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37章:孤独的一亲芳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7章:孤独的一亲芳泽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37章:孤独的一亲芳泽

  在刚刚传出了一点消息,他便第一时间暗中观察若水,果然,见她忽然低调住了声,换作是谁在这个时候都不会打草惊蛇,尤其是她这个罪魁祸首……

  凭他的直觉,他认为这件事,在这个时候一定是有人在暗中有了头绪,只等待那个人出现……他知道那个叫喜鹊的丫鬟,她一直对若水唯命是从,喜鹊一直在她身边奉承她,却在事发时立刻害怕地自乱阵脚,第一时间暴露了自己……这个时候,若水自然想要安分守己,恨不得任何人都不能想到她,希望自己变成透明人,与这件事毫无关联……

  而他也知道,这个时间对他而言是最合适的……

  他偏没有成全若水,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了她……

  若水看着他还是一脸的不悦,连平日里自己惯用的温柔招数也不管用,看来他是动了气……

  于是,若水声音更加软下来,走到他身边,搂住他的胳膊,笑道:“怀安,你不要这样,我知道你还在生气,可是你明明知道,我这边还有事没有了,你上次来信,我不是回你了吗,也和你说了这边的情况,你之前说过一直都相信我的,可是你现在却……”

  楚怀安没有回头,声音有些冷,“是,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了……你知道吗?你最近的所作所为让我很失望……”

  若水道:“怀安,我……”

  “我知道,你的心已经不在那个小小的百春阁里了,就连诺兰书信给你多次,你都可以置若罔闻……我虽不知道当时这里的任务是什么,我虽然没有问过她,但是她每次接到你的回信以后,露出有些失落的表情,我就知道,你的心已经不在那了……你很清楚离开百春阁的后果是什么样的,但是你仍然一意孤行,你不惜任何代价也要留在越城里,究竟为了什么你心知肚明,呵呵……我还傻傻地在这里护你周全……”

  楚怀安没有让若水说完话,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若水楞在原地,直直地看着他,第一次听到他在自己面前说了这么多的话,而且每个字都带着不容辩驳的力量……让她诧异……在她印象里,他在自己面前向来是听话的很……从来没有这样过……

  但是,她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脸上露出疑惑,“你护我周全?什么意思?”

  楚怀安看了她一眼,眼神灰暗,背着手,长叹了一声,沉声说道:“你不过是看上那个叫做欧阳勰的男人,也是他为了赎的身……你一直围着他转,似乎为了她忘记了自己,忘记了自己也光芒万丈,忘记了你自己曾经付出了多少才换得现在的一片安宁,可是你呢,你却不知道珍惜……你以为你留在这里,便可以摆脱危险和痛苦……可惜,都只是你自以为是的想当然……你还不知道吧,这半个月有人暗地里一直调查你,跟着你,似乎还不止是一拨人……有一伙人暗中来到越城,想要杀你,被我挡住……还有一两个人一直在你四周窥探着你的一举一动,虽然并没有做什么害你的举动……但是很有可疑……而这些,你都不知道,你一直沉浸在越城这个让你恢复自由再次重生的新天地里……是与不是?”

  楚怀安一边说一边逼向若水,若水瞪大双眼看着对方,向后慢慢退去,一个紧紧逼近一个不由自主地远离……却让两个人越靠越近,若水在一棵树前停下,退无可退,她的身子靠在树上,下巴忽然被楚怀安捏住,抬起,第一次,若水不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而也是第一次,她这样如此近距离地真正的看着他……

  楚怀安的脸贴着若水的脸,近在咫尺地亲密,让两个人清晰地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若水第一次在楚怀安面前有些慌张,她低声说道:“怀安……你生气了?”

  原来,眼前的这个男人也有如此霸道的一面,他英俊的脸离自己那样近,眼神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让她的心有些沉闷不安,随即,他的眼睛转换成满满地深情……这却让她有些难以招架……

  楚怀安伸出手,温柔地轻抚若水鬓边的发丝,她发丝无比轻柔,散发着熟悉的香气,一下子让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

  “我只是有些不明白……你抛下所有也要留在那,卸下和诺兰的所有关系……这样做值得吗?”楚怀安忽然问道,

  若水道:“我……没有……我只是……”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楚怀安淡淡道:“不必骗我,我是真心在问你……你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那个男人?值得吗?”

  若水低下头,不再说话……

  楚怀安眼里闪过浓烈的痛色,他松开手,俯身凑近若水的耳边,忽然……没有任何防备地靠近她,轻吻了她的耳朵,手臂一勾,扳过她想要逃走的身体……不容许她离开自己……

  “怀安……你这是干嘛,放开我……”若水的声音有一丝颤抖,有些害怕……

  楚怀安听到她的声音,轻轻闭上了眼,眼里闪过失望,她……居然害怕自己……

  若水紧紧闭上双眼,拼命闪避,却仍然无法挣脱,楚怀安一直没有说话,他的吻游移在她的耳朵上,引得若水发出浑身的战栗……

  楚怀安一直看着她,嘴巴一路向下,来到她的肩膀上,用力咬住,若水痛哼出声……

  “怀安,你疯了是不是……”若水不敢大喊,却还是忍不住叫了起来,

  楚怀安心有不忍,不过片刻松开了嘴,若水趁机用力推开他,捂着自己的肩膀,瞪向他……

  两个人都知道,刚才的力度和痛感,此刻,若水的肩上一定有一个情绪的压印,

  楚怀安淡淡一笑,“是啊,我是疯了……”

  若水站在自己面前,此刻杏目圆睁,像一个小兽一样,带着满满的怒气,即便如此,她依旧美的不可方物,让自己心里的怨气又消了一些,他自嘲地笑了笑,觉得自己真实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