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28章:只是朱颜改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8章:只是朱颜改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28章:只是朱颜改

  上官凌挑眉看向他,说道:“你的意思是?”

  欧阳勰道:“今天收获颇丰,回去好好清算一下便是,至于上官豪我自有安排,哦,对了,对于那些不知是表面归顺的人如何处置,相信沐泽最有办法……”

  沐泽急忙躬身,上官凌淡然一笑,摇了摇头,“还真是有你的,你当时非要带不到一万的人进谷,还信誓旦旦的样子,如今看来,你早有决策,而且还算计好上官豪跑不远,如今连追都不用追……那你说,你让我在外面守了这么久,你小子在想什么……”

  欧阳勰笑得坦荡,淡淡地耸了耸肩,“因为,我不知道上官豪和刘婷雪原来早已心生嫌隙……这就是天意……”

  说完,他看向远方,最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越来越爱发呆了,总是说着说着什么,就发起呆来,看向一个地方愣住了神……

  上官凌挥退沐泽尽快去处理,沐泽领命离去……

  上官凌看着沐泽的背影说道:“天佑北溟,邪不压正,上官豪的这条不归路终是要到头了……我们也走吧……”

  欧阳勰看着前面走过来的人,微微一笑,道:“恐怕你还有些事要去做,而这件事也非要你去做不可……”

  上官凌转头看他,却见欧阳勰一直看着前方,顺着他目光看去,看到了白轩一脸笑意地走了过来,

  欧阳勰低声说道:“喏,看到没,这小子如今可是圆满归来,收获恐怕比咱们还要大,咱们来这里不过是收拾残局,他来这里可是如获至宝,将沧海遗珠收回囊中……刚才我不是和你说,雷霆军真正的实力在于过去的那几个人,但是那里面的核心人物是那个叫陈路的将军,也就是他苦苦寻找多年的人……能让天照苦苦追寻从未放弃的人,我想不仅仅是他曾经救主的恩情,看看这些年,他一手创立的雷霆军在各国引发的反应,便可以看出,那人的才能……何况……他一定还会带走咱们的一些人……你作为北溟太子,总是要有一个态度……”

  话音刚落,白轩已经走到两个人的面前,他孤身一人,笑得阳光爽朗,

  “嘿,闷葫芦,你们在这等着我呢?走,回去兑现承诺去,我的玉罗羹,嘿嘿,快去给我做来……”

  欧阳勰看着他天真的笑脸,一直淡定从容地看着他,笑得和煦友好,只是不说话,

  白轩以为他要反悔,便说道:“怎么,想要反悔不成?男子汉大丈夫,当时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我要是进来走这一遭,你可要满足我的一个愿望的,咱们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呀……哎!喂!你听到没有?”

  欧阳勰笑着看他,转身,竟然要离开,白轩立刻想要上前去抓他,手上一沉,被人狠狠一抓,上官凌双手一抬,便制住了他,与此同时,欧阳勰已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上官凌咬牙切齿地笑着说道:“你小子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嗯?咱们可要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一聊……”

  白轩想要逃走却被上官凌早有设防地做了准备,将他制住,白轩说什么也没有用……

  “喂!喂!凌,你听我说啊,喂,你听着点,你小子使诈,快放开我!闷葫芦!欧阳勰!你这个杀千刀的!你快来救救我啊!”

  身后传来白轩凄厉地喊声,欧阳勰淡淡地笑了笑,无奈地摇了摇头,脚步却不自觉地加快,天彻底大亮,阳光变得有些刺眼,欧阳勰微微眯着眼看向远方,他抬起手将手里的珠钗对着阳光,上面“顼妍衣”的三个字在阳光里散发着迷蒙的光,如梦似幻,却让他疼的刻骨真实……他笑了笑,向着越城走去……

  欧阳勰回到越城,第一时间来到后院,他走到树下,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面无表情,从袖子里拿出那支失而复得的珠钗,思绪翻转,

  不知过了多久,一双葱白的手从他的腰间缠绕过来,很温柔,一股淡淡的香味出散发出来,

  “公子,你可算回来了,你不知道,你离开的这几天,奴家有多想你呢,哎哟,公子,您这怎么瘦了呢?”

  是若水,声音含情似水,整个人贴在欧阳勰的身上,

  欧阳勰脸上依旧冷若冰霜,无动于衷,却也没有推开她,

  若水见对方没有声音,身形柔软,从他身后一闪,绕过他的后背挪了挪,转移到欧阳勰的身前,轻轻颔首,一张明艳动人的脸看着对方,欧阳勰眼神如往常一样冰冷深邃,没有因为对方此刻的温柔而有丝毫改变,

  “怎么?之前我和你说的话你都忘了吗?一点没有记性呢?”欧阳勰声音冰冷,看向若水的眼神也同样冷酷无情。

  若水淡淡一笑,也不惧怕,慢慢地松开了手,站在他的身边,立刻乖顺了起来,

  陆冥快步走过来,看了一眼若水,眼神复杂,随即转首对欧阳勰点了点头,

  “现在那边什么情况了?”

  陆冥回道:“回公子,一切顺利,只是……”

  欧阳勰终于回头,看了一眼他,问道:“只是什么?”

  “最近外间一切顺利,只是最近府内倒是有一些事情,那个……那个水芸她……”

  若水安静地站在一旁,不发一语,只是微笑地看着,听着……

  不远处有很多人行色匆匆,往同一个方向跑去,

  欧阳勰看了看陆冥的表情,也向那边走去,陆冥跟在后面,若水暗自一笑,也跟了过去……

  没走多远,看到前方围着很多人,而那里……正是顼妍衣住过的地方……

  欧阳勰眉头微锁,陆冥喝退所有人,院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那房间门敞开着,有一个人正坐在地上,背对着大门,浑身颤抖,

  欧阳勰一眼就认出那人是水芸,在她旁边是一幅破碎的画,他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他亲手绘制的顼妍衣的画像,此刻,画像被撕的七零八落,已经看不清画上原本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