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99章:正在有情无思间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9章:正在有情无思间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99章:正在有情无思间

  蓝起立刻走到欧阳勰面前,随手拎起他的一只手,为他把起脉,也不顾任何礼数,

  她长舒一口气,看了一眼欧阳勰手腕上的伤口,说道:“看来兄长第一时间做出了最快速最及时的处理,但是阿士瓦他少许的血还是进到了你的伤口里,咱们还是不能大意……最万幸的是现在蛊主阿士瓦已经死了,就算你中招,也不会再被人控制了……只需要一些时间便也没什么大碍了,不过……你可能还是要遭受一些苦楚……”

  欧阳勰淡淡地说道:“嗯,谢谢你蓝起……对了,穆尔丹他需要静养多久才能恢复?”

  蓝起听到他的话,眉头更加紧蹙,说道:“兄长这次真的几乎耗费掉他全部的内力……短时间内恐怕都不会好起来,那梵曲在我们厥越可是流传百年的禁忌,练好了对自身也没什么用处,如果一旦失败,极有可能走火入魔,甚至殃及性命,因此,这么多年,厥越几代人里,都很少有人去触碰它,自从阿士瓦多年前开始修炼邪功,他虽然小心翼翼,仍然被兄长有所察觉,我记得就是从那时候起,兄长便开始练习吹奏梵曲的技巧……那期间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我记得他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我问过好多次,也让他放弃,可是他都一笑而过,只说希望不要有能用到的一天,但是,总要有一个人去做这件事……不过,按理说,他来北溟就是为了这一天,这梵曲对他而言,应该不算什么了,怎么会在这中间行差出错,不然他应该万无一失的呀……要不是有什么乱了他的心神,根本不会让自己伤成这样……”

  欧阳勰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在一旁默不作声的上官凌,他背对着两人,看向窗外,听到蓝起的话,他的身子顿时一僵……

  一晃十天过去,整个府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知道是不是上官凌有意为之,府里上下对穆尔丹的病情三缄其口,尤其是在上官天丽面前,天丽原本一直没有躲着穆尔丹,但是过了这些天,之前几乎总会见到对方,可是一连十几天下来,她都没有看到,虽然她表面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不知不觉间心里还是有了一丝莫名……

  她走到任何地方,开始习惯性的寻找,寻找一个身影,这样的动作越来越多,她心里开始有点慌乱起来,这天,她在廊下走着,还是在四处寻找梭巡,猛然看到上官凌站在前面,看着自己,她一下子惊慌失措,低下头,连招呼都没有打,转身向相反的方向离开……

  太过匆忙,天丽没有看到在她身后上官凌的表情,有一些心疼,还有一些犹豫……

  天丽走远以后,上官凌还站在原地不动,有一些怅然,刚要离开,听到有脚步声传来,他转头看到了水芸,自从上次与他说起很多沉积在心里的话以后,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水芸也变得亲切起来……

  水芸手里拎着一个木桶,她低着头向前走着,没有注意到上官凌,那木桶里装满了水,最近几天,李康总管接到若水的致使,有意无意地刁难她,李康一直伺候在上官凌身边,并不知道欧阳勰对水芸的特别关照,他一向捧高踩低,而且在两个女人,两种极致的容貌上,他作为一个男人,自然是欣然接受了倾城美人若水有意无意的暗示……

  一个善于对付男人,另一个在美人面前更爱表现的奴才…….就这样一拍即合,水芸已经在李康的授意之下,一连十几天,都在做着粗活,而正巧,这些天,欧阳勰受了伤,回到府里以后整个人也一直沉默,也并不知道水芸此刻的遭遇……

  水芸默默地承受这一切,有苦难言,在她眼里也没有必要,毕竟可以看见的相思和近在咫尺的生离,给她带来的痛苦,现在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现在的身份无法随时见到欧阳勰,这两天,她的心里就一直忐忑难安,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好几次她都想要去看一看,但是手里的活刚忙完,新的活就又安排上了,连让她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这几天,水芸整个有些恍惚,她现在抬着水桶,去若水的房间,是李康吩咐,说若水姑娘现在可是欧阳公子的心头肉,若水姑娘要沐浴,而且必须要后院井里的水,命令水芸今天什么事都不用做,就去抬水到若水姑娘的房间......

