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36章:倾城流年爱慕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6章:倾城流年爱慕生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36章:倾城流年爱慕生

  欧阳勰眼神冷锐,走出门,大手一挥,对着房间某个方向,距离不远处墙上挂着的一把剑瞬间被吸入了他的手里,他的周身透着冰冷,嘴角冷硬,一言不发,

  前来汇报的那个人一直跪在地上,见此情形,更加大气不敢喘一下,也不敢说话,低着头,等待主子的吩咐……

  欧阳勰眼神微眯,一直以来怀疑的此刻似乎终于得到了验证,果然这个女人有问题……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真是可惜那样一张脸,千不该万不该带着那样一张脸去做那样的事……

  上官凌闻讯赶来,与欧阳勰对视,

  欧阳勰道:“我去处理那个若水……这里交给你……”

  上官凌走到他身边,露出一丝痛意,“我也是才知道,我身边的那个李康竟然一直压榨妍衣,伙同他的老乡喜鹊欺负底下的下人……当真是可恶至极,这件事我一定会好好处理,给你给那些人,更要给妍衣一个交代……”

  欧阳勰没说什么,走过他的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凌,这不是你的错,你不必自责,现在我们就让那些恶人付出他们应有的代价……”

  说完身子飞旋离地,顺着来人汇报若水他们离开的方向而去……

  越城城外,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并立落在地上,那白影刚一落地,立刻转身,面无表情,低声怒道:“你早不来晚不来,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过来?”

  说话的人正是若水,她一脸的愤怒,看着黑衣人,那黑衣人一直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黑衣人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揭开遮在脸上的面罩,露出了一张英俊且男人味十足的脸,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若水,装着满满的情意,看到若水怒气冲天,他走过去用力抱住她,“我只是想你了,上次让你跟我一起离开,你偏偏不肯,那会儿那些人还没回城,现在他们回来了你还不离开,难道你忘了你当初答应我的事了?我看你现在有点乐不思蜀了……”

  若水推开黑衣男人,怒气仍在脸上,缓了好一会儿,那男人神情凝重,一直看着她,她说道:“楚怀安,你就是故意的对不对?”

  楚怀安是一个江湖刀客,他在一年前一次偶然地机会,遇到了在路上正被恶霸欺负的若水,路见不平,并出手救下了她,楚怀安对若水一见钟情,他为人正直,多年来一直四处游历,直到遇见了若水……他心甘情愿留在若水身边保护她,他不在乎若水的出身,而且还一直保护着她,从他出现以后,若水再也没有接过客,也再也没有被人为难……

  久而久之,楚怀安便成为了若水暗地里最得力的助手……

  直到她来到越城,当时来到越城,随一个演艺班一同来的还有楚怀安,他乔装打扮跟过来,却没想到若水被留下,还被欧阳勰赎了身,若水说她有任务在身,暂时要留下,一晃两个月过去了……期间欧阳勰和上官凌出战不在越城,楚怀安曾偷偷来过一次,想要带若水离开,若水却死活不走,问她原因也不说,只继续搪塞让她相信……一晃又过了半个月,他一直暗中守在若水附近,却见她迟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倒还端起了半个女主人的架势在府里……

  “若水,你说过你有一个任务来越城这里,我陪着你一年多,做了很多事,却没有哪一件像现在这样要用这么长的时间……你就说你是不是变心了……”

  若水抬起头,看到楚怀安也生气,扭过头不再看自己,她急忙走过去安抚,声音也一下子软下来,“怀安,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呢?我岂能那样……”说完若水眼神微微飘向别处,有一些不自然……

  她此刻内心还如雷一样,带着余怒,不过现在看到楚怀安的表情,又开始变得不安起来……

  眼前的男人虽然相识一年,在她面前马首是瞻,也一直保护着他,她自然知道他的心,在她眼里,楚怀安和其他的男人一样,都是为了她的美色,只不过比其他人做的稍微多一些,耐心也稍微持久一些……他也没有想到他一个浪荡江湖客能一直守在自己身边一年多……在她看来,他应该是私心更多一些吧,既想得到她的人,还想要得到她的心……

  自从她来到越城以后,来这里待了这么久,她以为楚怀安或许已经离开,重新回到他的江湖去了……却没想到在半个月以前忽然出现,说要带自己走……这让她有一点惊讶,更多的是又多了一丝担忧,当然,还有些许的不明白……

  楚怀安听后还是没有说话,仍一脸阴沉,这么长的时间让他所有的耐心几乎就要耗尽,他一年前遇到若水,毫无保留地爱上她,为了她放弃了逍遥江湖的自由,为了她不惜做了很多他此生从未做过的事,包括很多他一向不齿的事,想他从前光明磊落,却在遇到她以后,全部都变了,再也没有了自己的立场……

  他对她宠之爱之,可是在她眼里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己……

  即便如此,他也依然不后悔,只因她曾经对他说的一句,“等她……”

  那他就等她,可是一晃眼她被人赎了身不说居然还乐在其中,他在她眼里看到了往日里从来没有见过的光彩,那样的神情带着女子专属的娇羞,这样的表情她从来没有给过自己……这让他有些害怕,所以在自己主动让她离开她却始终没有见到她任何行动之后,他便一直徘徊在她所在的附近,并一直观察着越城的所有……他对城里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略有耳闻,也了解了一个大概,因此,他认为今天正是最好的机会……

  那边刚有人传出有人投毒的事,第二天全府的人都知道,他太清楚这些人的一些手段,知道是有人故意为之,于是便顺水推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