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49章:双伊相对花开无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9章:双伊相对花开无声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49章:双伊相对花开无声

  长夜漫漫,却热闹非凡,方圆百里都充斥着杯盏碰撞,觥筹交错,交谈甚欢的祥和气息……

  顼妍衣推开房门,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外面依旧很热闹,她向门外走去……

  走了一会儿,在一间亮着光的窗外停下,她不知不觉地就走到这里,

  此刻,窗子上面倒映着她无比熟悉的身影,她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弥漫着草药的味道,有一点刺鼻,越向里走味道越浓,顼妍衣慢慢向里走,窗前桌上,一豆烛火,淡淡地映照着一个人,她身形瘦弱,坐在那里……

  若水一只手撑在桌上,可以看出她上半身几乎依靠在桌子上,她一直低着头,手里拿着一封信,不知道上面写着什么,光线昏暗,看不清她的表情,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顼妍衣走到近前,她才恍惚听到声音……

  顼妍衣在光线较亮的地方站定,若水回过神,抬头看了过来,一下愣住了……

  若水站起身,慢慢起身,走到顼妍衣身边,两个人面对面,

  一模一样的容貌,只不过若水的个子稍微高一点,这些日子以来,若水被莫名的病缠身,稍显憔悴,身形也瘦了很多,相反,顼妍衣反倒精神许多……虽然同样清瘦,但是脸色却比若水要红润一些,

  “别来无恙……”

  顼妍衣轻轻开口,带着淡淡的笑意,她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只不过还有淡淡的嘶哑,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经过之前的失声以后,她的声音比以前更加空灵,虽然还是有一点沙哑,但是却更有磁性,有一种婉转灵动的温柔,比从前的还要好听……

  “你……你是……”若水哪里听过顼妍衣的声音,就连几天前水芸的声音,她都没有听过……

  顼妍衣笑了笑,恰巧月光洒在她的脸上,灵动绝美,清尘脱俗,加上她一身白纱衣,仿若谪仙……

  “我是顼妍衣……”

  若水的眼神雷动,瞪大双眼,看着眼前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五官明明一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在那人面前一下子黯淡无光……

  顼妍衣……她知道的,她,是他最爱的女人,原来她长这样……原来果然是这样,因为眼前这张倾国倾城的脸,才换得当初自己入了他眼中的机会……

  那晚的惊艳一舞,其实从未惊艳过那个人,她自信从容地随音舞动,只是感动了自己,现在想来,简直是满目荒唐……

  若水看着顼妍衣一脸善意的微笑,心口没来由地疼了一下……

  眼前的女人,和自己有着惊人相似的容貌,可是在她看来,却又截然不同……

  她的眼神很温柔,她安静地站在自己面前,不卑不亢,虽然无声,可是却让她此刻的心吵杂不已,有点慌张,有点……无地自容,

  她惊讶自己居然会有这种感觉,有些诧异,又有些无奈……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下子想到了第一次以舞女的身份来到越城的那天晚上,她用自己惯用的眼神环顾四周,看着周遭所有的男人露出了贪婪的,色眯眯的……侵略的……带着满满欲.望的目光看向自己……一切都是那么顺利,也是那样理所应当……她的曼妙身姿舞动在众目睽睽之下,之后,那个人姗姗来迟,从人群中慢慢走来……

  她永远都忘不了他看向自己的眼神,第一次有一个男人,看着自己,不带任何占有的欲.望,只是眼里充满着自己的身影,也只有自己,那双眼睛明明漆黑如深渊,可是却带着光,在看到自己的那一刻,明亮澄澈,毫无邪念,虽然那双眼睛有一刻夹带着撕裂的幻觉,转瞬间蒙上了无止尽的悲伤……连同自己看到也不禁难过,

  那样的眼神连一直声称真心爱自己的楚怀安都不曾有过,他给了自己安枕无虞的承诺,可是直到遇到那个人,她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那个人看向自己的下一秒,她听到自己如雷似鼓的心跳声……

  那不过片刻的对视,便沧海桑田,她看到他眼里的痛苦……和满满的深情……

  她陷入了一双如渊的深眸,无限沉沦,只因他的那个目光,她便抛弃所有,自然,也包括她自己……

  可是现在看来,原来他当时眼里的痛意,是隔着自己,看向眼前的这个女人……

  她……才是他最在意的那个人,自己的出现,只是他全部思念的倾注,倾尽生命去深爱的人啊……

  “你来这里是为什么?”

  思及此,若水平复心情,在心里暗暗地轻叹一声,转身走回窗前坐下,淡淡地看着顼妍衣,

  顼妍衣笑道:“我听说你受伤了,所以过来看看你……不管之前怎样……对你……我总是希望你能好好的……”

  顼妍衣扫了一眼若水手臂上的伤,上面缠着白色的绷带,她的动作也有一点不自然,许是之前失血过多的缘故……

  “多谢挂念,已经无妨……”

  顼妍衣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她手里拿着的东西,忽然说道:“若水姑娘,我知道你的心思,你喜欢他,喜欢一个人并没有什么错,但是你错就错在,不该动用任何歪心思……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就已经亵渎了你自己的感情……”

  若水猛然抬头,眼神有些锋利,看向顼妍衣,冷冷地说道:“顼姑娘,这大晚上的你来我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些?而且……我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顼妍衣道:“这半个月以来发生的事,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原本我也不打算来找你,但是,你似乎并没有要收敛的意思……城外那些雷霆军的尸体是怎么回事?”

  若水大笑出声,“哈哈……真是可笑,我这些天一直受伤,且不说我手无缚鸡之力,再则……我不过是一个风尘之人,你说的那些个什么雷霆军,他们的死,我想,怎么牵扯也牵扯不到我的头上吧……还有,你不要为了在他面前自作聪明,就胡乱将罪名扣在我的头上……我肯定是不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