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20章:云去城上去苍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0章:云去城上去苍梧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20章:云去城上去苍梧

  雷霆军里气氛紧张,一直躲在暗处的白轩却并没有趁热打铁,他看着众人的表情,发现有一部分人的表情与其他人有些许不同,或许是他有些敏感,但是,在这个细枝末节上,他向来不敢大意,通过他潜藏在谷里的这些天,看着雷霆军里一些人的表现,他总觉得有些非比寻常,至于是为什么自然不得而知,总之,有些奇怪……

  与此同时,他更加不敢怠慢地就是在这里寻找属于他们天照的旧人……

  这些天一无所获,他却仍然不死心,没有放弃,却在这时,他发现了同样隐匿在这里的另一个不速之客,是一个穿着男人衣服的女人,浑身伤痕,很是狼狈,他自然第一眼就发现了那人,他见到的那个人便是玉儿……

  玉儿一直暗自徘徊在上官豪和刘婷雪房间的周围,她来到这里以后,第一时间勾.引了厨房里的一个男人,一晚过后,那个男人便满意地收留了她,还让她穿自己的衣服,在他需要的时候,她出现便可以了……就这样,她几乎忍辱负重地留了下来……

  她虎视眈眈地观察着刘婷雪的一举一动,每当她见到刘婷雪的时候,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

  这一切,尽收在白轩的眼底……

  一天夜里,厨房里的那个男人再次耐不住寂寞,拉着玉儿想要回房间,玉儿的身子已经大不如前,她连日奔波早已耗费了不少精力,这几天,她的身体很是虚弱,她有些力不从心,全身抗拒……

  那男人自然不同意,生拉硬拽之时,走来一个男人,看衣服比他地位高出许多,

  拉着玉儿的男人见到他,急忙恭声说了一句,“见过东路将军……”

  那个被叫东路将军的男人看起来有些年纪,他紧皱眉头,看着衣衫不整的玉儿,大骂一声,“简直是不像话!”

  那男人急忙撒手,玉儿随即瘫软在地上,一脸的苍白,东路训斥了几句,让玉儿马上离开,玉儿如临大赦,起身跑走……

  之前的那个男人满腹的无名火无处宣泄,紧要关头被人当头棒喝,他的一双眼睛通红,眼睁睁地看着玉儿离开的背影,忽然,脖子上一凉,一把冰冷的长剑放在他的脖颈上,他吓的惊魂失色,抬头看到东路怒气冲天的脸,他跪地求饶,“将……将军……属下……属下再也不敢了……将军饶命……”

  东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见他一脸的怂样,更加愤怒,厉声道:“真是没出息,枉你是我雷霆军的一员,你当真是辱没了雷霆二字……我当初对你们说过什么?你们都忘了吗?”

  跪在地上的男人早已吓得不知该如何是好,支支吾吾地说着一局,“切忌……贪婪……”

  “切记贪婪……你做到了吗?我看你早就把祖训给忘得一干二净了……真是给老祖宗丢尽了颜面……我还要你这狗命作甚?”东路看着眼前的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男人越是求饶,他手里的长剑就越用力,片刻后,跪在地上的男人脖子上出现了一条血痕,疼痛让他不敢再动,害怕地求饶,

  东路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副贪生怕死的模样,他忽然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也罢,也罢,想不到你爹生出了你这样的逆子,完全没有继承他半分的英勇,枉费他临死前对你的栽培和叮咛,你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看着昔日同僚的孩子如此不争气,东路摇了摇头,慢慢地收回了手里的剑,只见他将剑柄回握在手里转了四圈,眼睛连看都没看,长剑便精准地入了剑鞘……

  动作一气呵成,随后东路撩起袖子,露出了一截手臂,他背在身后,对着一直跪在地上的男人摆了摆手,让他赶紧滚蛋,别让他再见到他……

  东路的身子背对着白轩,他神情沉痛,似乎想起了什么,陷入了回忆,

  而白轩却露出震惊的表情,楞在原地,他从刚才看到东路收剑的动作便已经确认了他的身份,那是多年前一直跟随在父皇身边的一些老部下里惯用的收剑动作,现在军里的一些老将军也会习惯性做出这个手势,他从小看到他,待他习武的启蒙世叔在他面前讲了无数次他们兄弟几个年轻时候的一些事情……收剑在手,还要旋转四圈,是他们老哥几个在年轻的时候互相较劲的结果,偏偏要四下才算厉害……久而久之,没想到这却成为了几个人无言的默契和习惯……

  在他的记忆里,陈路的样子是很模糊的,那时候他还在襁褓之中,跟随父皇的五个生死之交,将他们一路守护,他根本没有印象,但是从小到大,从他记事以来,父皇在他耳边时常为他讲起五位没有血缘的皇叔,其中有一个生死不明,他知道,在父皇心里,他一直都活着,即便过去这么多年,他们也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不知道那些人和父皇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感,自从他上了战场,眼睁睁地看着陪伴自己长大的人为了守护自己而拼尽所有,他才明白,父亲与他们的感情,或许早已超越生死……

  回想他临走时父皇的表情,有些期待,有些担忧……眼神复杂,复杂到让他恍惚地以为那里面好像有一丝丝的害怕,害怕找不到那个人,害怕找到那人已经面目全非,不复从前……

  白轩第一次严肃认真,一脸的坚定,躲在暗处,全身收敛气息,安静地看着面前的那个人……

  东路……陈路……一定就是他……

  寻找了这么多年,白轩似乎都可以感觉到自己内心的震撼,仿佛是父皇站在这里,面对着失散多年的故人,内心的激动不言于表……

  白轩思绪如潮翻涌,强自让自己平复,他到底还是乱了心神,刚偏过头刹那,再度回头看向陈路所在的方向,发现那里居然空无一人,陈路不见了……

  也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冷冽的声音,“你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