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30章:破碎心事谁人知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0章:破碎心事谁人知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30章:破碎心事谁人知

  “因为我知道,妍衣爱你,她愿意为你牺牲一切,她一定希望你好好的,可是对不起,我不会原谅,原谅任何对妍衣亵渎的行为,现在她毁了这里的一切……你自己看着办……”

  岳清灵和陆冥走到门口,陆冥看了一眼一直站在门外的若水,她居然一直没有说话,安安静静地守在一边,岳清灵走过她的身边,看着她的脸,悲伤之情,溢于言表,快步跑着离开了,陆冥却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若水淡定颔首,转身离开了,

  房间里,欧阳勰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水芸,

  “回来……回来……”

  欧阳勰忽然想到什么,她……似乎之前不会说话啊,这是怎么回事?她的声音沙哑,大概是很久没有开口说话的缘故,发音有些生疏,

  欧阳勰一直看着水芸,脑海里开始浮现一些荒唐的想法,他突然撩开水芸的衣袖,上面赫然都是血印,有新伤也有旧伤,分辨不出是什么导致……那些伤口错综交汇在一起,加上水芸身上原先就有的疤痕,眼前的水芸,他像是第一次见到一样,一种错综复杂的情绪油然而生……

  欧阳勰摇了摇头,对自己可笑至极的念头感到无语,他以为在她的左臂上会有一个胎记,他在想什么呢?真是疯了……

  “明天我就送你离开,无论如何,你救过我……虽然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会将你安顿好,而且,我会查出真相,还你一个公道……但是,这里不能容你了……”

  说完,他闭上双眼,叫人进来带走水芸,

  水芸被人架着,嘴里还依旧含着回来那两个字,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欧阳勰心情烦躁,摆了摆手,吩咐底下的人连夜送水芸出城,做完这一切,他背过身,没有再看水芸一眼……

  欧阳勰枯坐在顼妍衣的房里一整夜,那一夜,好像来过什么,又好像失去了什么,一闪念头,一场遗憾,满地疮痍,

  凌晨时分,水芸被人带走,她在马车里,神情呆滞,嘴里依旧念叨着“回来”一词,城内城外,两颗心,一直不曾离开,两个人,却渐行渐远……

  若水站在城楼上,笑得诡异,终于走了,得意地同时,她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松下来……

  在欧阳勰出征那天,她跟着水芸,看到她来到一处房间门外,痴痴地望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在看什么,那目光透漏着太多不为人知的讯息,

  她的身体似乎很是虚弱,她一直抚.摸自己的一直手臂,似乎受了伤,但是她却一直固执地站在门外,眼神充满哀伤,站了很久,两三个时辰以后,她才离开,

  看来这个女人果然有着特别的身份,只不过……看样子欧阳勰并不知情,水芸也似有心隐瞒……

  若水见她离开,眼神一闪,当晚她买通了李康,以欧阳勰的名义,在他临走时吩咐底下人为水芸专门送去了一道菜,水芸想都没想便接下,并且当晚就吃了下去……

  也在那天深夜里,药性发作,那不过是一味让人产生幻觉,随心却重复做一些事的药物,又名噬心散,噬心散,蚀骨入髓,虽不致命,却噬人神志……

  水芸满脑混沌,她被药物催使,第一时间冲到了自己先前的房间门前,望眼欲穿,若水一直守在暗处,一早让李康弄来房门钥匙,她随手丢到水芸脚边,房门打开,看到里面陈列着自己熟悉的物什,

  眼泪如泉涌出,再度归来,以另一个身份,却不能走到心爱之人的面前,

  “你的男人已经不爱你了,你爱的人已经爱上了别人,你回到这里是为了什么?为你自己,还是为谁?你还是走吧……”

  若水站在不远处,一字一句,声声入耳,只是落到水芸的耳朵里,变成了尖锐的刀,直戳心脏……

  如同魔音绕梁,水芸捂住耳朵,大声呼喊,“啊!”

  撕心裂肺的声音,撕裂了这个平静的夜……

  随后,她开始拼命撕扯房间里的东西,尤其在看到自己当初的画像时,更是发出崩溃的叫声,“回来,回来……”突然蹦出这两个字,她的声音一下子惊醒了所有人,震惊她居然会说话,原来不是哑巴……

  岳清灵跑过来看到房间里的情景,立刻发了疯一般上前抓打水芸……

  水芸哪里是她的对手,当即被推到在地上,全身颤抖……

  要不是陆冥及时赶来,恐怕水芸凶多吉少……

  “谁都别动这里,我要让欧阳回来亲眼看一看,这就是他亲自带回来的人……”

  ……

  若水一直暗中观察,隐藏在不远处,看的一清二楚,她悄悄退出……

  而此刻,她看着水芸越走越远的身影,手里拿着诺兰给她送来的信,信里还在苦口婆心地劝导自己,想让她尽早回头,不要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男人而将自己的未来搭进去……

  诸如此类的话,让若水心里浮出一丝感动,只是……更多的还是恣意任性的孤勇,

  翌日,岳清灵再次来到顼妍衣的房间,欧阳勰坐在那里,水芸早已不知所踪,

  “是你派人将她送走的?这就是你说的处置?”

  欧阳勰道:“清灵,不要再胡闹了,我知道你心疼,我何尝不是,她固然可恶,却也是受害者,我们不能如此决绝……”

  “算我看错了你!妍衣当真是瞎了眼,爱错了你!”

  说完头也不回地跑开了,陆冥一脸焦急,急忙走到欧阳勰身边,“公子,对不起,请你原谅她的口不择言,她不是故意的,她昨晚一夜没睡,守着顼姑娘的一些东西坐了一夜,她……”

  “我知道,我不会怪她,你去看看她,别让她再犯傻,一定要拉住她……”

  陆冥离开后,欧阳勰蹲在地上,捡起每一片碎纸,斯人已逝,连最后一片音容笑貌也彻底不复见,他捧着一把碎片,心碎地闭上了眼,一行清泪第一次坠落,妍衣,我这一回我是不是真的彻底失去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