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04章:少年意气风发时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4章:少年意气风发时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04章:少年意气风发时

  欧阳勰在这一晚上话语寥寥,却突然开了口,一出口,就让白轩暴跳如雷,“你这个闷葫芦,没想到你在这打的如意算盘,我相中的美人,你却和我抢?切,一般女人可都是喜欢我这样的,你呀,冷冰冰的,一点不知道心疼人,还想和我斗?我看你呀,真是痴人说梦,再说了,喝了这么久,你才喝了多少,你看看我……”一边说一边指向身后不远处的一堆酒坛,大概有四五个,歪歪扭扭,早就已经喝空了……

  欧阳勰嘴角微弯,不屑地看了一眼白轩,也不说话,白轩看他沉默,似乎认输了,便更加的得意起来,笑道:“哈哈哈……你看看你,这就不如我了吧?你这个闷葫芦,我呀,第一眼看你就不爽,一脸的冷酷无情,真是倒人胃口,好像别人欠你多少钱似的,一副无所不能的样子,你瞧瞧你,就是这个表情……”

  欧阳勰微微瞪了他一眼,白轩却激动起来,连忙坐起来,挪到欧阳勰的身边,仔细看着他幽深的眼睛,继续说道:“你瞧瞧你,你瞧瞧你,这表情真是让人倒胃口,我说你可别这么看着我,我可不欠你钱……”

  而实际上,欧阳勰露出这个表情还真的是第一次,他平静无波的眼神,此刻看到白轩,觉得有些有趣,尤其看到他跳脚暴躁的时候,而且看得津津有味的,他的嘴角上扬,有一丝玩味,仿佛看见什么尤其的东西,

  一旁的上官凌自然是最清楚不过,他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说白兄,你不了解欧阳,他这个眼神可不是欠他多少钱那么简单,他呀,这个表情……可是嘲笑的意思……”

  “啥?”白轩没听清,嘲笑?开什么玩笑?他看着欧阳勰,眼睛瞪得溜圆,

  上官凌实在忍不住了,笑道:“我说白兄,你看看欧阳他身后是什么……”

  白轩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二十几个空酒坛正歪歪扭扭地倒在欧阳勰的身后,

  这,这个……好像他的确比自己强一些,

  白轩不服气,与欧阳勰又拼起酒,那天晚上,他已经不记得喝了多少酒,但是,那天晚上却是他最难忘也最畅快的一夜,他在天照在人前一直恪尽职守,因为太子的光环,他拼命的优秀,却从未如此恣意盎然过,说了很多平日不会说的话,却也倒出了许多他内心的颜色,有些苍白,有些空洞,与表面的他有一丝不同,不过,眼前的两个人,却让他随意倾吐,连同他的内心里,那个在儿时惊鸿一瞥的小女孩儿,是他记忆里唯一鲜活且浓艳的颜色,在这一夜,通过酒劲一股脑的描绘出来……让他反倒多了一点点的惆怅和莫名的期待……

  不过,那天晚上,被白轩一股脑倾吐出的心事里,不仅仅有哪些远大的抱负,还有那段旖旎的回忆,还有一些他的小烦恼,

  那烦恼关乎他的风花雪月,虽然,他心里有一个影子,但是,他风流替她的气质极其招女孩子的喜欢,从小到大,身边的女孩自然蜂拥而至,让别的男子嫉妒,也让他自己烦不胜烦……

  最让白轩身边的人不理解的是,在所有人眼里都已经很美的美人,而且家世也与其般配,却也不能入他的眼,更别提这么多年,对他投怀送抱的那些美人,他不知道,在他每否决一个人的时候,都会有一个美人绝望伤心,还让无数男儿们嫉妒却羡慕的心痛……有一些美人甚至还为他剃了度出了家,有一些为了他不吃不喝也不见人,然后容颜枯萎,断肠人不在天涯,只在白轩无情地转身以后……

  这些年,白轩每每被人纠缠,他都会书信给欧阳勰还有上官凌,将自己的这些烦恼说与他们听,上官凌不止一次笑骂他,真是不懂怜香惜玉,这样的臭脾气,他倒是替那些美人感到不值……

  所以,欧阳勰才说“彼此彼此……”

  上官凌笑道:“欧阳这个脾气你又不是今天才领教,不过啊,你也的确该找个人来好好管一管你了……这么多年了,我们都有了心中的眷恋……”说到这里,他的眼神一暗,随后继续说道:“我也已经有了妻子,你看看你,都这么大了,还如此固执,为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人,何苦呢?而且……你这样一副好皮囊,惹的那么多的美人空等,也实在是不应该呀……”

  白轩瞪了一眼上官凌,说道:“好好好,你最厉害了,你是咱们三个人里最先成亲的,但是,那又如何呢?你不还是照样孤身一人来这个荒野之地?”

  见上官凌欲言又止,刚要反驳自己,白轩立刻转头看向欧阳勰,他一直不说话,吃着盘子里的糕点,一低头,才发现,从刚才到现在,他一直闷不吭声吃着盘子里的东西,神情却有些奇怪,看起来好像一直在仔细地回味着什么……

  盘子里只剩下一块桂花糕,白轩伸手去拿,却被欧阳勰抢先一步拿走,他手里明明还剩下半块,嘴里还嚼着没有下咽,欧阳勰眉毛微微挑起,看了一眼气急败坏的白轩,在他面前用力咬下那块……

  “你这个闷葫芦,真是够小气的,一块糕点还和我抢,真是没有风度……你看看你那表情,好像这桂花糕里被人下了什么东西一样……然后你还……哎呀,你这个臭葫芦……”白轩声音忽然抬高,看到欧阳勰竟然将他手里剩下的两块糕点凑到他的面前,随即又一副嚣张的表情,带着一种挑衅的笑意,看着白轩,大口地吃起了桂花糕,看到白轩越生气,他的表情也越鲜活起来,看起来难得的有了颜色,而且还十分得意,

  一旁的上官凌很是无奈,这两个人向来是见面就掐,这么多年,一向如此,就连写信都要趁机数落对方一番,只不过,一个直白跳脚,一个云淡风轻任尔东西南北风,皆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