人,若水做这些也不过是尽了奴家应该尽的本分罢了,自从那晚,公子便再也不来我这里,这让奴家有些伤心……”

  欧阳勰也不看她委屈的表情,他的心头却在心里回想顼妍衣那嗔怪却委屈的表情,仍然令他恍惚黯然,

  “嗯……那你就先回去好好休息吧……”

  若水眼神温柔,轻抚他的手,柔声道:“奴家自小命苦,虽然出身风尘,却一直想要追求自己的幸福,从我来到这里,在台上看到公子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遇到了……虽然我的出身,还有之前我做过的一些事,我知道我配不上你,还有我这张脸,我知道,要不是因为自己和你的心上人长得一模一样,我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有资格来到你的面前……但是,我的这颗心……”

  说到这里,若水突然抓起欧阳勰一只手,将他的手放在她自己的心口处,那里正在剧烈的起伏着,欧阳勰怔愣了一下,眉头紧皱起来,他眼睛直直地看向若水,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若水似乎料到了,她用力按住他的手,继续说道:“但是,我现在的这颗心,只是为你跳动,如此强烈,如此雷鸣……吵醒了我这十几年对爱情的渴望……你那么强大,那么优秀,是可以给我最安稳的生活……从今以后,我都会跟着你,不离不弃……”

  欧阳勰此刻的脸有些铁青,脸色有些难看,他冰冷的五官,此刻有些骇人,但是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看着若水,眼露寒光,

  “你说这些话,我相信你是真心的,你也很坦白,知道想要一个安稳的靠山……只是......”欧阳勰抬手捏住对方的下巴,在她白皙嫩滑的脸上轻轻抚.摸,他突然俯身,凑近她,低声说道:“你曾为了一个女人不惜出卖自己的身子,这许多年,得到对方的庇护,连我出重金赎身,她都不同意,这样的主仆和恩人的关系,让我有些好奇……那个诺兰我也越来越想知道,你们如此忠贞的背后,究竟是为了什么……”

  若水听到他提到诺兰,眼神微变,说道:“欧阳,她是一个好人,她只是一个替人做事的傀儡,我希望你能不要伤害她,好不好?”

  无助柔弱的眼神直向自己,这个眼神,顼妍衣很少对他这样,可是在他失去她以后,面对这张容颜,和这样的目光注视,让他实在无力招架,他随即松开了手,偏过头,叹息一声,“到时候再说吧……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吧……”

  若水还想再说些什么,看到他的表情,便不再说话,转身就要离开,

  “你回去好好休息,昨晚……辛苦你了……有时间我会去找你……”

  若水没有回头,只是停了一下,僵着身子,抬起头,背对着欧阳勰,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但是心里还是狂跳不止,就在刚才,她分明感受不到对方的杀意,但是他手里的力道让她有些难以承受……

  门被关上,欧阳勰陷入沉思,只是心中对昨晚若水出现过仍然保持怀疑,两个人长得像,可是那种气质,他从来没在若水身上见到,除了她第一次来到越城跳的那支舞,舞动翩翩,卷起无尽的仙气,也就在那一瞬间,让他如痴如醉,等下了台,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完全就是一个风尘的女子,可是,居然带着顼妍衣的脸,一想到她曾承欢在别的男人身下,他的心便疼上几分……越看她的风尘魅惑越不顺眼,这张脸下的人,身份复杂,让他无可奈何……

  他揉了揉额头,想要起身下床,身子一动,胸前一凉,他低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他伸手拿出,这回他彻底惊呆了,是一块玉佩,而且,还是他的,是那次顼承煌寿宴那晚,他醉酒宿在顼府,无意间遗落在房间的那块古玉玉佩,这块玉佩后来被顼妍衣捡到,之后,它还为她无意解了身上的蛊毒,也正因为这样,此刻,这块古玉比之前在他身上的时候,颜色更加深邃,泛着清幽的光……

  这块玉佩是一直在她身上的,一直都是,她离开的时候一并带走了,她从不离身的......

  难道……

  欧阳勰猛然起身,这块玉佩不会平白无故就出现在这里,他想到昨晚似梦非梦之间手里的感觉,那双手有些粗糙不平,根本不是若水丝滑的感觉,他眼神一亮,跑了出去,衣服依旧敞开,他满脸的迫不及待……

  水芸从欧阳勰的房间出来以后并没有回房间,她凌晨出来,再次回到那棵树下,坐在下面,看着鱼肚白的天空,聆听万物消失一样的声音,内心却惊涛骇浪,想起临走时看到若水与欧阳勰交握的手,熟悉的脸孔,熟悉的两个人,却与自己转换了身份,她内心早已大雨滂沱……

  水芸一直坐着,天亮以后,她把自己千疮百孔,比自己现在的脸还要丑陋不堪的双手放在眼前,苦笑出声,这副身子大概真的是越来越不好了,她想起那个奇怪的梦,梦里面那个背影分明就是自己,她说会让自己活下去,她果然就活了下来,却一身疮痍,身心俱疲,换来这场死去活来的孤注一掷,但是,这幅身体到底不能喝正常人比,她无时无刻都在感觉自己随时消失,却一直苟延残喘着,果然,真的像那个人所说,这是一段漫长煎熬的路,自己既然选择了,硬着头皮也要忍着走下去……

  她自嘲地笑了笑,被烛泪舔舐的双手,过了这么多天,还是最初的样子,并没有好转多少,看来要想想办法了,

  她起身离开,去后面采了一些药草回来,她熬成药汁,放到热水里熬,掌握火候,之后再烘干,不一会儿,药膏昨晚,她将药涂抹在手上,一阵清凉之意,让她很是舒爽,她抬头看了看天色,到了去天丽房间的时候,她扯下两条绷带,把手缠起来,做完这一切,她就出了门,刚拐弯,欧阳勰也刚刚走到,他推开门,房间里空无一人,除了一缕药香……

  欧阳勰环视房间,一间小小的房间里,朴实无华,他走到梳妆台前,只有一把梳子,梳子上面散落着几缕黑发,缱绻纠缠在一起,证明这里是女子所用,因为桌子上一面镜子都没有,她大概一眼都不想看到自己吧……

  他微微蹙眉,心莫名地疼了一下,恍惚间才想起来,从遇见水芸,他不曾问过她的过去,有关于她的曾经,彼此都没有提及过,对于一个女人而言,那样满身伤痕,她……究竟曾经到底经历了什么……

  露水相遇的陌生人,明明从来都没有见过,却总是浮起淡淡的熟悉之感,这让欧阳勰觉得,是不是自己身上的蛊潜移默化地走进了他的脑袋,竟然生出那样……莫名其妙的想法……这让他有些接受不了……可是……他梭巡四周的一切,一语不发,沉默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