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01章:你是远山远山是你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1章:你是远山远山是你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01章:你是远山远山是你

  原本阿士瓦对没有亲手杀死欧阳勰感到遗憾,此刻,却诡异地笑了笑,嘴角上扬,残忍而决绝,罢了,就让欧阳勰这样像行尸走肉一样继续苟延残喘地活下去吧……死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可是,一辈子那么漫长,他如此痛苦的活下去,这样想着,他的心便没有来由地有一丝顺畅……

  欧阳勰在阿士瓦最后的一丝1牵扯下,在这一刻,无声痛苦地爆发着,欧阳勰默默地忍受着,额头渗出汗珠,让人看了十分心疼,

  蓝起叹道:“欧阳,你疼你就喊出来,会好一些……再忍一忍,再忍一忍,就过去了……”蓝起不忍再看他,一头钻进隆多的怀里,把脸埋了进去,

  “砰!”的一声巨响,房门被人用力推开,隆多和蓝起向门口望去,看到一个后背有些佝偻,头发因为奔跑而十分散乱,看起来狼狈至极,是水芸,她气喘吁吁地走进来,刚才还快速奔跑,待推开房间,她的身子停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床上的欧阳勰,径直走了过去,

  蓝起正要走过去询问,却被隆多紧紧拉住,带出了房间,

  欧阳勰一直在强忍着,之前还睁开眼,过了这么久,任是铁打的身子也承受不住,他闭上眼,看起来很是虚弱,水芸轻轻摩擦他的胳膊,以此舒缓他身上的苦楚,大概是起到了作用,他渐渐呼吸平稳,只是眉头仍然紧蹙,水芸将手掌放在他的额头上,就像以前那样,果然,欧阳勰眉头微微舒展,整个人也放松下来……

  水芸坐在床前,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看着这样的欧阳勰,再也控制不住,心疼地掉下眼泪,泪水落在欧阳勰的脸上,淌到他的眼睛里,惹得他的眼睛轻轻地颤抖起来,水芸眼前一片模糊,没有注意,她也没有注意到在她身后,房间的大门口此刻站着一个人,那人刚走到那里,便楞住了,上官凌一脸的惊愕,一个萍水相逢的女人,坐在欧阳勰的床前竟然如此难过……他陷入了沉思……

  翌日,欧阳勰醒过来,觉得神清气爽,与往日截然不同,不过,在他昏迷之间似乎又出现前不久那种熟悉的感觉,他从袖子里拿出之前捡到的自己的玉佩,轻轻摩挲着……

  房间空无一人,他喊来人,第一句话问的就是,“昨天是不是水芸来过?”

  其他人并不知情,互相对看,茫然摇着头,欧阳勰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回想起那天夜里,自己那种久违地感觉,让他恍如隔世,可是,那感觉太过清晰,清晰到仿佛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人就在他身边,而昨天那种感觉再次浮现……

  他开始仔细回味起额头上的那份特别的触感,那个人的手一定是沟壑丛生,甚至抚.摸在皮肤上有一种淡淡地痛感,不知道为什么,他第一感觉就是想要去寻找水芸,后来没有找到,出去追杀阿士瓦,再次回来,便是如今这个样子……

  除了每隔几天突然的发作,一发作便是半个时辰,欧阳勰身上的蛊,便只剩下这样……但是他却毫不在意,

  后院里有一个很小的池塘,里面养着十几条锦鲤,水芸正在喂鱼,看着在水里自由自在的鱼儿们,她有一些出神,把手里的鱼食丢到水里,那些鱼儿瞬间欢腾起来,聚在一处,争抢起食物来,好不热闹……

  水芸抬起一只胳膊,直直盯着看着,她的胳膊上有一处完好无损的一块皮肤,她轻轻抚.摸,露出坚定的眼神,脑海里全部都是昨天欧阳勰痛苦的样子,她的心一下子揪作一团,让她很是心疼,这副残破的躯体,能够活到现在已经算是老天仁慈,看来一切自有天注定,她此刻就在他身边,他再次被蛊毒缠身,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她怎么舍得让他再次承受……

  只是,她现在的身子到底不如从前了,不知道对他还有没有用……

  水芸这边还在出神,身后传来脚步声,她也没有注意到,

  “你究竟是谁?”

  水芸身子瞬间僵住,听到身后传来欧阳勰的声音,他的声音有一丝隐隐的急切,

  她转过身,看到欧阳勰慢慢向自己走过来,她急忙收整心情,虽然她已经很小心了,但是这个细微的表情,还是被欧阳勰发现了……

  见水芸没有回答,欧阳勰又问了一句,“你究竟是谁?”他走到水芸面前,原本深邃的眸,有一瞬间闪出光亮,透着淡淡的期待,

  水芸恢复淡然,做出被人突然叫住被吓到的表情,用手比划,表达不明白欧阳勰在说什么,欧阳勰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问,只是一种直觉,有一些熟悉,可是却又未必就与顼妍衣有关,但是,水芸的每一次出现或者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总是让他产生一种错觉,这种感觉从一开始仅仅是有一点点的亲切,到后来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让他不知道怎么招架,不可抑制地让他把水芸和记忆里的某个影子重合在一起……

  他也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有些荒谬,正怔忪间,看到水芸抬头看向自己,她浑浊的眼睛变得胆小,变得卑微,甚至还有一点讨好和逃避……

  欧阳勰瞬间有些失望,却还是直视着水芸,不让她闪躲,而水芸态度鲜明,刚刚在心里也已经做了准备,她毫不避让,与欧阳勰对视,先前的熟悉之感瞬间荡然无存,欧阳勰偏过头,淡淡地说道:“大概是我疯了吧,才会有这种感觉,算了,你下去吧。”

  水芸点点头,又行了礼,便立刻离开了,

  欧阳勰走到池塘前,看着水里的鱼欢腾自在,他又不经意看向水芸的背影,总觉得她刚才表现出来的那些表情有一些刻意……

  欧阳勰啊欧阳勰,你真的是疯了,她已经不在了,最近怎么总是要疑神疑鬼,最离谱的是要去猜疑一个素未谋面半路结识的女人,她就是她,怎么会……

  欧阳勰心里没有来由的有一些烦躁,他眉头紧锁,表情阴郁,在池塘面前发了一会呆才离开。

  水芸下定决心再次用自己的血救欧阳勰,不过这次她会格外小心,这次为了不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她不会再熬参汤,她知道欧阳勰和自己时间久了,也喜欢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桂花糕就是其中之一,在越城里,桂花糕也算普遍,而且做起来也不复杂,水芸当即来到厨房,经过这些日子,她与厨房里的李婶以及李婶的女儿荷花越来越熟识,尤其在上次她救下荷花,那对母女对她感激涕零,对她也格外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