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56章:抽刀断水水更流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6章:抽刀断水水更流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56章:抽刀断水水更流

  蕴玛红珠,是厥越高冷山顶上的奇物,世间稀有之物,在这个世上,就连蓝起也只是在书里面看到过,每年有无数人为之丧命,即便如此,那些人还一直趋之若鹜,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改变过,在她心里,这个蕴玛红珠就像是夺命符,那鲜红如血的红,就如同催魂夺命的暗号,让人迷之神往,也让人魂断山顶……

  却没有想到,它会出现在与之相隔万里的北溟,并留在了一个少女的手上,成为了她的保命符……

  蓝起曾说,佩戴蕴玛红珠在身上,会慢慢改变人身上的一些东西,会在适当的时候,成为蕴玛红珠的“战场”,清扫一切依附在人身上的“障碍”。

  欧阳勰想,冥冥之中,注定让顼妍衣免遭劫难……

  而且这些日子,欧阳勰也查了一些相关的书籍,恰巧翻阅到了关于顼妍衣的那个症状,毒蛊的后遗症,恰巧就只有充满圣洁灵气的奇物来压制,书上说要是有五十年的灵气填充,便可保命,而蕴玛红珠足足有上百年……

  这就是为什么顼妍衣她的皮肤用了这么快的时间奇迹般地恢复如初……

  顼妍衣吃了起来,时不时看着欧阳勰,两个人相视一笑,

  最让人无奈的是顼妍衣自己毫无所知,他慢慢靠近,对方害羞后退,笑意羞怯无奈……

  ……

  顼妍衣见状,彻底清醒过来,她此刻的脸已经红透了,比刚才还要严重,她第一反应就是立刻躲到欧阳勰身后,

  白轩立刻放下车帘,忽然想到了什么,鼻子也动了动,仔细地嗅了嗅……

  又再次掀开了车帘,

  大叫道:“喂!不对呀,闷葫芦,你手里拿着的……是……是不是……”

  他忽然忘记了刚才的尴尬,瞬间上了马车,马车一沉,顼妍衣在欧阳勰身后,轻呼了一声,

  “呀,这不就是玉罗羹?”白轩对那美味的玉罗羹太过难忘,一别多年,都一直念念不忘,尤其还是出自欧阳勰这个家伙之手,

  “嗯,正是……”欧阳勰表情淡淡,眉头微锁,尽量调整自己的情绪,声音带着明显的不满……

  “喂,你这个家伙,你不是说,你再也不做了吗,也再也不做给别人吃……没想到你现在出尔反尔,我都那么求你你都不给做,现在这算什么?你这个大骗子……”

  白轩自然也是极为不满,他索性坐了下来,怒瞪着欧阳勰……

  欧阳勰倒好,好整以暇的模样,淡淡地瞥了一眼白轩,手里却还是若无其事地用汤匙搅拌着玉罗羹,白轩就坐在旁边,那独一无二的香味弥漫在车里,白轩眉头紧蹙,瞥了一眼欧阳勰手里的碗……

  “我是说过我再也不给别人吃,可是……我可从来没有说过不给自己心爱的女人吃啊……”

  欧阳勰淡淡地笑了笑,将盛满一大口的羹送到顼妍衣的嘴边,顼妍衣看了看他,很是无奈,张嘴吃起来……

  白轩“哎呀”大叫,“你你你……你这个臭闷葫芦,你明明知道我……”

  “明明知道什么?”欧阳勰看向白轩,忽然问道。

  白轩愣住,“你……哼,自然是你明明知道我与你打赌,不惜只身涉险,也要入林,还不是为了你这一口,你这个没良心的,现在居然说话不算话,真是可恶……”

  他还在嘴硬,

  “那也要看你和我打什么赌……你来这里的目的我又不是不知道,何况,这陈路的行踪是谁告诉你的?你之前寻找多年也没有任何消息,要不是我帮你查找一番,你现在指不定还在什么地方没有方向呢……”

  白轩承认,“好好好……你最好了,是你告诉我的,你是大善人啊……那你也不能欺负我这个……”

  欧阳勰没等他说完,便继续说道:“刚才那只是其一,其次,我们北溟可是为你天照白白养了数年的虎将,收留他,栽培他,甚至将大权也交给了他,这个凌之后自会和你去说,单说这恩德可抵消多少你的所谓怨气?”

  白轩想了想,说道:“嗯,这个自然,不过,你也知道,陈路虽然在北溟多年,但是之前到底是失忆,他当时还不知道自己是天照的人,对北溟也是一心一意,对自己当时的主子也忠心耿耿,而且,他是出身武家,天生的孤胆侠义之气,纵然他被北溟施以众人多年,却也为你们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何况,他数年前的那个主子上官雷,之后你们也没有再委以重任,据我所知,你们似乎也秘密地进行了内部调整……他完全毫无所知,当然,之后你们的强大崛起,也多亏后来的改制……这个我倒是不得不佩服……”

  欧阳勰淡淡地笑了笑,“嗯,这个凌已经和你说过,那么好……我且要问,你如今打发了陈路他们自己回去,你却一个人留了下来,还死皮赖脸地要跟我们回京都,你这该不会又有什么猛将遗失在我们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