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46章:此爱无声胜有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6章:此爱无声胜有声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46章:此爱无声胜有声

  “她既然这样迷人,那你……”顼妍衣用力捏着衣服的手忽然一松,忍不住动起气来,刚要抬头,话还没有说话,一股龙涎香的味道便扑鼻而来,温凉的唇堵住她的,将她即将开口的话全部封住……她的手也再次捏住衣角……

  欧阳勰一直带着笑意,在她的唇上留下了不容躲避的痕迹……

  “她很美,因为是和你一模一样的脸……她的嘴很甜……因为唇形和你一样,也只有与我如此亲密无间,再无她人,她只是像而已,又能怎样……她跳舞很好,却比不上你在我心里曾挥舞的痕迹,你在我面前的每一个动作早已披荆斩棘,为我扫清一切,也无可代替……她有千般好,都不及你万分……”

  顼姸衣听到这话,还在怔愣间,思绪漫天,被欧阳勰的话瞬间包围,心中甜蜜满溢,眼泪却止不住流下,鼻子泛酸,声音嘶哑,“我……我有那么好吗?”

  “这世上,我只要你……”

  顼姸衣靠在他怀里,整个身子完全依附在他面前,脸埋进欧阳勰的心口,先前身上的痛已经不复见了,身上唯有大病初愈的疲乏……

  “欧阳,这世上,我也只要你……”

  熟悉的龙涎香气息再度将自己完全覆盖,温热的吻轻轻浅浅地游移在额头,脸上,鼻间……

  “你再说一遍……”欧阳勰声音急切,还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顼妍衣微微笑了笑,嘴角弯弯,将脸埋进他的怀里,伸手环抱住欧阳勰坚实有力的腰,

  欧阳勰冰凉的手忽然捏住顼妍衣的下巴,将她的脸轻轻勾住,与自己对视,漆黑的眼里盛满无限的深情,好像无底的漩涡,让顼妍衣沉沦其中……

  顼妍衣忽然眼前一片模糊,身子一下软了下来,毫无预兆地瘫软在欧阳勰的怀里,刚才仅仅一番举动,就让她耗尽心神,毕竟大病初愈,她依旧很是虚弱,欧阳勰一脸地焦急轻轻环抱住她,为她换了一个姿势,他也慢慢坐下,两个人相互依偎在床上,

  “瞧我,真是没用,这样就不行了……不过你放心,我感觉自己在慢慢恢复,过些日子就会好的……”顼妍衣看着欧阳勰拧眉担忧的表情,想要极力安抚,奈何她此刻一脸的苍白,泄露了她的真实情况……

  欧阳勰将她抱在怀里,低声说道:“嗯……很快就会好的……”

  与此同时,另一边,若水的身体正渐渐恢复……

  经过几天的观察,欧阳勰和蓝起穆尔丹已经基本确定,若水的身上似乎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而这竟然关系到顼妍衣的性命,欧阳勰守在顼妍衣身边,几乎寸步不离……

  穆尔丹一直想方设法地去为若水疗伤,动用了厥越最管用的医术,几乎下了猛药,也才稳住了若水的伤情,明明只是皮外伤,可是已经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她的手臂那道刀伤依旧触目惊心,除此之外,若水根本没有其余的伤,这原本很是诡异,穆尔丹已经仔细查看,根本没有所谓的蛊或者毒,一时间毫无头绪……不过,不管怎样,好在保住了若水的一条命……

  而顼妍衣手上的那株蕴玛红珠发挥了它的奇效果,她一点一点的稀释掉顼妍衣身体内的毒素,身上的伤疤在地二十八天后,彻底恢复如初,容貌不仅恢复,她甚至比从前更美,不过,毕竟是被折磨许久,她比从前瘦了很多,岳清灵还有上官天丽,还有李婶以及荷花,几乎想尽一切办法为她补充营养,不出半个月,腰身也丰腴了一些,她宛若新生的肌.肤,让她绽放出更加明亮的光彩……

  午后,秋阳娇媚,照在地上暖洋洋的,欧阳勰背着手走进房间,看到床上坐着一个人,穿着一袭白纱衣,长长的秀发披散在肩上,低着头,脸上的线条温柔婉约,眼神专注,她手里正缝着什么,嘴角浅浅地勾起,她比从前更加淡雅清丽,明明还是那张素颜,却比之以往更加绝美……

  欧阳勰微微眯起双眼,不忍破坏此刻眼前的美好画面,忽然,顼妍衣轻咳了一声,随后再次专注,一下让欧阳勰眉头微皱,走到床前,他的身影一下子覆盖住眼前的人,但是顼妍衣太过专注,竟然毫无所觉,依旧手里的动作,欧阳勰挑了挑眉头,看到她手里的东西,她正在绣香囊……

  只是……欧阳勰忍不住嘴角勾起,想起昨天的情景,他带着顼妍衣在院子里的树下饮茶谈心,有丫鬟来汇报若水那边的情况,欧阳勰看了一眼顼妍衣,起身走到远处,在房廊下听来人的汇报……

  丫鬟汇报完,看起来欲言又止的样子,扭扭捏捏,低着头,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香囊,红着一张脸,鼓足勇气,说前两日看到公子腰间的香囊破掉了,便按照之前的那个样子亲手做了一个,那小丫头双手碰到欧阳勰面前,一脸的忐忑,不敢抬头,欧阳勰心里想着刚才听到若水的事,心中有事,便随手拿起了那个香囊,摆了摆手,那丫鬟便离开了,离开的背影,迈着轻盈的步伐,似乎了了很大的心愿……

  他当时并没有在意,当天夜里,才留意到那个香囊,便让陆冥将它送还给那个丫鬟,并用严格的语气断了那丫头的念想……当然,一席话里也有陆冥的一些添油加醋,那丫头本来是不久前收留下来的人,她年纪小,初来乍到也并不了解欧阳勰和顼妍衣的事,只是在见到欧阳勰几次面后,心生爱慕之情,年纪小一番冲动,便亲手做香囊,以此引起对方的注意,哪怕几眼也好,陆冥一番斥责,又讲了公子已心有挚爱,让她趁早断了情思……她再也不敢有任何越轨的想法……从此踏实做事……

  这样一个小插曲,无心插柳的一点小事,忽然闪现,欧阳勰看着此刻顼妍衣手里的东西,他的嘴角上扬,他记得那天,他折回树下,顼妍衣并无异常,一直在喝茶……只不过眼神淡淡瞥向某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