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53章:神秘力量不知其意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3章:神秘力量不知其意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53章:神秘力量不知其意

  听到这话,那其中一个年轻人,一脸的愤怒,眼泪瞬间盘旋在眼眶间,迟迟不肯坠落,他怒道:“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真是可笑至极,之前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好人,却没想到你这样阴险狡诈,当面答应放我们离开,却在背地里耍手段,你简直灭绝人性,居然……你……你杀了我父亲,我要让你血债血偿……今天就算我死在这里也一定要抱着杀父之仇……”

  自己的父亲几天前死在那片承载着自己今后海阔天空,隐遁山林,去过自由无忧的生活,那是父亲一生的愿望,可是,他却到死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永远地留在那里,变成冰冷的尸体……长眠于此……

  年轻人眼泪终于坠落,眼睛血红一片,看着上官凌,眼神充满了恨意……

  十几个人被人同时用绳索帮助了手脚,用了专门对付猛兽的死扣,尽管他们武功高强,内力丰厚,却无济于事,越挣扎绳索越紧……

  他们所有人红着眼,带着同样的恨意看向上官凌,

  上官凌一直安静地听着那个年轻人的控诉,眉头紧蹙,

  “今晚我的确是用了一些手段,引诸位前来,只是想把并不是几位眼前看到的真相告诉你们……不管你们相不相信,你们的至亲好友,并不是我杀的……他们是我北溟人,是我们的子民,我根本没有要杀他们的理由……是有人故意陷害……”

  今晚故意放出风声,让几个人有意无意地告诉别人,大军或许明日就将离开……

  也正因如此,才让他们这些人迫不及待地来这里报仇……

  之前最先开口的长者飞虎喝道:“真是可笑,他们身上的兵器就是北溟军的,一个人是故意为之,两个是可能陷害,可是每个人身上和受伤都或多或少地留了线索,北溟军的刀剑,北溟军每人一枚军牌……每样东西都是你们的,在这方圆数里的城池里,早就已经只剩下北溟军,试问还有谁会跑到这里来栽赃陷害你们?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劝你还是不要再狡辩了……”

  “但是除此之外,他们每个人脸上的表情,还有死相……皆如出一辙,你们原本就出自北溟,最清楚不过北溟军的行事风格,那样的杀人手法,岂是北溟军能够做到的?你们只单凭几把刀剑……几个军牌就笃定凶手是我们,难道你们忘记这些日子以来,从我踏入越城开始,这耗时数月的时间,明明我们有很多次机会夺城致胜,可是却没有轻易行动,我是为了什么?因为在我眼里,你们,自始至终都是我北溟,你们迷失道路,我便来这里接引你们……等待你们迷途知返……在最应该速战速决地时候我没有杀你们,那么……我又为何多此一举,在解除所有危机以后还有这样做?”

  上官凌每一个字都充满力量,众人鸦雀无声,面面相觑,看了看彼此,又同时看向上官凌……

  上官凌道:“从前我没做过,现在我也没有做,以后我更加不会做……对于他们的死,我们深感痛心,所以……这些天,我一直留在这里,为的就是寻找真正的凶手,只是找到一点皮毛,虽然还没有揪出那凶手,但是总算有一点线索……他们的血不会白流,我一定会为他们讨回公道……诸位尽管放心,只是,我不希望你们再被蒙在鼓里,他们既然可以伏击成功,恐怕实力不容小觑,所以,我希望你们尽快离开这里,或者与我们一同回京都,由我们来保护你们,你们放心,我说过的话,自然不会食言,既然你们想要归隐山林,我一定会成全你们……”

  飞虎道:“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沐泽大喝道:“你们一群人真是无法无天,跟着造反不说,如今还被人利用,目的就是想要引起骚乱,你们今天走进城里,就已经中了贼人的奸计,如果一旦得逞,你们就是千古罪人,现在不相信殿下,难道你们连最基本分辨是非的能力也丧失了吗?真是无可救药……”沐泽手下束缚着一个人,那人一直在反抗,终于让他彻底爆发,看着他们叛逆表情,再加上上官凌的态度,让他再也无法容忍……

  “叮!”的一声响,长剑落地,先前还在愤怒的那个年轻人手里的剑掉在地上,他瘫坐在地上,眼泪落下,“我的父亲他一生磊落光明,对待主子忠心耿耿,他一心想要在老去以后,回归田园生活,从此自由自在地安静生活,可是……可是……”他用手用力敲击在地上,瞬间他的手被砸出血来,可是他却一脸不在乎,

  上官凌走到他身边,俯身捡起他面前的那柄长剑,递给他,沉声说道:“这把剑还没有到脱手的时候,它该被用在该有的用途上,拿着它,为你的亲人报仇,也为你自己此刻流下的眼泪,收起他们,我北溟的男人,有泪不可轻谈,流血不流泪,你的父亲在天有灵,一定希望你成全它,驾驭它,成全你自己……然后去完成他的遗愿……”

  年轻人拿起长剑,眼神震动,看着上官凌不说话,

  飞虎跪在地上,“殿下,我们……是我们愚钝,蒙了心智,险些铸成大错……”

  上官凌扶起他,眼神沉痛,说道:“飞虎将军,也是我失职,没能好好保护大家,我上官凌对天发誓,一定手刃凶手,还大家一个公道,只不过需要你们的配合……”

  其他人附和,“殿下请讲……”

  上官凌命人将他们松绑,大家跪在他面前,跪成一排,

  “你们的一举一动他们一定是掌握着的,那么……既然如此,就在他们的视线里闯入这里,再安安静静地消失,让他们找不到你们的线索,所以,只能委屈你们留在军中,与我们一同离开……”

  上官凌道:“他们太过神秘,竟然让我们难以探查,接下来,我倒要看看,他们不惜这样一番周折,究竟是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