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47章:缱绻情思落笔忙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7章:缱绻情思落笔忙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47章:缱绻情思落笔忙

  顼妍衣突然抬头,手里的针一下子刺到了手指,她眉头微蹙,急忙将手指放到嘴巴里,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欧阳勰伸手拉过她的手,将她的手握在手里,温柔的抚.摸,脸上闪过一丝心疼,低声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做事这么专注,有人来了也没有察觉,这要是将来进了门,看来要费一些心思了……”

  “谁要进你的门……”

  顼妍衣脸红了红,忽然反应过来,将手里的香囊一下子藏到身后,却还是没有快过欧阳勰,他双腿夹住她的腿,让她动弹不得,欧阳勰忽然俯下身子,逼向顼妍衣,她迫不得已身子慢慢向后靠去,最后躺了下去,

  欧阳勰露出得逞的表情,有些得意,声音充满磁性,低低地说道:“非你不可……”

  顼妍衣倔强地抬起头,瞪大双眼,努了努嘴,不服输地看着他,

  “想让我进门,也要拿出诚意来……可不是动不动就招惹其他的女孩子……引的别人芳心萌动……这样的门……进去了也没什么意思呢……哎,你……”

  话还没有说完,只见欧阳勰的身子压了下来,他的鼻子碰到顼妍衣的鼻子,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呼吸相闻,这下,顼妍衣的全身都动弹不得……

  欧阳勰却坏笑道:“好啊,这可是你说的,让我拿出诚意来……”

  “流氓……”

  最近这些天,顼妍衣时不时地被欧阳勰浅尝辄止地调.戏,让她占尽下风,这些日子,两个人自然朝夕相处,她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也多亏欧阳勰常常身体力行,用心指引,虽然,他的方式让顼妍衣从一开始的害羞不语,到此刻,彻底被熏陶改变……

  欧阳勰听到顼妍衣的话,越发得意起来,他俯身亲吻了顼妍衣的唇,

  “哼,真是流氓……”顼妍衣的脸已经红透,嘴里却依然很倔强……

  欧阳勰的吻再次落下,他洋洋自得,看着身下的女人,看她无能为力地表情……

  “你现在越发嚣张,哼,你这门,谁爱进就进,我可不稀罕呢……唔……”

  欧阳勰什么也不说,只要顼妍衣顶嘴,他便亲一下,最后惹得她不敢再说话,只能无声地瞪着他……

  欧阳勰得意地看着她,声音已经开始嘶哑,“看来你这身体越来越好了,脾气却越来越大了呢……不过……你不稀罕进我欧阳家的门,那你这又是做什么呢?”

  说完,他趁着对方分神之际,顺手从她身后拿出那个香囊,他看到香囊上的图案,微微一笑,又贴近了顼妍衣的脸,低声说道:“看到别人送我香囊,你也亲自做起来……我可是记得你从来不做这样的事,如今居然为我做,还说你不稀罕?”

  顼妍衣不承认道:“这……这个才不是送给你的……是你……是你想多了……”说完她的表情心虚不已,也不再看欧阳勰……只是对方的视线太过灼热,让她无法躲避……

  “还在嘴硬,上面的可是一对鸳鸯?不知道你绣鸳鸯不给我还要给谁?”

  欧阳勰看了看那香囊上的图案,无声地笑了笑,那勉强看起来算两只鸳鸯的物种,横看小鸡,竖看小鸭,以一个张扬的姿势在上面,看样子手工有些拙劣,一看就是不懂针线的人所绣,欧阳勰握在手心里,仔细地看着……

  顼妍衣见他的表情,脸更红了,想要伸手去抢,奈何对方力气太大,还没等够到,自己的双手忽然被他用力一抬,放到头顶,两个人极度暧昧的姿势躺在床上,

  顼妍衣被吓得不敢再说话,只得愤愤不平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我……我绣的什么才不要你管,反正……反正这个香囊就不是送给你的……你想的美……”

  欧阳勰微微一笑,举起香囊,指着右下角一个小小的“勰”字,几乎笑出了声,

  “你要是再嘴硬,小心……小心我现在就对你就地正法……”

  “你……”

  四片唇紧紧贴住,两双手交缠相握,顼妍衣再也没有了声音和脾气……

  在一触即发的时候,欧阳勰终于松开了她,声音比刚才还要沙哑,看着顼妍衣的脸,他暗自叹息,低声无奈道:“妍衣,我真的有些迫不及待……”

  一晃一个月的时间,平静而温馨,在这段时间里,顼妍衣的身体渐渐好转,若水脸色一直苍白,但是总算好起来了,只是一副病容……

  两个人的身体情况日渐均衡,只不过欧阳勰还是不敢大意,去见了一次若水,自那次以后,若水也乖了很多,与初来越城的样子完全不同……

  上官凌开始与欧阳勰商量捉拿上官豪,欧阳勰却另有打算,

  “他现在已大势已去,我们要做的无非是连根拔起,在这里已经解决了大半,剩下的就交给以后……还有……凌,我们已经出来太久太久,该回去了……”

  上官凌不解,“上官豪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不知道,他一日潜逃在外,便是祸患,我实在是不放心……”

  上官凌不再说话,他心里自然清楚,那些人根本没有归顺,半路逃走,而他们却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一旦动手,便不会善了,不但引起轰动,最重要的是会让那些本是北溟的人寒心,本是北溟生,他们于情于理,都不能轻易动手,而上官豪也自是看透了这一点,他才会毫无顾忌……

  过了很久,“欧阳,那接下来怎么办?难道就任由他潜逃在外吗?”

  欧阳勰眼神狠厉,表情有些神秘,沉声说道:“自然不会,你放心吧,我太了解他了,就算咱们什么都不做,他也不会善罢甘休,无需我们再去做什么,先回京都,相信我,咱们很快会再见到他的……”

  他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他?

  如今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自己犯下的通天罪行让他死不足惜,原本他可以给他一个终了,只是……他千不该万不该打起自己女人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