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08章:山明落日水明沙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8章:山明落日水明沙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08章:山明落日水明沙

  “值得!”

  水芸在心里无声呐喊着,以另一种行事,声嘶力竭,她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浑身都是汗水,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身子比之前更加的虚弱,先前梦境里出现的那个声音,时刻萦绕耳畔,

  “你这样为他牺牲了这么多,付出了这么多,而他现在却一无所知,值得吗?”

  水芸从未有一丝犹豫,只是,她的身体到底不如从前,她抬起自己的手臂,自己更加枯萎了,时不时地开始出现了幻觉,她坐下来,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

  她想着是时候该离开了吧……

  突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上官天丽走了进来,满脸的泪痕,她跑到水芸身边,抱着她哭了起来,水芸感到莫名,急忙安抚,用眼神询问她这是怎么了……

  天丽哭道:“水芸,水芸,我……我该怎么办?”

  水芸温柔地抚.摸她的后背,等待着她,等天丽哭累了,情绪也慢慢平稳,她才娓娓道来,

  原来这些天天丽原本一直在躲着穆尔丹,只是,行动虽然克制,但是毕竟情难自禁,她早已习惯目光追随着那个男人,即便不久前,她故意躲着他,可是,他永远都会让她轻易见到,时不时地在远处对望一眼,后来,穆尔丹与皇兄他们一同出城对付阿士瓦,回来以后,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连数天,她再也没有见过穆尔丹……

  在他们回来的时候,只看到欧阳勰身上受了伤,还有她的皇兄对她的简单安抚,一切如常,可是她四处寻找穆尔丹,却始终没有见到他……皇兄只说,他受了轻微的伤,需要立刻闭关修炼,只有寥寥几个字……

  上官凌用深沉的眼神望着自己,让天丽有一点慌张,她只得转身,装作不在意,虽然她知道,那一刻自己的表情早已出卖了自己,皇兄不会相信,却也没有拆穿自己……

  只是,从那天开始,上官凌派了两个人时刻跟在天丽的身边,美其名曰要保护自己的安全,实际上,只是害怕天丽偷偷去见穆尔丹……

  天丽见识过欧阳和穆尔丹的武功,如今,就连欧阳勰也受了伤,那么穆尔丹的那点所谓“轻微的伤”,究竟现在怎么样,她自然也心知肚明,奈何……上官凌将她团团围住,不得接近他……

  她每天都会在府里走动,就是想着不经意见到那个人,但是一连半个月的时间,她都没有看到……天丽心里越来越急,

  “水芸,他……会不会有事?”

  水芸在纸上写道:“不会的,我一直在那附近走动着,也留意了他那里,他应该还在闭关中,也一直在调息身体,他肯定没事的……倒是你现在这个样子,若是让殿下再看到,恐怕,他更会限制你的自由……”水芸伸出手,心疼地为天丽擦去眼泪……

  天丽满脸的委屈,说道:“我只是担心他的安全而已,我……我已经答应皇兄,我不会和他再有什么瓜葛了……嗯,再也不会……”还没说完,眼泪就噼啪坠落,她的一张小脸,看起来无助委屈,让人心生怜惜,尤其水芸从未见过她这样,那样一个明媚爽朗天真的人儿,如今,为了情之一事也变得敏感脆弱……水芸在心里哀叹一声,不胜唏嘘,不知道是为了上官天丽,还是为了她自己……

  水芸答应天丽,会帮她去打探穆尔丹的事情,到时候一并告诉她,

  临走时,天丽紧紧抱住水芸,说道:“水芸,你真好,我失去了妍衣姐姐,却没想到让我遇到了你,有你真好……让我如此安心……”天丽自己擦干眼泪,又随手握了握水芸的胳膊,她紧皱眉头,说道:“怎么回事?这才几天的功夫,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瘦了这么多?”

  水芸急忙解释,说大概是想家的缘故,她会调整情绪,以后就会好的,叫她不要担心……

  欧阳勰又连吃了五天的桂花糕,这一天,荷花还像往常那样,送来糕点,这回她站在那里,放下盘子,没有马上离开,欧阳勰一边吃着桂花糕,一边抬头看着她,

  荷花低着头,说道:“公子,今天可能是最后一次给您做这个桂花糕了,奴婢最近和娘亲学着做了其他的东西,很是不错,打明儿个起,奴婢会做来给你吃……”

  果然,荷花看到欧阳勰听到这话后,露出疑惑,还隐约有一点点的不满,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些话也是水芸让自己说的,她当时问为什么,说公子很是喜欢,为何不能做了?得到的只是水芸的摇头……水芸一再坚持,再加上,荷花和李婶也的确因为在水芸的帮助下才获得空前的重视,生活上也比之前好了很多……她向来知恩图报,既然水芸一再坚持,她也便随了她的意思……

  欧阳勰把手里的桂花糕放回盘子里,淡淡地“哦”了一声,荷花又说了一些话,就退下了,欧阳勰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他有些疑问,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敢问出口,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想起之前那个荒谬的想法,他轻轻摇了摇头,不再去多想其他,他再次拿起桂花糕,慢慢地品尝回味起来……

  欧阳勰身上的蛊一连三四天,居然都没有再发作,这让白轩和上官凌喜出望外,只是他自己不言不语,面无表情,一张脸更加冰冷,看不出任何息悲……

  白轩选择在一个阴霾的天气之下,只身闯入峡谷,那天的天有些阴冷,白轩却一如往常,潇洒自若,离开时,他对着路过的一些丫鬟们,频频释放他的魅力,惹得那些少女春心萌动,芳心暗许,频频回顾……

  欧阳勰冷冷地在一旁说道:“真是浪荡无耻……”

  上官凌也忍不住说道:“我说你这小子,心不会轻许,但是你这样胡乱招惹,也实在不像话,平白惹得那些女孩们对你情根深种,你这情债我看是你几辈子都还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