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03章:醉眼醉语最痴情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3章:醉眼醉语最痴情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03章:醉眼醉语最痴情

  上官凌也一扫多日的阴郁,和白轩一起笑得十分欢畅,连欧阳勰的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几个人长大了,可是值得欣慰的是,原来他们都还保留着初心,看似都变了,可是有一些却从未改变过。

  当欧阳勰吃第一口的时候,他微微地愣了一下,他拿起盘中的一块桂花糕陷入沉思,白轩看到他的表情,看着他手里的东西,也随手拿起一块,吃了一口,觉得很是美味,笑道:“没想到这东西还挺好吃的,不过,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有毒不成?”

  白轩一口气将手里的桂花糕吃的精光,一脸的洒脱和无畏,上官凌也察觉出了欧阳勰的不对劲,他走到桌前,看了一眼盘子里剩下的糕点,欧阳勰还在沉思,还是不说话,

  上官凌说道:“怎么回事?有什么问题吗?”

  欧阳勰眉头微锁,过了一会儿,看了一眼上官凌,才轻声说,“这个味道有些奇怪……有点熟悉,反正说不清哪里不对……”

  “哦?”上官凌也吃了几口,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他看了看欧阳勰,笑道:“也没什么啊,我倒是看你有些不对,最近你似乎总是疑神疑鬼,总是心事重重,却又让人捉摸不透,这……”

  白轩立刻接道:“他不就是一直这个样子嘛,从我认识他开始,他就是这个德行,从来没有变过,我看啊,他这个臭脾气,也就咱们两个人能忍得住……”

  “彼此彼此……”欧阳勰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白轩立刻跳脚,站起身,瞪了一眼欧阳勰,这个画面让上官凌有些无奈,他淡淡扶额,每一次他们三个人在一起,肯定还没有和谐多长时间,欧阳勰和白轩两个人就会如此,这样的画面几乎每一次都会出现……

  一个冰冷无情,只言片语,却总是能击中另一个人的软肋,欧阳勰几句话就能让平时洒脱风流的翩翩公子,瞬间变成愤怒的孩童……

  不过,这么多年唯一能让欧阳勰让白轩气到跳脚却辨解不出所以然的事,就是他的一段风流韵事,这件事还是在当年他们刚刚结识的时候,不打不相识,三个热血少年,在战场上相见,后来惺惺相惜,相约当天的战场把酒言欢,一醉方休,之后,他们连喝三天,不醉不归,彼此倾吐对当今世上的一些看法,三个人,同样的热血,尤其在对家国的一些想法竟然不谋而合,更加深了对彼此的印象……

  那些天几个人喝的酩酊大醉,只有欧阳勰越喝越沉默,耳边只有白轩叽里呱啦说个不停,一旁的上官凌随声附和,两个人谈笑风生,阔谈古今奇事大事……欧阳勰他一直坐在一边,也不说话,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白轩倚靠在树旁,眯眼看着他,笑他像一个闷葫芦,也不说话,他还想再说些什么,被上官凌打岔分去心神,上官凌提起了喜欢什么样的女子?一听到这个话题,那白轩立马精神起来,他的眼睛也亮了,

  “你还别说,我小的时候啊,还真来过你们北溟,那时候是跟着我父皇偷偷来这里,我在这里遇见一个小女孩,长得那叫一个标志,只是她有些冷淡,但是却一直让我记挂到现在……因为之后,我再也没有遇到过一个像她那样的女孩,小小的年纪,人也小小的,可是却透着一股莫名的冷,让人不敢亲近,我只见过那一次,直到现在我还不曾忘记……”

  上官凌笑道:“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样一段故事,那听你这么说,过去这么多年,你还对那个人念念不忘、而且那个女子还是我们北溟的?哈哈哈……那看来你真是要望穿秋水了……”

  欧阳勰将对着酒坛喝了一大口,擦了擦嘴,终于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白轩看到也举起手里的酒坛,和欧阳勰的酒坛碰了一下,算作干杯,他再次饮了一大口,笑道:“这个我不辩解,那个女孩的确太过特别,无论气质还是容貌,我倒是很好奇她长大会是怎样的绝代风华,可惜再也没有见过了……小时候我来北溟,还是父亲带我来的,说是来见一个老朋友,那个老朋友我也不认得,只记得他是一个很厉害的将军,那个女孩是他的女儿,后来我倒是想找来着,只是……唉……”白轩欲言又止,又自行喝了很多酒,他的脸上淌满了酒水,喝完后,他脸上还带着怅然的笑,倒在地上,

  脑海里闪过那个女孩子的眼睛,太美也太冷,让他意犹未尽,又让他不敢靠近,

  上官凌看他的表情,揶揄道:“所以呢?你该不会是因为小时候见到一个女孩,眼里便再也看不到其他女子?不会真的是这样吧……”上官凌摇了摇头,觉得不可能,

  白轩说道:“嗯……的确如此,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一眼万年,虽说我实际的情感并为付出出去,而且我当时那么小,并不知道那种感觉,可是,经过这么多年,看过那么多形形色色的美人,再也没有遇到像她那样给我惊艳和怦然心动的感觉了……这就是我喜欢的女子,我想终其一生,都会怀念,都会比较吧……你们两个呢?”

  上官凌笑道:“我们?一直辗转沙场和府衙里,从小到大,一向如此,出身皇家享受着物质的富足,便与自由再无关系,不过……我们两个恐怕也没有你这样幸运,你隔着千里居然在我们北溟遇到让你心动的女子,我们却从未遇到过……”

  白轩咬了咬食指,醉眼惺忪,笑道:“我才不信呢,你们北溟这么多美人儿,肯定有你们喜欢的……”

  “我喜欢什么样的现在还不清楚,不过……我倒是对你说的那个女子很感兴趣,天照那么远,就算为了我北溟的美人不被你天照人抢走,若是有机会,我倒是希望能认识让你心动的那个人……和你在另一个战场,一决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