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57章:世事如棋局局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7章:世事如棋局局新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57章:世事如棋局局新

  白轩大笑一声,“难得见到你们,自然是要跟你们好好聚一聚,咱们相识多年,你的喜酒我自然是要喝的……怎么,难道你不欢迎?”

  “自然欢迎……”

  白轩道:“我之前不是说过吗,咱们认识之前,我来过北溟,时隔多年,旧地重游,还有你们两个兄弟同行,自然是要好好再畅游一番……”

  “那你就去游吧……”

  欧阳勰微笑送客,做了个请的手势,白轩看了看他手里的碗,看着里面还剩下一口,舔了舔唇,刚要说什么,欧阳勰自己吃了,还故意在他面前晃了晃……

  “喂,你……”白轩气极,这时候,欧阳勰身子一侧,露出了顼姸衣的身形,

  这时候他才恍然大悟,也彻底注意到了顼姸衣的存在……

  白轩侧首,看向顼姸衣,她一直在阴影处,看不清楚容貌,顼姸衣看到他看向自己,一直在欧阳勰身后偷笑,这时见不能再隐藏,便动了动,移到欧阳勰身旁,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温柔地说道:“姸衣见过殿下……”

  白轩直直地看着她,眼神一时间竟然无法自拔,目光炯炯,

  内心震动,白轩总觉得眼前的女人似乎在哪里见过……

  欧阳勰忽然挡在顼姸衣身前,神情不悦,眼神锋利,

  “你现在这个表情似乎不该在这里,去找吃你这一套的人去……”欧阳勰声音冷漠,不带一丝温度,

  “妍衣见过殿下……”顼妍衣被白轩看的表情十分不自然,她有些无奈,看了看白轩,又提高了声音。

  白轩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看着顼妍衣,轻声问了一句,“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顼妍衣愕然,这回不得不重新仔细看着白轩,然后露出一脸的迷茫,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白轩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立刻醒转过来,看到欧阳勰的眼神,周身一冷,

  却还是忍不住问道:“闷葫芦,她就是你的女人?”

  他的女人……

  顼妍衣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如此直白的这样称呼,有些不适应,表情呆滞,最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自从劫后重生以后,她多年紧绷且坚强的心弦一下子崩落了……以前很少喜形于色,现在不知道是为什么,回来这些天自己越发的难以控制脸上的表情,不过,这种感觉却让她很是放松,尤其在欧阳勰的宠溺下,自己越来越放松,以前那种时刻将心事藏在心里,隐忍坚毅,慢慢地便形成习惯,很多时候,她甚至都忘记了女儿本弱,却总是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她也听说过自己在别人眼里的印象,冷冰冰的,没有温度,有的一些下人甚至觉得她是一个很难伺候的主子……

  因为少言,也很少去表达自己,所以偶尔也会有人在背后说她心思深沉,难以靠近,有的人甚至说害怕她……

  很多传言终究不是真正的自己,但是自己之前和现在的确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这些日子,她看了一眼欧阳勰,看着身边的这个男人,忽然觉得内心无比的踏实……

  欧阳勰看着白轩,声音淡淡,他的眼睛还是一直看着白轩,觉得这小子真是无法无天,

  “是,她也是我的未婚妻……”

  听到这话,顼妍衣忽然嘴角深深勾起,又转头看了看白轩,眼睛晶亮,

  “未婚妻……”白轩自言自语,眼神迷惘,似乎一直沉浸在某段回忆里……

  欧阳勰看他的样子,似乎着了魔一般,他叹口气,表情无奈起来,倾身向前,拎起白轩,用力一甩,马车一震,白轩感到身上传来一阵痛,又是一阵醒转,

  “你要是需要大夫,我去给你叫来……看样子病的不轻……”

  白轩揉了揉肩膀和屁股,大叫道:“你这个臭闷葫芦,居然偷袭我……”

  欧阳勰拍了拍手,眉头微挑,淡淡道:“第一,是你突然闯上我的马车,你是这里的不速之客……第二……我一直与你说话,你却在那一直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且,你一直在看我的未婚妻,我没给你直接丢出去,算给足了你面子……”

  白轩转首,看向顼妍衣,挠了挠头,有些抱歉地说道:“顼姑娘是吧,真是对不起,刚才失态了,还请你海涵,没想到闷葫芦艳福不浅,能得你倾心,真是……可歌可泣……”

  顼妍衣轻笑出声,听到他的用词,忍俊不禁,

  欧阳勰瞪了他一眼,摆出恕不远送的手势……

  白轩对顼妍衣颔首,转身就要离开,忽然想到什么,拍了一下脑门,大叫道:“你这个闷葫芦,说话不算话,我反正等你的玉罗羹……”

  一边说一边掀帘离开,声音越来越远,回到他坐的马车上,他刚上去,上官凌也刚上来,他们两个人同乘一辆马车……

  之后,车里就只有白轩的抱怨声,以及上官凌时不时地掀开车窗,叹着气,一脸的无奈,想要离开,白轩偏不让,

  不一会儿,白轩话锋一转,忽然用头对上官凌点了点他们身后的某辆马车,那车上时不时走下来一两个丫鬟来,手里端着水盆,似乎在清理着什么,他便问道:“对了,凌,我刚才在闷葫芦的马车上见到了一个女子,闷葫芦说是他的未婚妻?她……她的容貌和后面那辆车上的那个若水,怎么会一模一样?之前好像听说过,还是听别人说的,要不是今天亲眼见到,我当真不会相信,这世间竟然有这样相像的两个人……你可真是不够义气,也不告诉我一声……”

  上官凌不想他会问这个,也是愣了愣,便说道:“正如你所见到的那样……”

  白轩道:“哎,你呀你,怎么和那个闷葫芦一样,真是什么不好就学什么,既然未婚妻回来了,干嘛还要带回那个女人?”

  上官凌道:“既然你已经找到陈路,也了结了多年的心事,不马上回天照复命,为何偏要留下随我们回京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