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45章:众目睽睽之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5章:众目睽睽之下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45章:众目睽睽之下

  “就是……就是……”一直在一旁为蓝起打下手的上官天丽连连附和道。

  顼妍衣见此,又看到岳清灵破涕为笑的表情,自己的手此刻还在她脸上为她擦拭眼泪,随即捏了捏她的脸,却有些心虚,转首正好看到欧阳勰仍坐在窗前吹着萧,却嘴角不自觉扬起,连同萧声也变得张扬起来,她不动声色说道:“我不知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好像是欧阳带给我的都是我爱吃的呗……”

  上官天丽在一旁忍不住轻声笑了笑,岳清灵叹了一口气,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们拿的东西可都是一模一样的莲子羹,我却不知道,这同一个锅里做出来的怎么会有两种味道呢?恐怕是某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就是……就是……”天丽再附和……

  蓝起低着头,摇头无奈,却轻笑不止……

  隆多见到蓝起笑了,便蹲在一边,双手托着脸,如此高大的男人,此刻看起来却像是一个为爱幼稚的孩童……

  顼妍衣扶额,“唉,我看你们啊……”

  蓝起收起最后一根银针,针灸结束……刚才和她们几人打趣谈笑,一时间竟然忘记了疼痛……

  而欧阳勰也在此刻收起了萧……长身直立,与顼妍衣对望,彼此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小厮来报,若水身体虚弱,嘴里一直含着公子的名字,来问欧阳勰是否前去探看一眼……

  “想不到那个女人都病了,还在耍心机,真是不要脸……上官姐姐,你不要理她,那个女人虽然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你们可并不一样……也不知道欧阳哥哥你是怎么想的,偏生要留她在这里……”上官天丽忍不住抱怨道……

  顼妍衣淡淡一笑,看了一眼欧阳勰,见欧阳勰眉头微皱,她也没有说什么……

  这几天,她已经知道若水受伤的事,只不过,顼妍衣还不清楚她与若水之间的联席……

  醒来没几天,欧阳勰便和她说起要带若水回京都的提议,他暂时还不想告诉她若水牵扯她,害怕她心软,而且……现在还不确定两人之间究竟还有没有更深的牵连,他总觉得这里面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只不过毫无头绪,也无从找起……

  现在但凡与顼妍衣有一点关系的人或事,欧阳勰都不敢再冒险了……

  不过,欧阳勰告诉了顼妍衣若水除了风尘女子以外的另一个身份,这件事的确让顼妍衣大吃一惊,而这个也正是欧阳勰必须要带她回京都的理由之一……

  对于众人的反对,尤其此刻上官天丽极为不满的表情,笑道:“天丽,她毕竟也是一个可怜人,之前的遭遇让人同情,若能救她出苦海,也是善事一桩……何况……她也是北溟的子民,你作为北溟公主,更应该有容人之量呀……你说是不是?”

  天丽说道:“可是……她可是觊觎你的男人,你也要有容忍之量?”

  顼妍衣听到她说“你的男人……”如此的直白,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接,便道:“天丽啊,我才几日不在你身边,你这是什么时候,便得如此豪迈了?简直是一点也不像你呢……倒是有一点像厥越人一样的豪爽,也不知道是受谁的影响呢?”

  天丽一听,耳根子都红了起来,仿佛对自己刚才说的话,也一下子反应过来,害羞地不再顶嘴,却还是忍不住嘟囔着,“那本来就是嘛,你之前也一直在旁边,她长得和你还那么像,你都没看到欧阳看到她的眼神都直了呢……”

  天丽说完后,感到身后传来阵阵寒意,忍不住轻轻打了冷颤,一回头,看到欧阳勰一只手握着萧轻轻地有节奏地敲打着另一只手,发出意有所指地音符来……

  欧阳勰一边把玩手里的萧,一边微笑地看着上官天丽,这笑容对天丽简直再熟悉不过,从小到大,只要他这样笑了,就证明他生气了……

  天丽声音越来越小,找了借口,便逃之夭夭……

  岳清灵原本对之前自己误伤了顼妍衣一事,一直心怀愧疚,虽然顼妍衣不会怪自己,她却很是心疼,连带着见到欧阳勰也心虚了不少,见天丽离开,她便也识趣地告辞……

  而一直默不作声,专注为顼妍衣疗伤的蓝起,大概一直是专注针灸,当然,自然也旁听了一场又一场精彩的对手戏……

  她开始收拾针灸的用具,动作很慢,周围也很安静……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忽然身子一轻,自己便被人抱了起来,

  “喂,我的东西,还没有装进去呢……隆多,听见没有?你先放我下来呀……”

  隆多早就已经受不住他身后欧阳勰的眼神,他虽然不能成句,同为男人,自然十分了解,此刻……此地……不宜久留……

  屋子里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她很美?”顼妍衣装作不在意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顺便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腿,刚才针灸,却忘记了换姿势,此刻忽然感觉有些麻木,腿上传来阵阵地刺痛……

  “很美……”欧阳勰忍不住笑了笑,声音也带着一丝愉悦,

  顼妍衣听到他这样说,哪里听出其他,只是字面,就让她有一些不是滋味,便也没有抬头看他,脑海里想到自己亲眼见到的画面,那若水可是当初一舞艳绝全场……也正是那一舞才让他留下了她……

  “哦……”声音不温不火,某人的头更加的低了……“听说她的嘴很甜,很会哄人开心……”某人依旧不死心,再次问道。

  “嗯……是很甜……”那声音变得更加得意起来,那语气……似乎……似乎在回味着什么……

  “她……跳舞好像……很好……”顼妍衣有些开始自暴自弃,头低的好像是认错的孩子,一双手把玩着衣服,衣服无辜地被她胡乱地捻来捻去,都出现了褶皱,还是不被放过……

  “跳的的确很好……很迷人……”这回男人的声音几乎带着嚣张得意的笑意来,似乎还有些忍不住,打算加一剂猛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