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10章:落花残念有芳华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0章:落花残念有芳华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10章:落花残念有芳华

  欧阳勰说道;“算他跑的快……”

  上官凌无奈,“你说你也是,这么多年,还真是老样子,真的就像他说的那样,一点都没变,真是那你们俩呀,一点辙都没有啊……”

  玉罗羹,亏得白轩一直还记挂着这个,这还要从八年前说起,那次也是因为一个小国的战役,彼时,天照国和北溟也已经结盟,他们三个人又集结在一处,携手杀敌,那一次,他们在战场上搏杀,很是激烈,有敌人偷袭欧阳勰,被白轩看到,敌人向欧阳勰砍去,白轩及时赶到,为他挡下了那一剑……

  之后,欧阳勰率军杀敌,将对方弄的措手不及人仰马翻,以后的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白轩躺在营帐里,优哉游哉地静等佳音,不必再做任何事,

  欧阳勰也就在那时,做了玉罗羹,白轩吃了几口,觉得十分美味,当听到上官凌说那是欧阳勰亲自做的,他几乎不敢相信,他长那么大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羹,最重要的是,居然还是欧阳勰亲手做的……

  打那以后,白轩经常缠着欧阳勰再做一次给自己,软硬兼施都不管用,记忆里那唯一一次的玉罗羹,他时刻惦念,要是再吃上一次该多好……之后,他时常胁迫上官凌让他和自己一同对付欧阳勰,但是,任是他怎样折腾都没有成功,欧阳勰说,看在他为救自己的份上才做,以后别想了……

  上官凌笑道:“都是未来储君了,他还是老样子,不过,这倒实属难得,他对你啊,我看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那玉罗羹你随手就做了,干嘛让他这么多年,惦记成这样……真是搞不懂你……”

  谁想过堂堂的欧阳公子居然做得一手玉罗羹,当时白轩缠着自己问他吃过几回,当上官凌说他有幸吃过那么几回的时候,白轩的眼睛都直了,一脸的羡慕……

  上官凌摇了摇头,不表喜怒的欧阳就是喜欢如此逗.弄白轩,像是两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他想,或许这也是他们不曾长大,不愿长大的表现吧……

  “他这次去那里,接下来,我们这边也该动身了……”

  欧阳勰面色微冷,沉声说道:“不急,我之前已经测算过,白轩此行入山里,要用半日的时间,守在那边的成雷早已整装待发,到时候,他会按照我定的时间进去掩护他……外面里外多层官兵把守,晾他插翅难飞……这一次,我要让上官豪,有去无回……”

  峡谷湿气重,虽然无法以火攻入,因此就不能对毒人施以最有效的方法,但是……白轩他有出神入化的轻功,得以进入,无声无息,瞒过那些人,趁其不备将他们的粮草销毁……以此断了他们的后路……

  没有粮草,雷霆军纵然天下无敌,也终将溃败……

  之后还有更多精密的计划,一一展露……

  当时白轩听到这个计谋的时候,一边感叹幸亏自己与欧阳不是敌人,一边却又极为不满,抱怨起欧阳勰的冷酷无情,偏让他涉险前往……还一个劲地说他不心疼自己……一旁的上官凌大呼肉麻,没过多久,欧阳勰将他丢出了房门,留下一句,“此行可是你自己定的,原本这个计划可是要给他们放毒药的,要不是你要收回你的天照人,这一切哪里需要如此麻烦?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想要人,还想着要偷懒,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

  白轩大叫起来,“你这个臭……闷葫芦!”

  暮色已沉,上官凌刚离开,荷花便端着糕点走了进来,欧阳勰看了一眼她放在桌上的盘子,里面有比之前更加精美的糕点,看样子下足了功夫,果然是换了花样……

  “公子,您尝尝这些,是奴婢最新尝试做的,您看看是否合您的胃口……”荷花笑道。

  欧阳勰淡淡地扫了一眼,说道:“嗯,看起来不错,你有心了,我会仔细品尝的,你先下去吧……”

  荷花道:“是……”

  荷花关上门的时候,偷偷地看了一眼欧阳勰,看到他仍然安静地坐在那里,不言不语,看着桌上的糕点发着呆,荷花心中奇怪,难道公子还想着之前的桂花糕?

  她一下子想到了水芸,不过,她已经有三四天没有看到她了,也不知道她最近忙什么,这些天她也没有来厨房,而荷花一直忙碌,也没有时间去找她……

  此时,水芸正在穆尔丹的房间附近,这几天,她每天都会来这里,打扫庭院,那房间门口分别站着两个厥越人,这几天,除了蓝起,没有人来过这里,而穆尔丹也从来没有走出来过,水芸偷偷观察着,心里开始担心起来,莫不是穆尔丹真的受了重伤……

  她见到蓝起几乎每天都会来这里,来的时候面无表情,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水芸注意到她的眉头紧紧拧作一团,看起来很是忧虑……

  看样子穆尔丹不但受伤了,而且情况应该还有些棘手……

  水芸一边想着,一边握紧扫帚,慢慢打扫,这时,房间里传出男人痛苦的声音,水芸听出来是穆尔丹,她立刻专心竖耳倾听,里面隐约传出来对话声,女子的声音自然是蓝起,

  蓝起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你现在身上的伤情况怎么样,难道你不知道吗?不就是脸上留了一道疤,那又怎样,你现在自暴自弃,对你自己不负责,对父罕不负责,难道连你死去的母亲,你也要这样不负责吗?你忘了当初你信誓旦旦地说过什么吗?你说无论世事如何艰难,你的母亲为了你死去,从今以后,这条命,你是为了她而活……你做了那么多,得到父罕的赏识,得到我的信任,甚至得到厥越子民的信任……如今你就为了这么一点的挫折,你就全然不顾了吗?你当初说的话,你真的都忘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