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44章:山有木兮木有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4章:山有木兮木有枝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44章:山有木兮木有枝

  眼睛一直颤动不停,外界的光对顼妍衣而言有些敏感,她毕竟沉睡了好几天……

  顼妍衣睁开双眼,看到屋顶的装饰有些眼熟,环顾四周,最后定格在窗前的一道人影处,窗外透进来的阳光衬托在那人身后,将他笼罩在一片朦胧的光束之中……

  那身影她再熟悉不过,这里不就是她在越城的房间吗?

  是不是她已经死了?此刻回到这里,然后来到他的身边……

  即便如此,顼妍衣的眼睛一下子流下眼泪,还是不能抑制自己,哭了出来,

  “妍衣……”

  这声音……

  顼妍衣猛然抬头,她擦了擦眼泪,脸上的触感有些不一样,忽然觉出不对劲,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光滑水嫩,皮肤宛若新生……这是……

  看来自己真的魂归西天?

  眼前黑影忽然向自己走来,他的脸也越来越清晰,

  “妍衣,是我……”

  顼妍衣猛然惊醒,她瞬间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脸,不让对方看到……

  欧阳勰走过来,轻轻握住她的手,温柔说道:“妍衣,是我,我是欧阳……”

  顼妍衣用手碰到了自己的脸,触及之处,竟然毫无沟壑,那感觉竟然恍如隔世,一种久违的丝滑之感,让她楞在那里,眼泪忽然止住,没有再落下来……

  如果自己死了,为何会这样……痛意满满,难道这是一场梦?可是为什么这个梦会这样的真实……

  她又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背,已经没有半点佝偻的痕迹,与毁灭之前一模一样,在成为水芸以后,全身紧绷四肢酸软无力,清醒的每一刻,只要她动一下,每一下于她而言都是痛苦地,无奈的,绝望的……而此刻,现在身体依旧是无力的,可是她却清晰地感受到身上先前的疼痛已经不见了……这让她仿佛坠入梦中一般……

  她顼妍衣再次归位,明明如此熟悉的感觉,可是此刻却让她有一点意外,也有一点陌生……她的表情依旧不可思议,对于如此真实的梦,有些措手不及……

  她的心里正跌宕起伏,忽然,身子一沉一暖,被人紧紧抱在怀里……

  “谢谢你,回来……谢谢你……”

  欧阳勰一直观察着顼妍衣的表情,从她醒来,他便一直站在窗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

  顼妍衣一动不动,任由眼前的人抱着自己,说的话,却让她疼了一下……

  “啊……欧……欧阳……”她能说话了?只是声音有些沙哑,依稀有从前的感觉,不过却还是有水芸的影子……

  这难道不是梦?她……难道还没有死?

  “我……我还活着?”顼妍衣脱口而出……有些不可置信……

  欧阳勰紧紧抱着自己,恨不得将她揉进身体里,顼妍衣此刻有些难以招架,听不到对方的回答,她有些害怕,刚要开口再问,忽然,眼前一张深邃的眼无限放大,将自己吸入进去,再也看不见其他,冰凉的唇一下子覆在自己的唇上……

  男人的吻热烈又霸道,从顼妍衣还没醒,他就一直等待着,眼前熟悉的脸庞,失而复得的人啊……就在咫尺之间,此刻,欧阳勰疯狂地将她揉在自己的心上和怀里……不容许任何人,将她从自己身边夺走……

  过了好一会儿,顼妍衣喘着粗气,整个人早已没有力气,脸靠在欧阳勰的怀里,轻声呢.喃,“欧阳……这是真的吗?我……”

  “现在是真的,只是……不久前,我们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现在梦醒了……你回来了……我们都还在……这种感觉真好……”

  欧阳勰的脸色有些苍白,他的手臂此刻隐隐作痛,可是他的心却充满欢喜,一切的付出和努力都是值得的,怪只怪自己做这一切有点晚,要是早一点,或许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不会受这么多苦……

  自从顼妍衣醒来以后,欧阳勰几乎事无巨细地照料,每天不离她的身边,这一反常态的表现,让所有人大感意外……没想到一向清冷无情的欧阳公子在心爱的女子面前竟然如此温柔……

  一时间所有丫鬟都羡慕不已,与此同时,若水的身份便十分尴尬……

  顼妍衣在醒来第七天以后,她虚弱的身体已经慢慢得到恢复,在第二天的时候,她还无法下地走路,身体酸软无力,但是蓝起每天都会为她针灸把脉,针灸的时候,会感觉刺痛,那种感觉无以言表,她强忍痛苦,欧阳勰便在一旁为她吹箫,是两人初遇时的曲子,萧声分散了些许心神,也缓解了身上银针入肉带来的痛苦……

  欧阳勰一边吹箫,眼里无限的情意瞬间让顼妍衣害羞低下了头……

  一直守在顼妍衣旁边的上官天丽和岳清灵齐声抗议,却也被两人之间的甜腻感染,虽然嘴上开起玩笑,却还是真心地为他们感到高兴,尤其是岳清灵,顼妍衣和欧阳勰这样温馨的画面,加上此刻顼妍衣幸福的笑,虽然脸上还有大病未愈的憔悴,可是她一路见证了他们两个人的经历……尤其是顼妍衣的“死而复生”……这一切都让她觉得眼前画面如此难能可贵……她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

  顼妍衣看了她一眼,温暖地笑了笑,抬起手为她擦掉眼泪,嗔怪道:“才几天不见,怎么这么爱哭鼻子?一点都不像你了……”

  岳清灵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伸手轻抚顼妍衣的手臂,都是不久前自己不知道水芸就是她,因为水芸撕毁了她留下来的所有东西,因为愤怒打了她,那手臂上依稀还有淡淡的红痕,都是之前造成的……

  她一边轻抚一边羞恼地说道:“我才没有哭呢,我是笑你,你看看你……从你醒来以后,头几天还算好,给什么吃什么,这几天却不知道怎么了,竟然挑起食……我和公主给你的你不吃,偏偏某人亲手喂你你才吃,啧啧,真是好没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