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48章:把酒言欢今宵曲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8章:把酒言欢今宵曲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48章:把酒言欢今宵曲

  十天后,越城上下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大集会,上官凌号令北溟军内部整顿,全城百姓经过数月,面貌焕然一新与之前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百姓们脸上洋溢着兴奋,受到北溟军的感染,齐呼北溟万岁……一片激昂……

  上官凌当场宣布大军即将启程回京都,百姓自然是万般不舍,场面欢腾且带着满满的不舍,

  北溟军自然满心欢喜,离家多日,终于可以凯旋回归,当天,上官凌宣布所有人不分你我,把酒言欢,不醉不归……

  上官凌等人坐在厅堂里,号令刚下达,外面欢呼声沸腾,全程的百姓和北溟军其乐融融,陆冥和沐泽在外面周旋打理,而大厅里,上官凌坐在上首,侧面分别坐着欧阳勰,穆尔丹,蓝起几人,

  相比外面的欢天喜地,大厅里稍显冷清了一些,每个人时不时举杯共庆,却谈话较少,比之往日,倒显得每个人都有心事,

  顼妍衣因为身体原因未能出席,难得今日大家齐聚,却不知道为什么,气氛有些不对……

  尤其上官凌一直闷声喝着酒,坐在他对面的穆尔丹也一直不说话,

  “哟,这喝酒怎么能少得了我?凌,欧阳……你们两个可真是没良心,这样的日子居然也不去找我……”

  门外走来一人,在沐泽的指引下走了进来,像一阵风一样走到上官凌和欧阳勰中间,拍了拍两人的肩膀,笑得风雅俊逸……那人正是多日不见的白轩……

  “你小子还好意思说……上次从山里出来,你就不见踪影,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一直没有出现,今天怎么舍得现身了?怎么?你找到失而复得的猛将,这应该心愿已了,怎么还不回你的天照去?”

  白轩刚一落座,身后就有人上前为他斟满酒,他冲着小丫鬟眨了眨眼,惹得那那小丫头满脸通红,周围的丫鬟们眼神时不时地飘到他身上……

  白轩一饮而尽,笑道:“此事促成多亏有你们二位,当然……我也是有所付出的……这件事已经了了,我已经派人带陈路先行一步,这些天,陈路也在处理留在这里的一些后续的事,凌,你上次和我说的那些顾虑,我答应你,虽然陈路回天照,但是,我向你保证,他绝对不会对北溟造成任何威胁……他留在这里近二十年的时间,他对这里也充满了感情……当然,天照和北溟一直会这样相安无事下去……你大可放心……还有……那些这么多年,一直跟在陈路身边的老将,以及当日为陈路留下没有跟上官豪离开的那些雷霆军,将近千人……在这些天,他已经将他们妥善安置,凌,我知道你们的顾虑,虽然你没有说,但是我知道……你放心,陈路将他们遣散回去了,从此隐姓埋名,不会再出山……当然,那些人是北溟人,也永远不会离开北溟……”

  当日,欧阳勰先行离开,上官凌留下,与白轩聊了许多,自然是以陈路为首雷霆军的那些核心人物去留的问题……

  上官凌听到他的话,淡淡一笑,举起酒杯,敬了他一杯,两人一饮而尽,白轩转过头,放下酒杯,看了一眼身旁一直不做声的欧阳勰,他一直在那安静地喝着酒……

  身后的小丫鬟拿起酒壶,上前想要为白轩再斟满酒杯,被他摆手阻止,亲自拿起酒壶,身子向欧阳勰一边蹭了蹭,自己倒满酒……

  “闷葫芦,我可是让人先回天照,为的就是你之前答应我的事……喏,现在你该兑现了……”

  欧阳勰一直闷声喝着酒,白轩舔着脸凑近,笑得那就一个满面欢喜,欧阳勰淡淡地扫了一眼他,依旧安静不语,闷头喝着杯中酒,

  “喂,我说闷葫芦,你不会是想要耍赖吧……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可是答应我要为我做玉罗羹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白轩见欧阳勰的态度,立刻凑得更近,挨在他身边,低声说道:“闷葫芦,我最近可是听说你失而复得心中挚爱,可有此事?看你现在这一脸满面春风的样子,我看啊,不如也让我沾沾喜,如何?我等你这玉罗羹可是有些年头了,你可不能框我……”

  欧阳勰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拿起酒杯,与白轩手里的酒杯轻轻碰了碰,嘴角上扬,再次饮尽杯中酒……

  欧阳勰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拿起酒杯,与白轩手里的酒杯轻轻碰了碰,嘴角上扬,再次饮尽杯中酒……

  “我几时和你说我要做的?”

  他一脸的坏笑,看着白轩瞪大双眼,楞在原地,施施然地站起身,拍了拍手,离开了……

  临走时,转头看着还在震惊中的白轩,又扫了一眼周围,露出了惋惜的表情,看向白轩,轻轻地丢下一句,“唉,你看看周围对你迷恋的那些少女们,她们要是知道自己仰慕的男子,如此的单纯,估计对你的思慕更加强烈起来……啧啧啧,她们果然是眼光独特……不错,很是不错……”

  ……

  “你这个死闷葫芦!你这个大骗子!你……”

  白轩气急败坏,低声嘶吼,一脸的不忿,

  “你这玉罗羹估计是吃不上了,你就回味一下当年的味道吧,你也是……你寻找陈路多年,在找到他的行踪以后,自然不会错过任何一次机会……就算没有这场赌注,你难道不是还会只身前往吗?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那个脾气……你照这样一个蹩脚的借口,还能骗的过他去?啧啧啧……果然是单纯……你呀,真不知道,你这个堂堂天照太子是怎么当的……”

  上官凌饮尽杯中酒,站起身,拍了拍白轩的肩膀,摇了摇头,也起身离开了……

  路过穆尔丹的时候,身子停顿了一下,却没有看他,随即头也不回地离开……

  白轩拿起杯中酒一饮而尽,蓝起和穆尔丹遥遥敬了他几杯,几个人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