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97章:风云凌肆弹指间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7章:风云凌肆弹指间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97章:风云凌肆弹指间

  穆尔丹拼尽全力,也在暗自调息,想方设法将梵音的曲调回转,他知道哪怕轻微的波动,对控制阿士瓦身上的魔蛊都会有很大的影响,在外人看来不过片刻功夫,但是在穆尔丹这里,却已经耗费了太多的心神,他还在全力以赴,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被对方故意挑衅,正中下怀,

  阿士瓦依旧面目狰狞,而实际上他在伪装,不能被眼前这几个人发现分毫,他时刻关注穆尔丹,看着他的表情,还有他手下握笛的动作,

  心里清明无限,犹如甘泉注入,让他格外舒畅,他却不能表现出来,长袖之下,小心翼翼地动作,不改分毫,

  运气,调息,阿士瓦内心狂喜,他的眼睛由最开始的血红到恢复如初,现在,他可以感觉到他的眼睛越发的精亮,看眼前的事物也格外清晰,丹田里的某股气息,顺畅而上涌,阿士瓦的脸上一直在紧绷着,不让自己的激动之情表现出来,就快了,就快了,这魔蛊被他培育了这么多年,已经浸入了他身体里的每一寸皮肤,与他融为了一体,岂是寥寥梵音就可以扼杀的,不过,在刚才子时被打扰,破坏了邪功的进行,他内心惊惧不已,现在,他惊喜地发现,还有机会,而且,体内的那股力量好像比想象中更要强大,

  阿士瓦的脸上慢慢涌现一股红潮,若隐若现,但是他还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看穆尔丹,再等一会,再等一下,你们所有人都要付出血的代价,我要让你们都死在我的手里,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搜寻欧阳勰的身影,刚刚还在这里,他的脖子无法灵活运动,他的脸上还要伪装成痛苦的样子……

  在最后关头,他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啊,我就要成功了,这么多年……

  “噗!”的一声,是冰冷的匕首入肉的声音,

  阿士瓦不可置信地偏过头,看向自己的腹部,那里正是自己多年梦想交融的时刻,他瞪大双眼,顺着长剑向上看去,落入一双漆黑如渊的深眸里,冰冷无情,

  欧阳勰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面前,竟然精准地将剑刺到他的身体里,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阿士瓦,面无表情,

  阿士瓦痛苦呻.吟,“你!”长剑从身体里瞬间被抽出去,鲜血四溅,溅到欧阳勰的脸上,他却不为所动,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看着地上痛苦狰狞的阿士瓦,再次落下一剑,还是精准地在刚才那里……

  “啊!”阿士瓦大声呼喊,痛苦地无以复加,他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一股气流瞬间被刺的四处飞窜,阿士瓦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比刚才刺在肩膀上的那一剑反应还要强烈……

  阿士瓦全程都在紧张他邪功的死对头,可以吹奏梵音的穆尔丹,从头到尾,他都紧盯着穆尔丹,尤其他自己被动地躺在地上,任人宰割,他本能地看着穆尔丹的一举一动,全部心思也都在他的身上,想要寻找一丝一毫的机会,突破最后一关……哪怕他浑身崩溃,他都不会放弃,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从他出现的那一刻,欧阳勰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他不放,他每一个表情动作都落在欧阳勰的眼里,所以,他在梵音出现细微的混乱中,欧阳勰和上官凌自然听不出来,可是,一直细致观察阿士瓦的欧阳勰,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异样……眼神梭巡着他的全身,发现了他的命门,他从失去挚爱的那一刻,便一直等待着这一天,所以,他怎么可能会放过杀掉阿士瓦的任何机会……

  与此同时,穆尔丹的梵音也刚好调整完,只是他此刻一脸惨白,与欧阳勰那一剑配合的天衣无缝,穆尔丹迈步向前,再次走近阿士瓦,阿士瓦身上的伤口瞬间变成黑色,刚刚停下来的流血,现在再次开始流了起来,阿士瓦痛苦的翻滚在地上,他手里抓住上官天丽之前给他的瓶子,刚刚捡起,一只脚出现,将那个瓶子瞬间踢走,阿士瓦眼里充满了绝望......

