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32章:千帆过尽水云间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2章:千帆过尽水云间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32章:千帆过尽水云间

  “难道真的是她?难道她还活着?”

  天丽急忙问道:“你说什么?谁还活着?”

  还没等她说完,欧阳勰一个闪身快速冲出门去,卷起一地的白纸黑字,其中一页被带飞起,随后又慢慢坠落,跌落在地上,上面赫然一句话,“情之一事,向来缘浅情深,怨也好,恨也好都该顺其自然……”

  无声地叹息,激荡在空中,天丽看了一眼地上的字,想起欧阳勰的表情还有临走时的那句话,猛然一惊,难道他说的是?

  欧阳勰拼命奔跑,一路上引得众人侧目,不知道欧阳公子这是怎么了,只看到一向沉稳翩翩的公子忽然像疯了一样,冲出门外,跑出了越城,他用尽了全身所学,恨不能立刻飞到那人身边,她被人带出越城已经大半日,来不及多想,全力奔跑……

  脑海里浮现从遇到她的点点滴滴,那一汪浑浊的眼,第一次见到就让他感觉到一股莫名的熟悉,她在山林里对自己细心照料,她每天对着溪水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着千疮百孔的脸,一定很难过吧……

  还有……原来这一次,还是她救了自己,阿士瓦临死前对自己最后的诅咒,本来会成为牵绊他一声的梦魇和痛苦,没想到她一直守在自己身边,她不顾自己的安危,用自己的血为他再次扫除一切……

  欧阳勰不停地向前跑,忽然,拿手用力打在自己的脸上,都怪自己没用,他记得穆尔丹和蓝起说过,用自身血引消蛊的法子以后,那个人要么丢掉性命,要么……变成另一个样子……

  水芸,她身上的伤痕,那么明显地放在自己眼前,却还是被忽略,世上还能有什么才能让一个人变成那副样子……

  她欲言又止的眼神,隐约情难自禁地无奈,还有默默地守护,最重要的是,那独一无二的笔迹……一定是她,一定是她……

  这世上锋利如刀,然而……再锐利的刀锋也刻不尽世间所有的真像……在挚爱面前,那一刃清晰的切割,何止是划分两场心事,以为的死去,和实际活着的真相一下子被戳破,让人在原本的绝望之上,忽然不知所措,惊喜,震惊,还是心痛……早已分辨不出……妍衣,是水芸,水芸,是妍衣,你一直都在,原来你一直都在……

  可是在这一切被亲眼验证之前,他还是忍不住悬着一颗心,陷入无尽的害怕里……

  不知道跑了多久,飞身旋转,一刻不停,终于在天黑的时候,追到了他们……

  大老远,他就看到派人带走水芸的那辆马车,此刻马儿正低声长嘶,低着头吃着地上的草,似乎正停下来休息,欧阳勰健步走到马车前,看到马车前有两个人此刻已经昏迷,他暗叫不好,急忙掀起车帘,果然马车里已经空无一人……

  他伸手探看两人气息,还活着,弄醒两人以后,眼神冷锐,

  “这是怎么回事?人呢?”

  那两人睁开眼看到欧阳勰,大惊失色,急忙向车里一看,跳下马车跪下,“公子,刚刚有人偷袭我们!”

  “是谁?去哪里了?”

  两个人面露难色,其中另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人说道:“公子,属下该死,那人来者不善,从背后突袭,我等还没有看清,便被打晕过去……不过……在晕倒前我恍惚看到一个影子向西南方向跑去……”

  欧阳勰立刻跑去,那两人急忙跟上……

  许是终于恢复了清醒,那两个人跟在欧阳勰身后追赶贼人,忽然想到了什么,其中一人脸上有一丝不确定,却还是说了出来,“公子,我好像隐约记得那人的伸手,力大无穷,却毫无章法,似乎并不是武林或者从军之人,倒有些像山里的猎户,用的都是一些蛮力……也怪我们这一路没有停歇,身体疲乏,才掉以轻心,着了别人的道……”

  欧阳勰没有说话,眼神狠厉非常,一直关注周围的异动,果然,还没走多远,就看到地上隐约有血迹,顺着零星的血迹一路寻找,眼看前方是一处悬崖,

  这时,听到有声响,欧阳勰翻身飞起,飞快奔向前方,悬崖峭壁已经是绝路,底下便是万丈深渊,忽听旁边有人痛哼出声,欧阳勰立刻顺着声音跑了过去……

  悬崖旁边的一处草丛里,此刻血迹遍布,一个壮汉正捂着一只眼睛,手上渗出血迹,他龇牙咧嘴,痛苦地嘶吼,嘴里还骂骂咧咧,“真是晦气,本来以为是哪家的官小姐,一定是一个大美人,却不想是这么一个丑八怪,还是一个疯子……”

  在他面前水芸双手拿着匕首,嘴里依旧重复那句话,“回来……回来……”她的衣服被人撕破,眼神依旧混沌不堪,只不过眼睛此刻变成了红色,看起来有些恐怖,

  那个男人想要靠近,看到水芸这个样子也有些害怕,他只得自认倒霉,一直以来靠在这附近抢劫为生,多年来从未失手,折在他手里的良家女子不知有多少,更别说沿途路过的那些商贩,看到那辆精美的马车时,他以为这次遇到了一条肥鱼,一掀开车帘,只看到一个头上包着头巾的女人,一路上还有随从护送,心想着应该是个美人,他也没有多想,就抱她逃走,来到树丛,听到女人一直自言自语,他一不做二不休便想先占了便宜再说,刚要动手,手刚碰了一下女人的胸,她就开始疯狂厮打自己,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那声音嘶哑,他强行推倒女人,那女人却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又精准地抽出他腰间的一把匕首,便向他刺了过来,之后就是现在这样……

  听到声音,转头看到了欧阳勰,他急忙喊道:“老兄,快救救我啊,这是一个疯子,本以为抢到个宝,却没想到是这么一个货色,你要是不嫌弃,老子便宜你了……这娘们儿丑是丑了点,但毕竟是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