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42章:两片繁华隔岸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2章:两片繁华隔岸生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42章:两片繁华隔岸生

  顼妍衣连续睡了八天,还是没醒,这期间欧阳勰每天用自己的血喂她,在蓝起的指引下适度控制血量,顼妍衣的身体果真一点一点发生了变化,

  欧阳勰几乎时时刻刻地守在她身边,白日里蓝起等人过来照料,岳清灵和天丽为顼妍衣换衣擦身,两个人比往常安静了许多……

  到了夜里,欧阳勰一个人守在她身边,专注深情地看着……然后,划破自己的手,将血滴入顼妍衣的嘴里,蓝起就是怕他如此固执,所以才会叫人看着他,不让他过量的度血给顼妍衣,怕他吃不消,欧阳勰在她们面前的时候,如常适量,只是到了夜里,再无他人的时候,他会再喂给顼妍衣自己的血……

  他的脸越发的苍白,看着顼妍衣的脸,她的唇鲜艳欲滴,被他的血衬托的更加娇艳动人……欧阳勰低下头,深深地吻在她的唇上……

  顼妍衣这一觉睡的似乎有些漫长无期,在第九天,蓝起从床前起身,仔细查看一番,拧起眉头,看向房间里的所有人,

  上官凌上前问道:“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天,妍衣还是一睡不起?就算可以凝神蓄力,这时间也是够久的了,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问题?”

  所有人看着床上的人,眼里一半欣慰一半担忧……

  欣慰的是经过这么多天的养护,现在躺在床上的人身上竟然奇迹般的褪出新皮肤……

  顼妍衣之前死皮褶皱一样的皮肤经过这些天,已经焕发新颜,脸上也慢慢蜕变崭新的皮肤,

  蓝起道:“大家放心,这些都不妨事,你们也看到了,即便妍衣这些天一直沉睡着,也没有耽误她身上这些好的变化……”

  蓝起走到顼妍衣身边坐下来,继续把脉,没有再说话……

  待所有人都离开以后,欧阳勰走到她面前,低声问道:“你可有什么事没有和我们讲?”

  这几天蓝起似乎心事重重,听到欧阳勰这样说,她便站起身,隆多无声地跟在她后面,很是乖顺,蓝起看着欧阳勰,面露犹疑,却还是开了口,“前几日我不是为那个若水姑娘看伤吗,发现了一些事情,只不过心里还有一些不确定……”

  欧阳勰挑眉,“说来听听……”

  这时,门外神色匆匆进来一个小厮,说若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忽然发热不止,情况有些不乐观,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便来叫蓝起去看看,

  欧阳勰惊讶,“我看过她的伤势,无非是皮外伤,怎么会如此严重?”那小厮也不明所以,欧阳勰看向蓝起,却见她打了个响指,从门外立刻进来一个人,蓝起表情平静,似乎早已料到,她吩咐道:“去转告穆尔丹殿下,让他去看看……”

  穆尔丹前天已经恢复大半,可以出门走动,这几日,蓝起便一直和他周旋在顼妍衣的病情上,那人应声离开,之前的小厮也跟着一同前往……

  欧阳勰看向蓝起,觉得有些莫名,

  蓝起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其实我现在也不敢确定,只是这件事我还是觉得有点诡异……那么我便和你说一说,你也要有个准备……那若水她的长相不仅和妍衣一模一样,她的生命似乎与妍衣有所想通……”

  欧阳勰神情震动,他瞪大双眼,表情有一些不可思议,

  蓝起继续说道:“这件事我并不是一下子发现的,第一次我在为她疗伤的时候,发现她手臂上的血根本止不住,我费了好些功夫也不行,而妍衣当时昏迷不行,满面苍白,气若游丝之间,若水那边我强行用了厥越的一些法子才止住一些,妍衣那边我护住她的心脉,等她气息平稳正常的同时,若水手臂上的血才彻底止住……或许只是巧合,可是之后我才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妍衣这边一直安稳沉睡,伤也一点点的好起来,这几天那若水的手臂虽然止了血,却并不像普通伤口那样渐渐好转,反而越来越恶化……这本身就不正常……刚才我从那边过来,我看到她手臂上周围的皮肤起了褶皱……那褶皱居然和妍衣身上的一模一样……因此,我不得不认为,妍衣此刻的好转,或许也与若水伤势的恶化有极大的关联……”

  欧阳勰回身看了一眼顼妍衣身上因为蛊而枯竭的皮肤,脑海里忽然闪现了不久前的一些画面……

  若水有连续三四天没有出门,他去见她的时候,恰巧看到她正换衣服,后背上有一些斑驳的颜色,看起来很是萧索,不过只是片刻,若水听到声音,立刻穿上了衣服……

  而欧阳勰看到那样的画面,那几日,是成为水芸的顼妍衣正被若水视如眼中钉,并对她百般刁难,那几天,若水借助喜鹊和李康的手,连打带骂,让其身上添了不少暗伤……

  欧阳勰道:“怎么会有这种事?”

  蓝起道:“我当时也一直纳罕不已,可是这些日子,一个一直慢慢变好,一个却慢慢衰弱,似乎正是验证了这个想法……而我皇兄这几天一直足不出户便是在研究这个,前天他也去看了那若水,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也是震惊不已……所以我刚才让他去看她的伤势……”

  欧阳勰看着蓝起紧皱的眉心,忽然问道:“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事?”

  蓝起叹道:“唉,不错……刚才说的或许对妍衣而言是好事,可是……妍衣她这些日子一直不醒,其实,还有别的缘故……”

  欧阳勰心头一紧,果然如此,毕竟这蛊留下的后遗症本身能治好的几率就微乎其微,可是他还是抱着万一的希望,“蓝起,你但说无妨,对于我而言,现在妍衣能够一息尚存地出现在我面前,我已经很满足了,我知道,这些天你和穆尔丹一直在尽全力救她……相信她心里也是知道的……”

  蓝起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蛊的威力痛不欲生,生不如死,而妍衣她……她没有内力不懂武功,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这样的力量在她体内,可想而知,对她是怎样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