  是穆尔丹,他满眼嫌恶地看着他,笛声全部覆盖在阿士瓦的身上,魔蛊痛苦逃窜,将阿士瓦折磨地很快晕了过去……

  穆尔丹却仍旧不停,过了半个时辰,阿士瓦依旧昏死在原地,梵音最后一个音符停下的时候,天终于亮了……

  穆尔丹放下手里的笛子,一个站不稳,瘫软在地上吗,他单膝跪坐在地上,脸色几乎毫无血色,可是他却毫不在意,上官凌一直站在阿士瓦面前,时刻盯着他的情况,看到阿士瓦挣扎良久,最后抽搐了几下,最后终于没有了声息,他低声说道:“看样子已经成了……”

  穆尔丹毫不在意此刻自己的状态,他立刻站起来,急忙摇摇晃晃地冲到欧阳勰身边,欧阳勰刚才刺完阿士瓦以后,便后退站着,没有任何异样,穆尔丹拉住他的手,随手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很小的匕首,在欧阳勰的手腕上轻轻划了一道口子,瞬间汩汩地开始流血……

  上官凌听到声音,回过头,看到他们两个人,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穆尔丹沉声说道:“刚刚阿士瓦身上的血溅到了他身上,阿士瓦身上的血岂是普通的人能承受的住的?欧阳他前不久中的蛊,可是源自于阿士瓦身上的血,那几滴就最耗费了百般周折,如今他身上溅到了这么多……这该怎么办?”

  他们心中不由的一暗,百般周折,何止是周折,那一次,他们付出了太多太多,牺牲了最爱的人,才换取了欧阳勰的相安无事……

  上官凌震惊当场,他急忙上前,想要用袖子为欧阳勰擦去脸上的血,刚刚靠近,穆尔丹大喝道:“不要动,难道一个不够,还要两个吗?幸亏及时,我现在割出一道伤口,快速将他体内的毒血引出来一部分……还有把这个吃了,我们厥越的辟毒药丸,避免毒深入体内……”说完,他从袖子里又取出一个香囊,从里面取出来一粒褐色的丸药,强制地喂给欧阳勰吃下去……

  上官凌在他拿出那个香囊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眼睛瞥向别处,因为他一眼认出了那个香囊正是出自自己的亲妹妹上官天丽之手,他在心里暗自感叹,

  事急从权,穆尔丹无暇思虑更多,也没有注意到上官凌异样的反应,他给欧阳勰吃完药以后,观察到他的脸色比刚刚好转一些,他的一颗心才安稳下来,

  突然,他的身子微微一转,身体向前倾倒,哇的一下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上官凌紧皱眉头,扶住穆尔丹,沉声道:“你这是……你这是怎么了?”

  穆尔丹面无血色,低声说道:“无论如何,这个阿士瓦算是废了,我尽全力了……我终于替妍衣,替她……替她报仇了……”

  “穆尔丹!穆尔丹!”

  穆尔丹彻底晕了过去,上官凌惊呼失声,他回头又看了一眼欧阳勰,他仍然面无表情,眼睛仍然直直地看着前面躺在地上的阿士瓦,眼神黯淡无光,他脸上溅到黑色的血,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萧索……

  上官凌也回头看了一眼阿士瓦,随后看向欧阳勰,低声道:“这次真的成了……”

  欧阳勰终于动了一下,仰首看向天空,说道:“嗯……可是,她再也看不到了……”他手腕上的血已经开始缓慢的滴落,落下的声音与他悲凉的声音交相辉映,那么无奈,那么绝望。

  上官凌闭上眼,咬紧牙关,再次睁开双眼,他扶起穆尔丹,喊来沐泽,清理现场,并下令,阿士瓦身边所有的黑衣人格杀勿论……

  沐泽派人将欧阳勰和穆尔丹带走,上官凌走到阿士瓦身前,蹲下去,将手指放到他的鼻间,彻底气绝而亡……他满脸的血条此刻早已凝固,血也都是黑色的,看起来诡异极了,在阿士瓦尸体的不远处,有一个瓶子,他捡起来,仔细看了看,又回头看了一眼阿士瓦,摇了摇头,命运捉弄,情太复杂,人太复杂,到头来,只能留下一片唏嘘。

  上官凌临走之前,亲自带队检查了峡谷里的一切,确保万无一失,永绝后患,而且他亲自盯着人将阿士瓦的尸体埋起来,穆尔丹之前说,阿士瓦整个人已经是邪蛊入体,只能入土,不能火烧,以免波及他人。

  做完这一切,上官凌才离开,临走之前,他回过头,心里十分的叹惋,他伸出手,那条红色布条依旧在自己的手上,随风飞扬,

  他低下头,一脸的温柔,看着手腕上的布条,这一刻,他的眼里充满了爱意,仿佛在看自己心爱的女人,专注而深情,他轻轻地抚.摸,脑海里闪现很多的过往,尤其这个布条曾经将他和顼妍衣的手紧紧地缠绕,那似乎是自己为数不多地靠近她,那一次,没人听到当时他狂跳如雷的心跳声,只有他自己知道,当时他有多紧张……

  如今,布条仍在,伊人已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