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07章:情若潮汐千般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7章:情若潮汐千般绪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07章:情若潮汐千般绪

  欧阳勰嘴角上扬,看了一眼白轩,笑了笑,

  白轩看到他的笑,心里忽然感觉到一丝不安,

  “需要有那么一个人只身前往走一遭……”欧阳勰一边看着白轩,一边说道。

  白轩后退好几步,面露不愿,“你这个臭闷葫芦,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还说什么兄弟情深,我看你冷酷无情,亏我之前还担心你……”

  欧阳勰淡淡说道:“你内力深厚,轻功更在我和凌之上,此行也非你莫属,何况……你不是一直吵着要参与此战吗,不过是做一些你擅长的事情,怎么?难道你之前的豪言壮语都是假的?”

  白轩说道:“你也不激我,哼,我就说你们答应我参与这场打的什么主意,还不是让我帮你开路?罢了罢了,不过……你们也得答应我,这陈路的后代,我是必须要带回天照的,不管他们在你们北溟多少年……”

  上官凌道:“自然……”

  白轩瞪了一眼欧阳勰,气鼓鼓地坐在他的旁边,想到既然如此,他们肯定是有了思量,便问了有关峡谷深处以及周边的环境,上官凌及时拿出了那里的地图,这下更让白轩连连点头,瞪着他们两个人,真是棋差一招啊,

  “你们两个人啊,这么多年了,还是合起伙欺负我一人,哼,真是不要脸的很……”

  白轩随手从欧阳勰的手里抢走剩下的半块桂花糕,全部塞进嘴里,上官凌无奈摇头,

  接下来,每隔两天,荷花就会送来糕点给欧阳勰,欧阳勰公事繁忙,有时候会顾不上吃饭,但是这之后,对荷花送过来的糕点都会全部吃光,那熟悉的味道,久久流连在他的嘴里,让他回味无穷,

  荷花每次送完,都会到水芸那告诉她,说欧阳公子的口味一向刁钻,没想到却钟爱起这个糕点,水芸脸上很是欣慰,而与此同时,她的胳膊上也是隐隐作痛,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她只能稍作掩饰,将整张脸用布巾全部遮住,她之前就这样打扮,因此,其他人也并没有察觉她的异样……

  欧阳勰身上的蛊毒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再次吃下了水芸也就是顼妍衣用自己的血为他做成的桂花糕,虽然水芸的身体已经衰败不如从前,但是她的血依然很是奏效,欧阳勰连吃了七八天,他发作的次数居然越来越少……只是,水芸在任何人都没有看到的情况下,独自继续的衰败下去……

  若水在暗地里将水芸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这些天,她倒是很识趣,从欧阳勰回来以后,她很聪明,没有主动再去招惹对方,她有意无意地将目光投向了水芸,在她眼里,这个女人对欧阳勰绝对不会那么简单,而事实是果然如此,她起初通过李康处处刁难水芸,将她折磨地够呛,而最近,当她眼睁睁地看着水芸,比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更加衰败残破……她便不动声色地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也不再刁难水芸……

  水芸在前面走着,她背对着树后的若水,若水站在那里,安静不语,面无表情,她的手里握着一封很小的书信,这两日,她终于再次和诺兰联系上了,她让诺兰调查了很多有关于欧阳勰的事情,当然,诺兰也质问了,她是不是动了真情,自然极力提醒她不要犯傻,不要轻易相信男人,更不要轻易爱上一个男人,否则,总有一天会让自己万劫不复的……诺兰扫了一眼,眼里清静无波,她着重读了几遍心中详述对欧阳勰的事情,在心里仔细记下,奇怪的是,信上面所查到欧阳勰的事并不是很多,几乎寥寥,诺兰说,他太过强大,只要接近就会被发现,因此,害怕打草惊蛇,便只查到一点点……

  若水眼神微眯,上面只写了欧阳勰心中挚爱的名字是顼妍衣,详述更多的是他们两个人相识相知相爱的过程,还有一些相处的细节……

  但是,这些信息,恐怕就算不去调查,整个北溟的百姓也都知道吧,毕竟当初在北溟京都那次轰轰烈烈的求亲一事,人尽皆知……

  此刻,若水看着水芸艰难地向前走着,她的背影有些苍老,有些丑陋,有些凄楚……却让若水陷入了沉思,因为诺兰查到了,水芸的身份似乎并不简单,所有信息都截止在她遇到欧阳勰之前一段的时间,竟然查到,她居然是从栗城出来的……那时候上官豪还在那里……之后,她才辗转去到山中一处清幽草屋里居住,之后又意外地遇到了欧阳勰,并与他一同回到了越城……

  只有这些信息,却已经足够让若水对水芸重新开始审视,眼前这个女人,她似乎从出现在欧阳面前开始,就一直得到他特别的眷顾,而她对欧阳……也绝不仅仅是萍水相逢的情意……

  这些年在风月场所里见惯了的男女情事,让她太熟悉两人之间的感觉,何况……旁观者清,再者,他们彼此看对方的眼神,也绝对骗不了她……只不过,或许欧阳勰他现在可能都还没有发现这一点,还被蒙在鼓里而不自知吧……

  若水看到水芸步履艰难,看起来虚弱极了,她好像病了一样,人刚刚消失在拐弯处,她的眼睛眨了眨,自嘲地摇了摇头,想起手里握着的那封信,信的最后是诺兰对她的祝福,这些年的相伴,或许有过利用,但是,她也早已将若水将成姐妹,之后的相互扶持也是彼此生命中不可磨灭的记忆……她一直不想让若水知道太多组织里的事情,一切都有她来扛着,她用她的方式保护着若水,如今,若水遇到良人替她赎了身,也算是脱离了苦海,但是,藏在背后的那个人恐怕不会这样轻易地就放过若水,尤其是得知,替若水赎身的人是欧阳勰,那个人很是愤怒,诺兰很担心若水的安全,害怕他会来伤害她,便在信中数次提及,要若水无论如何,要时刻提防,时刻注意,切不可大意……还有在感情上,诺兰还是不希望她深陷其中,最后让自己受伤……最后,诺兰问了一句,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