  不用任何人说水芸也知道,这一定是若水的意思,上次欧阳勰当着她的面维护自己,当时若水随口附和,但是,她自己不用亲自出马,吩咐下去,借他人之手,更加方便,还不会惹事上身......这十天,水芸折腾的身心俱疲,若水就有多欢愉……

  现在她手里这桶水已经是她抬的第十五桶了,刚才她到若水的房间,看向浴桶,明明已经过了一半的水,突然少了很多,一旁争取到若水身边伺候的喜鹊,一脸的幸灾乐祸,看着满头大汗的水芸,得意地说道:“一部分谁用来洗姑娘的里衣了,现在还差一大半的水,你快点去抬来,真是笨手笨脚的,因为你若水姑娘可是等了很久了,还不快去……”

  水芸面无表情,沉默地离开了,她刚迈出房间,若水就从后面的帘子里走了出来,喜鹊一脸讨好地走到她面前,若水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水芸的背影……

  如此往复,到了现在,若水累的早已脸色苍白,低着头抬着沉重的水桶,没有看到上官凌,突然撞到了对方,幸亏上官凌动作敏捷,及时地接住了水桶,那水桶滴水未洒握在他的手里,他轻轻地放下,感到这水桶有一些沉,看了一眼水芸满头大汗,气色也不好,眉头微锁,说道:“这活怎么你来做?那些男人们呢?不是不让你做粗活吗?你这是……”

  说完,上官凌喊来李康,李康见状,暗自瞪了一眼水芸,以为是她出卖了自己,

  李康急道:“殿下,是奴才的倏忽,奴才只是让水芸去后院浇浇花,却不知道她抬水要做什么,奴才该死,奴才该死…….”他又瞪了一下水芸,也暗自庆幸水芸不会说话,他颠倒黑白,也不会让人发现……

  上官凌训斥了他一番,只是交代了一下对水芸的一些日常安排,让他不许再做这些,李康连忙点头,上官凌交代完就打发走了他,李康临走时,从水芸身边经过,拎起那个水桶,在水芸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你给老子等着......”

  水芸依旧面无表情,内心毫无波澜,只是暗自在心里失笑,对此刻天翻地覆的变化,觉得这种感觉有些奇妙,从前也见过人心叵测,但是却都只限于她随时可以判断的同辈或者长辈,而如今她的身份早已翻覆,与从前的顼妍衣完全不同,不再依托光鲜的氏族光环,她洗尽铅华,变成普普通通的人,却看到了太多人性的丑陋......与之以往,天壤之别,原来......过往的自己是那么的幸福,原来......父母将她保护的那么好,还有他,他为自己赶走了太多自己不曾经历的那些风浪,而现在,当她独自面对这一切的时候,过往的画面,太过刺眼,太过让人流连,不知返,也不想返……

  李康走后,再次面对上官凌,这让水芸有一些局促,尤其是在上次对方对她倾吐自己的心事以后,尤其是对方口中的另一个当事人是她本人…….这让她还是有些难过,有些不知所措,有些尴尬…….

  上官凌看着水芸的一双手,好像比第一次见到时更加沧桑,好像受了伤,他随口问道:“这不是山里,你是欧阳的恩人,我们一定不会亏待你,你也不要如此客气,这些活都是有人做的,我看你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以后你还是别再去难为你自己了,今天这是我看到了,若是欧阳那小子见了,看到自己恩人做这些,恐怕其他人也跟着遭殃了呢…….对了,再过些日子,等这边的事一了,我们就带你回京都,让你重新开始……”他以为是水芸手上的伤是因为她过惯了山里的生活,自己主动做才会这样…….毕竟,她刚来的时候,就一直主动承担起欧阳勰的生活起居,事无巨细,独自包揽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