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29章:情字刺心梦难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9章:情字刺心梦难尽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29章:情字刺心梦难尽

  欧阳勰眼露震惊愤怒,立刻快步走了进去,

  他一直看着地上的碎片,依稀还有顼妍衣支离破碎的容颜,他用力推开水芸,水芸身子不稳,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欧阳勰低声怒喝,“这是怎么回事?”

  这幅画是他在这里为顼妍衣画的最后一幅,仅有的画像,也是唯一展现顼妍衣用风情来掩饰自己最后生命的样子,她的虚弱,她的强颜欢笑,她满满的深情爱意……

  欧阳勰心痛难当,有关于她的样子,连同最后的画面也没有了,欧阳勰用力抓起一把碎片,看着上面残存的影子,他猛然起身,转身一把揪住了水芸的衣领,低吼道:“是谁给你的胆子来这里?你毁了她,信不信我毁了你?”

  他的眼神绝望又狠厉,恨不得要将眼前的人撕碎……

  陆冥一直站在门外,他忍不住想要进来,却在走了几步以后,突然停下来,他太了解主子的性子,有心想要帮水芸求情,但是主子现在恐怕不会轻易被自己说动,不但如此,可能还会更加严重……

  与此同时,他看了一眼一直站在旁边的若水,他转过头的时候,若水正按捺不住脸上的笑意,似乎有幸灾乐祸之嫌,陆冥看着她,心下黯然,那张和顼姑娘一模一样的脸,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脂粉风尘气息浓烈,让他心里有些抵触,但是,她长得和那个人太像了,总是让人有一丝恍然……

  若水看了一眼陆冥,不动声色地回了回礼,

  欧阳勰抓起地上的纸片扬在水芸的脸上,咬牙切齿地看着她……

  水芸仍然浑身颤抖,她的脸色苍白,沟壑的皮肤上面有细密的汗珠,她此刻的状态竟然神志不清……

  她声音模糊,“回来……回来……”

  水芸一直在重复这两个字,她的目光呆滞,满满的渴望,语气沉痛,让人摸不着头脑……

  欧阳勰眉头紧蹙,看着这样的水芸,满腹的愤怒不知道如何宣泄,他松开了手,水芸一下子躺在地上,嘴里还在重复那两个字,

  欧阳勰的心口突然疼了一下,他抓起满地的碎纸片,捧在手心,放在心口处,闭上眼睛,

  “陆冥,带她下去,我不想要再见到她……”

  陆冥刚跨进房间,身子被人从身后撞了一下,擦身而过,岳清灵快速走进来,瞪大双眼,看着满地狼藉,眼露厉色,走到水芸身边,用力打了一巴掌,水芸原本神情恍惚,这一巴掌打下,她一下子晕了过去……

  “欧阳,这个你带回来的女人,我一直以为人很简单淳朴,还将她当成了自己人,却不想你带回来的这个人是一个白眼狼,你看……”

  说完她走到房间里,指着里屋,欧阳勰起身走到里面,眼神雷动,只见床上顼妍衣用过的被子,枕头,上面放着的衣服也都被撕的稀巴烂,梳妆台上胭脂水粉被打散洒了桌面都是,红色粉色掺在一起……总之被损坏的都是顼妍衣用过的东西,全部都无一幸免……

  欧阳勰彻底暴怒,他瞪了一眼水芸,冲到里面,眼前一片狼藉,所有他可以每天来这里缅怀追忆的一切全部被摧毁,

  水芸仿佛感受不到他们的情绪,一直坐在地上,重复地说着,“回来……回来,你回来……”

  欧阳勰闭上眼,沉痛地说道:“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是这个样子……”

  岳清灵原本就怒气冲天,看到自己好姐妹生前所用的东西全部被人摧毁,她上前使劲拍打水芸,陆冥急忙抱住了他,情急之下,他回身说道:“她自从进府以来,就一直独来独往,因为是您带回来的,府里大多数的人对她也算客气,却也并不是很亲近她……大家都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四天前的夜里,突然听到她疯狂大喊了一声,等大家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在这里了……看她的样子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忽然发了疯,又好像是中了什么邪,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要选在这里……”

  欧阳勰走到门口,忽然沉声问道:“这个房间是上了锁的,所有人也都知道,只有我能进来,任何人都不允许到这里,一直以来也没有人敢违背,看样子,她能进来这里似乎并不是硬闯,她居然是用钥匙光明正大地走进来的……”

  欧阳勰走到水芸面前,越靠近他的心也跟着疼起来,说不出的滋味,他蹲下来,捏住她的下巴,看着她浑浊的眼睛,他离开前,水芸的眼虽然浑浊却是清醒的,此刻,不知道她怎么会变成这样,眼睛混沌不堪,眼神呆滞……

  欧阳勰偏过头,扫了一眼陆冥,说道:“给我查,我倒要看看是谁让她变成这个样子的?又为了什么让她毁掉这里……”

  陆冥急忙回道:“是,公子!”

  岳清灵还被陆冥紧紧地束缚,她眼神充满着怨恨,看着欧阳勰说道:“欧阳,就算她是被人指使,被人蒙住神志自身不受控制也罢,现在妍衣的所有东西都被她毁掉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你之前一直护着她,难道现在你还要这样吗?”

  岳清灵说完,拿起手里的梳子,梳子上面还残留着顼妍衣的碎发,这里的所有都是她离开之前的样子,没有被动过一下,如今这里已经面目全非,连东西都已经被全部摧毁,对顼妍衣最后的念想也没有了……她的眼泪刷地留下来,陆冥心疼地看着她,正分神之际,被她挣脱出去,“啪!”地一声,岳清灵的巴掌再次落在水芸的脸上,她之前晕倒,现在更是摇摇欲坠,浑身没有一处好地方……

  欧阳勰低喝一声,“不要在这里胡闹,陆冥带她下去,这件事我自会处置!”

  陆冥一边附和一边抱起岳清灵离开房间,岳清灵一直瞪着水芸,说道:“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处置,欧阳,我不怪你找了一个和妍衣一模一样的女人,我也不怪你从外面将你的这个救命恩人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