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39章:绮色琉璃幻梦离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9章:绮色琉璃幻梦离歌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39章:绮色琉璃幻梦离歌

  楚怀安没有回应,也没有动,眼睁睁地看着若水拖着受伤还一直流着血的手臂离开,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他抬头看了看天,走到一处,俯身捡起那把沾了血的匕首……

  上官凌守在顼姸衣旁边,安静无声,房间里除了门是半开,让新鲜空气进来,窗子一律紧闭,这是蓝起要求的,顼姸衣已经睡了三天,在蓝起每天都来查看照料下,她的气色好了许多……

  蓝起为顼姸衣施了针,刚离开,上官凌仍然没有离开,也不靠近,只在一旁默默地看着……

  “欧阳……”忽然,一声沙哑的声音响起,上官凌手里的茶杯险些掉下,杯子里的茶水还是洒了大半……

  他立刻来到床边,顼姸衣轻轻摇着头,眼睛还是没有睁开,一双手无助地动了动,似乎有些痛苦……

  “欧阳……我……”

  上官凌眼神暗了暗,她的心始终只有她,不过让他有些欣慰的是,她这个样子噬心散的药力已经没有了,她的神智看样子已经恢复了……

  他情不自禁地上前,握住她的手,就在这时,门口有了声音,一抬头,四目对视,欧阳勰清冷的眼神看过来,上官凌立刻松开了手,

  “你……你回来了……”

  上官凌站到一边,

  欧阳勰低声“嗯”了一声,走到床边,将顼姸衣身上的被子掖好,拂过她散乱的碎发,

  “凌,我知你的心意,但是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上官凌眉头紧蹙,有些不自然,也不知说些什么,

  欧阳勰站起身,面对上官凌,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声地笑了笑,也没有再说什么,

  上官凌心下喟然,忽然想到了什么,“你不是去追若水了吗,可追到了?”

  欧阳勰眼神瞬间冷了下来,拍了拍手,陆冥走了进来,他沉声问道:“她现在怎么样?”

  陆冥回道:“回公子,手臂被刺伤,现在已经送到房间里,蓝起公主现在正在为她看伤……”

  上官凌拧眉,“这是怎么回事?”

  欧阳勰冷笑,“自作聪明而已”

  陆冥便说了找到若水的经过……

  欧阳勰离开越城后,大约两个时辰以前陆冥带着几个人紧随其后,在城门口附近遇到了一脸苍白受伤的若水,刚一见到他们几个,若水大喊一句“救命”便晕了过去……

  而欧阳勰在刚刚出城后不久,遇到了几个黑衣人,个个是高手,倒是让落了单的欧阳勰一时无法抽身,他费了很大功夫才伤了几个人,突出重围……

  之后便在附近遇到了陆冥等人……

  上官凌眉头一皱,道:“带走若水的那个人可有找到?”

  陆冥摇摇头,欧阳勰却无所谓道:“等她醒了一切便都清楚了……”

  他当时一眼就认出了若水手臂上的伤口有一些蹊跷……

  陆冥刚离开,蓝起和隆多就走了进来,蓝起说了一下若水的伤势,手臂已经止了血,她大概是受到了惊吓,又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喝了药,现在睡下了……不过她倒是有一些欲言又止……

  欧阳勰也没有说什么,他坐回床上,刚才还在呓语的顼姸衣,此刻脸上一脸平静,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欧阳勰脸上的深情装不住,转头看向蓝起,问道:“今天已经第三天了,她还没有醒,怎么回事?”

  蓝起回道:“这些日子她的精力已经消耗殆尽,加上她一直不停地用自己的血来救你,在原本就伤了元气之后,伤上加伤……现在这两天,我用药力催她入睡,能睡着就是好现象,她即使现在睡着也是在休养……你们不必担心……她很快就会醒来的……”

  若水昏迷受伤,欧阳勰下令除了蓝起为其疗伤,其他人不得入内,一时之间引得众人猜疑,这些日子以来,若水在这里看起来一直深得公子的欢心,在所有人眼里,欧阳勰对若水很是纵容……如今她却带着一身的伤回来倒让人始料不及……

  晚上的时候,若水醒过来,一睁开眼,就看到欧阳勰背对着自己站在窗前,窗上倒映着他瘦削的身影,透着冷酷的气息,

  “你醒了……”

  “公子,奴家好痛……还害怕……”

  “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呢?”

  若水双瞳剪水,挣扎地坐起身,手捂着伤口,一脸的苍白,欧阳勰转过身,眼神并不看她,

  若水开始哭诉自己是被人挟持离开,那人用刀胁迫自己,她很害怕只能跟他离开,到了城外,那人似乎正在联系伙伴,趁其不备,她便逃跑,却被对方用刀刺伤,她扬起地上的尘土,进了那人的眼睛,在对方挣扎之时,她便趁机成功逃出,还一脸的委屈,

  若水一边说一边暗自观察欧阳勰的表情,她暗自焦急,便说道:“公子,奴家真的没有骗你,其他下人也一定说那个人武功了得对吧,我一介女流,又怎么是他的对手呢?要不是拼了我这条命,才侥幸逃脱……幸亏半路遇到陆冥,否则……否则……我真的再也不能回来见你了……”

  说完最后一句话,她真的流下眼泪,看起来很是伤心,加上她脸色苍白,整个人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尤其……那样一张脸……

  欧阳勰回头,眼里黯然的同时心里闪过一丝痛意,

  “既然如此,那你就安分守己,别再招惹事端……若再让我查出来什么……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吧?”

  说完,他头也没回地向门外走去,若水脸露急色,向前倾去,想要下床,手臂上传来一阵刺痛,惹得她冷汗淋漓,她强忍痛意,提高了声音,“欧阳……你等等……”

  欧阳勰停下,却没有转过来,

  若水的眼里满含泪水,却倔强地没有再掉下,她第一次真情流露,却含着一丝痛又夹带着一丝羞怯,轻声说道:“欧阳,我不曾背叛你,你既已为我赎身,我便是你的人,此生也只你一人……你……偶尔回头看一看我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