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12章:问世间情是何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2章:问世间情是何物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12章:问世间情是何物

  水芸从走进房间,眼睛便一直盯着床上仿佛变成另一个人的穆尔丹,她轻轻地叹息一声,没有人能够听到,除了另一个人,

  那个人一直沉默,没有说话,他虽然一直没有看水芸,却一直在关注着她,连她细微末节的表情也不曾放过……

  是欧阳勰,

  欧阳勰站在窗前,看着穆尔丹,眼神一闪,淡淡地说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何苦要这样折磨自己,还有……这样折磨她人……”

  穆尔丹猛然抬头,眼睛里透着迷茫,却又仿佛明白他说的话,只是一瞬间后,他的眼睛再次黯淡下去,看了一眼欧阳勰,他便再次低下头,没有说话,

  蓝起走上前,无可奈何,“兄长,你这样到底算什么……从小到大,你经历了那么多的尔虞我诈,那么多的艰难险阻你都挺过来了,到如今,这一点小事,你都过不去吗?”

  欧阳勰忽然伸手拦住蓝起,蓝起住了声,他迈步向前,欧阳勰语气淡淡,“不就是当时为了一个女人分了心神,你恼怒自己地不是受了伤,而是你付出了真心,可是明知道阿士瓦当时说地都不是真的,你还是忍不住在意……忍不住去相信对方,最后分了心,还险些误了大事……你恼自己,恼阿士瓦……”

  果然,穆尔丹身体微微颤抖,他的神情很是悲伤,他将脑袋埋进被子里,发出悲鸣声……

  或许别人不懂为何他会因为这些而这样自暴自弃,还如此的极端,但是没有人知道,数年以来,他和阿士瓦互相追逐,互相较量,他隐忍多年,终于在近几年才慢慢让对方走进自己的圈套,自从阿士瓦修炼邪功,全厥越的人都无能为力,他为了打败他,不惜赌上自己的生命练起了梵音……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准备,在他离开厥越的时候,父罕曾叫他到身边,千叮咛万嘱咐,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不要让他失望,更加不要让厥越的子民失望……

  可是,当他来到北溟以后,多年以来,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子动了心,第一次体会到了悸动的滋味,第一次期待每一刻都见到那个人……

  那种感觉很新鲜,那种感觉很陌生,那种感觉似乎让他有些忘乎所以,也越陷越深……

  就连在对付阿士瓦的最后紧要关头差点万劫不复,还险些连累了他人……

  欧阳勰看着穆尔丹的表情,很是痛苦,他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淡淡地说道:“可是,情会牵绊住一个人,却也会给那个人最强大的力量……梵曲翻覆,本已注定了结局,可是你居然冲破了这一切阻碍,最后还是扭转了乾坤……当时让你分了心神的也成为了让你涅槃而起的关键……既然如此,你又有什么理由放弃……”

  穆尔丹不可思议地看着欧阳勰,他知道……他知道心里的走不过去的沟壑,此刻横亘在他的面前?他都知道,只是……

  欧阳勰见他的表情一松,继续说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可以给你无穷的力量的,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因为你遇到了……但是,你知道吗?失去那个喜欢的人,仿佛失去整个世界,再也不会有任何生气……包括自己的生命……”

  他说这话的时候,水芸一直站在那里,散发着一种莫名的悲凉,她抬起头,看向欧阳勰,眼神哀戚……

  欧阳勰突然抬起头,看向她,水芸吓了一大跳,下一刻,却听到欧阳勰笑了笑,看向她这边,淡淡地说道:“你说,是不是?”

  欧阳勰一脸的专注,深情的看着,询问着……

  ……

  她刚想要向前迈去,忽然听到身后有人轻轻说道:“嗯……是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天地万物充满着美好,让人流连忘返,真希望那一刻让时间停下来,没有分离,没有阴谋,没有诡计,也便没有了之后的悲伤……后来……在我失去隆多的时候,仿佛世界颠倒,一切都让人那么痛苦,无法招架,且无能为力……但是,当我重新找到了他,哪怕他已经不再是他,可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已完全占据了我的心,我更加懂得了珍惜,因为,我爱他……我也不能没有他……”

  水芸的身后是蓝起,她的手拉住隆多的手,紧紧地握住,蓝起深情地看着隆多,又看向穆尔丹,说道:“所以,皇兄……你是幸运的,她也是……你不要怪自己,也不要怪她……”

  水芸暗自松了一口气,她转过头,却忽然看到欧阳勰仍然在看向自己的这个方向,他的眼睛淡淡地从她身上掠过……

  那么不经意,却还是掀起了水芸的心潮澎湃……

  欧阳勰说道:“蓝起,你们……先下去吧……剩下的交给我,让我和穆尔丹说一会话……”

  蓝起牵着隆多离开了,水芸却还是没有缓过神来,她脑海里翻腾着欧阳勰刚才的眼神,那眼神……似乎可以洞悉一切……

  欧阳勰转过身,看了一眼水芸,淡淡地笑了笑,水芸忽然惊醒,立刻跑走了,欧阳勰看着她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眼神若有所思……

  欧阳勰在穆尔丹的房间里待了一整晚,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在第二天的时候,穆尔丹终于让人送来清淡的小菜,简单的吃了一些东西,随后,唤人守住门口,他竟然要闭关疗伤……

  蓝起很是欣慰,水芸也一样,她找到天丽,省去先前的一切,只简单地交代了穆尔丹脸上留下了一道伤疤,除此之外,便只是内伤,稍作调息,大概月余时间就会好起来……

  天丽这才放下心事,只是脸上仍然一筹莫展,她已经很久没有笑了,水芸想起当初那个爱笑的天丽,心里五味杂陈,又想着穆尔丹对她的感情,还有……上官凌坚决的态度,上官天丽夹在中间,这样的感觉,很是痛苦……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