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41章:情之所往生死相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1章:情之所往生死相依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41章:情之所往生死相依

  上官豪,大势已去……只是……他要让他自食恶果……

  欧阳勰的表情越来越冷,他紧紧握住那支珠钗,心里不知又想了些什么,手渗出了血他都不知道……

  之后过了很久,一旁的小丫鬟见他手里的血越流越多,便慢慢蹭到他的身边,小声地提醒,欧阳勰一看,却满不在乎,

  天色越来越暗,之后他屏退了房里的所有人,欧阳勰躺在顼妍衣身边,一只手紧紧握住她的手,十指紧扣,心里忽然想到了荷花刚才的话,

  “……之前做桂花糕的面都是水芸姑娘……哦不,是顼姑娘……是她亲自和好送过来的,每次都是,她说桂花糕的精华便是和好面,她说公子是好人,要做就要给公子做最好的,对公子也最好的桂花糕……”

  欧阳勰深情地看着安静沉睡的人儿,他只随意用一块布缠在手上,却还是有不少血流出来,

  “真是傻瓜,要给我最好的,并不是让我如此不开心的活着,最好的……从来都是你啊……你留在我身边就是最好的……没有了你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没有了你,再好吃的桂花糕也食之无味……妍衣,你这个傻瓜,你什么时候醒过来……”

  欧阳勰侧过脸,看着顼妍衣陌生的脸,轻轻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他用那个流着血的手紧紧握住顼妍衣,不知道是不是血流了太多,他已经感受不到手上的痛意,他毫不在意……

  他轻轻地呼唤着顼妍衣的名字,要多深情,就有多深情……只是里面带着悔恨和迷茫……

  夜色无光,房间里没有点任何烛火,除了微弱的月光,一片昏暗,欧阳勰躺在顼妍衣身边,闭上眼睛,心中也开始有一些期待和惆怅,而在他温柔的吻在顼妍衣额头上的那一刻,她的眼睛轻轻地动了一下……几不可察,眼角也有了淡淡的湿润……

  这一夜,说短暂也短暂,说漫长也十分漫长,欧阳勰竟然睡了一整夜……

  这么长的时间里,他从痛失所爱地绝望里,从未有过一刻的安宁,时隔多日,恍如隔世,这一刻的自在踏实,似乎也曾有过,就在不久的某一天,那天他半梦半醒,浑浑噩噩,躺在无止境的黑夜里,任由黑暗吞没,那天,他和上官凌还有白轩饮酒,将自己灌醉,醉意朦胧间,他似乎脚软地行走在大地上,被人一路搀扶,去了后院的那处院落,树下迷蒙,熟悉的地方,再无伊人……

  可是酒醉之间,大概是太过思念的缘故,看到眼前顼妍衣在前方向自己慢慢走来,他一下子恍惚不已,那神态,那步履的气质,就算是梦境,却也是最真实的梦……

  那个让自己难得醉酒的夜晚,一下子便美好了起来,见到了心里最想要见的人,之后便一片空白,可是还是在一片恍惚间,他沉沉地睡着,似乎听到耳边有人在轻声呢.喃,那样陌生又熟悉,抚平了他心底的烦乱,那一个晚上,他睡得很踏实,当他醒来,果然见到了心上人的容颜,只是,他还是一眼认出了,她不是她,而且也不是昨晚的那个她……

  之后捡到了被遗落的古玉,现在想来,那天晚上的人就是顼妍衣……

  欧阳勰睁开了眼,外面已经天亮,他松了松筋骨,伸了个腰,便坐起身,一转身看向身边的人,脸上震惊不已,

  床上的人竟然有了一些变化,她的周身掉了一层褶皱一样的皮,一块一块的……她的手臂俨然开始发出新的皮肤……也因此让她的身上看起来有些斑驳……

  此刻他的手上忽然传来痛意,他看过去,他的右手上腥红一片,昨晚缠着的白布早已被血染红,血凝结成了厚厚的一块,粘在他的整个手心上……

  他急忙叫人去喊蓝起,蓝起见到后也是十分惊讶,这些天他一直在喝穆尔丹研究她身上的伤,一直没有头绪,只是用一些安神的药去催化顼妍衣的体能,她的体内因为被蛊腐蚀殆尽,她的身体本来一直在逐渐枯萎,他们目前为止想到的也只是一点一点的让她恢复体力,经过这三四天的功夫,倒是有了一些成效,只是对于他们想要的结果而言,还是微乎其微……

  蓝起看到第一眼,眼神亮了,她仔仔细细地一番检查,起身看向欧阳勰,“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无端地长起了新皮肤?这简直是不可能的嘛!”

  欧阳勰道:“是啊,我也是吓了一跳,我只求护住她的性命,如今看来,或许还有更多的可能……”

  蓝起忽然注意到了欧阳勰的脸色有一点苍白,她这才看到他的右手全是血,她低头一看,顼妍衣的左手上也全是血,床上也是……看样子都是欧阳勰的……

  蓝起二话没说,转身继续查看顼妍衣,片刻后,她激动地说道:“欧阳,看来一切皆有可能……妍衣……她有救了……血,你的血,是你的血让她有了生机,让她的皮肤有了再生的可能……是你……是你救了她……”

  欧阳勰惊喜地愣住,说道:“你说什么?我的血?”

  蓝起道:“对,你的血浸染了她,你来看,她的左手一直被你握着,她左手腕原本的粗糙皮肤竟然退的最为彻底,此刻看来宛若新生,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真的吗?那太好了了……蓝起,看来天无绝人之路,对不对?”欧阳勰表情动容。

  蓝起道:“你俩因为阿士瓦种在你们身上的情蛊,而变得密不可分,你被蛊毒痛苦缠身,折磨地痛不欲生之时,是妍衣用自己的血为你溶解劫难,如今,你又用自己的血将她原本为你枯竭的容颜再次复生……我想,这边是你们北溟常说的那句天意吧……你们已经骨血相连,生死相依了……”

  “骨血相连,生死相依……生死相依……”欧阳勰看向顼妍衣的脸,坚毅的五官,动容的目光,深情不悔的无声呐喊,先前顼妍衣被噬心散所惑时一直不停说的那句“回来”,或许……真的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