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11章:梵曲回音心断肠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1章:梵曲回音心断肠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11章:梵曲回音心断肠

  蓝起说完,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答,水芸紧锁眉头,又向房间慢慢靠近,里面还是没有人回答……

  只依稀听到有男人痛苦的呜咽声……

  蓝起又道:“皇兄,求求你,就算你不为了我们,为了你的母亲,你也要好好的,她希望你好好的,难道你都忘记她最后对你说的话了吗?皇兄,求求你,振作起来好不好?”

  ……

  之后断断续续地声音,只有蓝起的声音,此起彼伏,却每一个字都打在水芸的心上……

  挫折?最起码这条命还在?穆尔丹他到底怎么了?

  “哎……你说咱们的殿下能不能熬过去这段……这……”

  “呸……瞎说什么呢……殿下是受了伤,而且还失去了半成内力,但是却不会伤及性命,只要他闭关修炼个把月就会好起来……只是……现在最棘手的是,他脸上出现的那道疤……咱们的殿下可是出了名的美男子,那疤痕换成谁也接受不了……殿下为这也自暴自弃,你没看公主这些天来劝他多少次,可惜殿下他……唉……”

  站在廊下把守的两名厥越官兵窃窃私语,水芸耳力极佳,听的一清二楚,只听先前最先开口的那个人说道:“是啊,换成谁也接受不了自己变丑,何况他还是厥越的皇子,殿下自尊心又那么强……但是,他若一直这样消沉下去,身上还有重伤在身,时间久了该如何是好……”

  “唉……”

  ……

  之后便是二人的叹息声,水芸心中震惊,脑海里浮现那张初见惊为天人的脸,那样的一张脸毁了?那穆尔丹他……

  水芸一边想着,一边机械地向前走去,用扫帚一点一点地挪着步……

  忽然,手上一沉,仿佛扫到了什么东西,一下子阻挡了自己的去路,水芸却没有注意到,她眉头微皱,又用力扫了扫,却还是动弹不得,她猛然抬头,看到欧阳勰不动声色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双深邃的眸子看着自己……

  水芸一晃,手里的扫帚一下子松开,掉在地上,她急忙低下头,向后退去,身子突然向后仰去,欧阳勰及时伸出手揽住了她的腰,

  “你怎么在这里?”欧阳勰靠近水芸,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水芸用一双浑浊的水眸看向她,露出一脸迷茫的表情,她将自己伪装的一无所知,她只是来这里干活做事的……

  欧阳勰抱着水芸,距离如此的近,他甚至仿佛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那味道天下间只有一个人才有,这让他恍若隔世,又仿佛陷入了梦境一般……

  欧阳勰轻轻嗅了一口眼前人身上散发的味道,有淡淡的中药味,以及若有似无的那股淡淡的清香……让他说不出来的陌生且熟悉……

  水芸感到欧阳勰还在向自己靠近,她忽然有些慌张,她使劲向后退,头一直低着,

  “你这身上……”

  欧阳勰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蓝起从里面走了出来,

  蓝起走了过来,欧阳勰抬起头看着她,刚一分神,水芸趁机从他的怀里起身出来,低着下身子,捡起地上的扫帚,

  蓝起走到他面前,看了一眼水芸,只是心中有事,也没有其他反应,她看了看欧阳勰,沉声说道:“你看,这都半个多月了,他还是不听话,一拖再拖,任由自己虚弱下去,要不是我每次来硬塞给他我们厥越独门的续命丹丸,恐怕他也撑不到今天……再这样下去,我害怕皇兄他……”

  蓝起神情难过,也显得无力又绝望,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隆多见不得蓝起受委屈,急忙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像哄自己的孩子一样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欧阳勰说道:“看来他很是在意这道疤……那这疤痕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蓝起道:“这疤痕可是他在吹奏梵曲的时候,意外心神紊乱才导致的,在这样的情况下,皇兄他能捡回来一条命已经是意外中的意外了,这是百年前先人所创作的神曲,为得就是以此对抗阿士瓦所练的邪功,这二者相生相克,先人制造它们的时候,自然没有想过可以消除,只有它们彼此才能克制住对方,毁灭对方……你们当时就在现场,想必也见识到他们两者所发挥出来的威力,皇兄在施功期间居然分了心,原本便是死局,如今留住这条命,已经是天神的恩德了,脸上的那道疤换回他的命,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何况,他脸上的疤你也见过,根本无解……还有……皇兄在意的恐怕从来都不是他的英俊容貌,想必……他接受不了的是……当时让他分了心神遭此一劫的什么事或者什么人吧……”

  欧阳勰默了默,他低声说道:“咱们再去看看他吧……”

  蓝起带着隆多和欧阳勰走向穆尔丹的房间,水芸也忍不住上前跟了过去,蓝起向后看了一眼,她想要说什么,瞥了一眼身边的欧阳勰,见他没有说什么,她便也没有说什么……

  水芸在后面慢慢地跟着,她轻轻地放下扫帚,抬头向穆尔丹的房间里张望,眼里有一丝渴望……

  而欧阳勰一直没有说话,他微微地偏过头,似乎是默认了水芸可以跟进来,而且……在他的心里,总觉得她会进来,果不其然,都被一一验证了……

  走进房间里,看到床上坐着一个人,是穆尔丹,他听到声音,立刻抬起头,

  水芸看到穆尔丹脸色苍白,左边脸颊上有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不大不小,横亘在脸颊上,明显昭著,他英俊的脸上平白多了一抹血色,仿佛一道无情的切割线,生生地将他美好的容颜剥离……

  “你们来做什么?”穆尔丹的声音很虚弱,

  水芸在听到他受伤的时候,已经想象到会是怎样的情景,可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她有些不知所措,看着曾经光芒四射惊为天人的英俊面孔,如今一道血口将一切染上一抹残忍的颜色,她在心里为穆尔丹感到可惜,忽然想到天丽,心里疼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