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06章:长风至而波起兮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6章:长风至而波起兮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06章:长风至而波起兮

  白轩一下子被人说中了心事,他轻吐舌头,有些心虚,看了一眼两个人,耸了耸肩,无奈笑道:“我自然是从来没有想过骗你们两个啊,而且……从咱们第一次见面,我不就赞叹那英勇的雷霆军,太对我的脾气了……那你们还不让人感慨了啊,何况……那雷霆军里当年的一个将军,可是有着我天照的血统……他们这些人里也一定有他的后代,我不过是为了让那些人寻根而已,何况,他们对你们而言,已经产生异心,若被我收回,凭咱们的关系,我自然不会用他们去对付北溟,你们解除危机的同时,也了了一个大患……难道不是两全其美?”

  欧阳勰淡淡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言明,却偏要以其他的借口来这里,你本身难道不也是认为我们不会相信,或者……你心里也十分忐忑吧?”

  白轩叹息道:“我的忐忑,也是因为我对此行也并无十足的把握,当年那个人名叫陈路,他为人耿直,曾在我父皇手下做事,为人忠肝义胆,他曾经更是无数次救下我父皇,我父皇对他也很信任,可是却在一次杀敌中,他受了重伤,从此下落不明,父皇对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只要没有找到尸体,他就不相信他死了,下令必须找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却找了整整一年也没有音讯,直到一年以后,终于查出来,陈路受了重伤,落入水里,被山里的猎户救下,可是却失忆了……当时他浮上岸的时候,身上只有里衣,盔甲军装早已不翼而飞,而他失忆,便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前尘往事再也想不起来了……后来他跟着那家猎户一路辗转来到北溟,他与猎户家的女儿后来日久生情,便在北溟成了亲,之后因为身体好,参了军,因为他出色的身手,在军营里很是顺畅……最后被上官雷收入麾下,委以重任,一步一步走到后来……即便失了忆,但是他还是用他与生俱来的带兵才能,最后创立了雷霆军,可以说,他的用兵手法与父皇当初的带兵是一样的,从某种层面,这雷霆军产自天照也不为过……奈何,没过多少年,谁曾想上官雷最后落到不得善终的下场……那雷霆军也只是短暂的辉煌了一段,但是,陈路却也在那时候消失了……我们多次打探却再也没有探出他的任何消息……”

  白轩一口气说完这些话,他的神情也越来越严肃,与之前爽朗的样子完全不同,好像变了一个人

  上官凌道:“这件事我和欧阳之前听你说起过一次,却没想到这么多年你们一直没有放弃,我可以理解你,但是这件事你还是不能插手,毕竟那雷霆军里并没有出现过你说的那个陈路的影子,不过,我答应你,你本人可以参与,此战,但是你天照的兵马一个也不能出动……”

  白轩神情认真,心中思量片刻,也知道不能再继续这样,便说道:“好吧……凌,谢谢你……”

  欧阳勰看了他一眼,说道:“此战虽然两边人数悬殊,但是仍然是一场恶战,我先前说要速战速决,也是因为对方不容小觑,纵观全局,上官豪那边占据了天时地利,那里地势险要,看起来易守难攻,不过,对于我们却并不是难事,只是……”

  “只是怎样?”

  上官凌和白轩异口同声地问道。

  欧阳勰眉头紧蹙,沉声说道:“他们所在的峡谷湿气有些重,除了峡谷内腹,他们现在居住的地方,从外围大概三公里的距离处,潮湿阴冷……那盘踞四周的湿气可以说将他们所有人团团围住,却也在无形中将他们保护住……我们也都知道,上官豪手里还有很多毒人……毒人本身惧火,但是在那样的环境下,想要点燃火把带火进入,那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么,想要击退毒人便更加艰难……即使我们双方兵力悬殊,但是,他的那些毒人,战斗力所向披靡,我们再多的人去那里也都是送死……”

  “差点忘了,还有毒人……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上官凌忧虑道。

  “当初派我的暗卫一路跟踪他们去到那里,曾经无意间绞杀了几个失去控制的毒人,那些毒人在刚刚走到密林以后,突然狂性大发,掉了队,雷霆军也没有管他们,暗卫也不敢出现,悄悄地解决了他们,在此期间,竟然发现了一些事情……通往峡谷的一条小路上,四周都是密林,那里有很浓的瘴气,有一些毒人就出现了比较强烈的反应,他们的神志出现了混乱,就连功力也渐渐消失,所以,暗卫几下就将他们制服……最让人意向不到的是,如此往复,每个经过那里的毒人都会中招,在经过那里以后,原本数十名毒人都在那里武功消失,脸色惨无血色,还没有走出密林,他们全部爆体而亡……现在剩下的毒人,应该寥寥无几,而且他们伤前或者生前都是武功高强的江湖人,或许是体魄强装才勉强经过那个修罗场……”

  上官凌知道他说的那个地方,便接道:“你说的那个密林我好像知道,那林子并不是很大,常年雾气蒙蒙,仙气缭绕,常人进入,并不会有什么不适,不过,你小子,还真有你的,多亏你派人跟着他们,才发现了这些,那么,现在岂不是有了对抗那些毒人的筹码?何足畏惧?”

  欧阳勰道:“话虽如此,可是此行以后,他们的损失可是惨重,即便他们在里面待了那么多天,却也没有见他们出来过……他们一定更加小心,而我们就算进去了,在里面,就算剩下了那几个毒人,也还是不能小觑……”

  白轩性急,说道:“我说欧阳,你这个闷葫芦,说来说去,不是等于没说吗?你说了这么多,那咱们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做呢?”

  欧阳勰嘴角上扬,看了一眼白轩,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