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33章:失而复得心之所爱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3章:失而复得心之所爱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33章:失而复得心之所爱

  水芸整个人就像水中浮萍,柔弱的像一粒尘埃,微风一吹便要离散,她整个人呆滞地站在那里,双手握着匕首,一直不停地向空中刺砍,嘴里不停重复两个字……

  即便她神志不清,在危险来临的时候,她的潜意识里还会自发的保护自己……

  那男人被水芸刺伤在地上,他身形健壮,换做旁人,受了这样的伤恐怕也早已倒地不起,而他还能大声呼喊,气急败坏地咒骂……

  他见出现的男人一直不出声,站在那里一直看着自己,然后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个疯女人,他终于觉察出一丝不对劲……

  欧阳勰周身冰冷,在他脸上明明看不出任何情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的表情却仿佛是从地狱而来的人,恐怖至极,壮汉不自觉地向后退去,

  “好汉……这个让给你……”他还没等说完,刚刚还有一段距离的那个黑衣男人,忽然站在自己面前,近在咫尺,脖子一紧,被对方用力揪住,

  “你刚刚说什么?嗯?”

  这声音无比冷酷,“我……她……”壮汉手刚要指向水芸,手还没有完全抬起,只听“嘎嘣”一声脆响,他最后听到的便是自己的脖子被拧断的声音……

  欧阳勰抬起头,转过身子,一只手握住壮汉的脖子,一边直直地看向水芸,随手用力一抛,那个壮汉便轻而易举地被他丢到附近的悬崖边,顺势整个人翻下崖去……

  欧阳勰毫不在意,他一直看着水芸,慢慢走到她的身边,

  水芸嘴里说着,“回来……回来……”

  仿佛感受到有人向自己走过来,她举起手里的匕首胡乱刺过来……

  欧阳勰一把握住她的手,痛声说道:“妍衣,是你吗?”

  大概是感受不到对方的恶意,顼妍衣一直拿着匕首的手一下子在欧阳勰的回握里乖顺下来……

  “回来……回来……”声音依旧迷惘和些许无措……

  欧阳勰慢慢抽走她手里的匕首,她立刻睁大双眼,伸手拼命拉扯欧阳勰,在欧阳勰的怀里一个劲儿扑腾……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回来……”

  欧阳勰眼中闪过痛苦,用力抱住她,任由对方打在他的身上,

  “妍衣,我是欧阳,我是你的欧阳,我来了……”

  还有什么可怀疑的?这一次他第一次认真地看着她身上的伤疤,悔恨至极,他还记得当时在阿士瓦弥留之际,离开前他回头看了一眼,看到阿士瓦的脸上皮肤出现了异变,和她此刻身上的伤疤一模一样,可是从遇到她开始,他居然没有多想……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

  欧阳勰紧紧地抱着顼妍衣,她瘦弱的身子还在拼命挣扎,仿佛感受到了他的痛苦,还有浓烈的情感,她终于安分下来……

  欧阳勰流下眼泪,闭上双眼,眼前的人早已面目全非,她瘦骨嶙峋,不堪一击,他高大的身材将她一把搂在怀里,身后那两个北溟士兵这会才气喘吁吁地跑到这里,他们俯身,一双手放在腿上,上气不接下气,心里对公子的轻功赞叹不已,只不过……看到他们的主子此刻抱着那个叫水芸的女人,两个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面面相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好乖乖地站在后面等待着……

  “回来……回来……”

  怀里的人仍然重复着那句莫名其妙的话,欧阳勰猛然睁开双眼,起身看向她,

  “你……一直都努力回到这里,回到我们的身边……是不是?”

  “回来,回来……”她的声音渐渐沉下去……她的头忽然倒在欧阳勰的怀里,晕了过去……

  欧阳勰很是焦急,伸手一探,才发现原来她只是睡着了,大概是这一路的奔波再加上刚才被撕扯,耗尽了体力的缘故……这才放下心来……

  欧阳勰低声说道:“谢谢你,谢谢你还活着……谢谢你让我及时找到你……”

  将她横身抱起,欧阳勰看着她睡着的脸,心里五味杂陈,

  “回来就好,是你便好……”

  回到越城,欧阳勰抱着水芸从府里穿行而过,引得府内上下一片哗然,欧阳勰叫人去喊蓝起到他房间,只说了一句,妍衣回来了,速来……

  传的人惊讶迷茫,而蓝起听到以后,也同样不知所谓,但还是第一时间赶到,因为涉及顼姑娘,一下子也被天丽知道了,便也赶了过去……

  到了房间,只见欧阳勰坐在床边,满眼的深情,看着床上的人,她们都认出来,那个人是水芸……

  “你说妍衣回来了?在哪里?”

  “是啊,妍衣姐姐不是已经……欧阳,你怎么了?”

  门外传来脚步声,似乎很是焦急,一路狂奔到这里,上官凌满头大汗风尘仆仆地冲了进来……

  欧阳勰头也没有抬,低声说道:“在这里,她回来了?原来她一直都在我们的身边只是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他的手抚.摸着顼妍衣满是疮痍的脸,终于抬起头,看向房间里的所有人,看向他们错愕惊讶的脸……

  最后停留在蓝起的脸上,低声说道:“蓝起,求你救救她……”

  上官凌刚回到越城,就听到欧阳公子抱着一个女人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还叫来蓝起,说是顼姑娘回来了……

  他焦急万分,又不知所措,情急之下,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失去了控制,

  他有些狼狈,脸上还挂着汗珠,走到床前,看着蓝起为那个人把脉,终于看清那人的脸,是她……是那个叫水芸的女人……

  “她是……”上官凌的声音有些颤抖,几乎没有发出来,欧阳勰等人一直背对着他,他抬起手向前伸去,落在虚无的空中,临摹着那个失而复得的人……心里的繁复情绪一下子笼罩他全身,他看到自己手腕上的红色布条,缠绕出一个柔软的形状,像极了他此刻七上八下的心,狂喜也是,惊讶也是,害怕也是……

  蓝起坐在床前仔仔细细地查看着顼妍衣的伤情,眉头紧蹙,欧阳勰站起身,背手而立,眼睛一直紧盯床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