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63章:已归寻梦终不悔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3章:已归寻梦终不悔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63章:已归寻梦终不悔

  顼妍衣欣慰地笑了笑,拍了拍落儿的头,鼓励道:“恭喜你落儿,找到真正疼你和懂你的人,我真为你高兴,看来啊要不了多久,你就要离我而去了,我应该着手准备你的嫁妆了,你也要好好准备准备了,随时做准新娘了……”

  落儿一听,脸已经不能是用熟透的苹果来形容了,她一害羞就低头,此刻她的脸都要埋进衣服里……

  只是隐约有细微的声音,“落儿才不嫁,落儿要一直陪在姐姐身边……落儿……”她的声音越来越小,顼妍衣却不忍心再逗她。

  蜜儿忽然说道:“小姐偏心,哼,小姐就知道心疼落儿,却一点也不想着蜜儿,哼……”

  顼妍衣无奈地笑了笑,伸手轻轻在蜜儿的鼻子上点了一下,轻声说道:“好好好,我也心疼你……到时候,也给你准备丰厚的嫁妆,风风光光地把我的小辣椒蜜儿给嫁出去……”

  蜜儿难得脸也红了一下,顼妍衣忍不住笑了起来,“所以啊……所以你未来的另一半此刻在哪里,你总要先找来啊……不过你放心,我怎么舍得呢,我一定为你择一个好人家给你……让他好好地治一治你的脾气……”

  蜜儿恼羞成怒,看着顼妍衣和落儿的笑,嗔怪道:“哼,小姐就知道拿我开玩笑……不过,马上啊就有人会先替我们治一治你的脾气了……哈哈哈……”

  顼妍衣愣了愣,有些迷茫,落儿怯怯地开口说道:“姐姐还不知道吧,姐姐你马上要嫁人了,今天白天,欧阳公子可是亲口说的,要在十天后迎娶姐姐过门呢……”

  蜜儿看到顼妍衣仍是一脸的茫然,走到一边拿起一件衣服,为她披上,笑道:“小姐,你现在才是最先要成为新娘子的人呢……现在全府上下都在为这场婚事做准备呢……”

  听她这样说,顼妍衣的眼睛瞥向门口,果然,见三五成群的人们,手里不是拿着红绸带就是红灯笼,或者其他的东西,每个人都喜笑颜开……看样子都沉浸在一片喜悦的氛围里……

  顼府上下张灯结彩,就连清月阁里也被装扮了一番,深夜,一片漆黑,顼府里红色的灯笼氤氲出迷蒙的颜色,唯独清月阁里,几个小丫鬟手里拿着白天刚挂上去的红灯笼,一个小厮刚卸下屋檐上的最后一盏,然后搬走,掐断灯笼的亮光,整个院落里一下子陷入了黑暗……

  珠儿站在屋檐下,有几个小丫鬟上前汇报,是顼清若要求所有人将那些碍眼的灯笼都卸下去,一盏都不要让她再看到……

  “珠儿姐姐,您看这样行吗?”一个丫鬟指着已经暗下来的院子,对珠儿说道……

  珠儿点了点头,一脸淡然,“恩……只要按照咱们小姐的意思就行了,就先这样吧,你们把这些东西都丢掉,千万不要让小姐再见到才好……先下去吧……”

  “是……”所有人应声退下,

  珠儿回头,看向身后的房间,房间的烛火很亮,照映出一个纤瘦的身影,珠儿正对着那里,眼前闪过一个黑影,她抬起头,在顼清若所在的房间屋顶上,有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衣,遮着脸,只露出一双晶亮的眼睛,直直地看着珠儿……

  两个人,一个在上面,一个在下面,互相对视,珠儿轻轻颔首,似乎读到了对方传来的情绪,随即她又轻轻摇了摇头,

  那黑衣人原本一直匍匐在屋顶上,已经掀开一块瓦片,脸上透着亮光,在得到珠儿的指示后,他慢慢将瓦片放了回去……

  然后身子慢慢隐匿在无边的夜色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与此同时,珠儿的耳朵也轻轻地动了几下,听到四周有几个地方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似乎得到了指令,慢慢撤退,珠儿再抬头环顾四周的时候,已然看不到任何的异样……

  顼清若坐在房间里,发丝有些凌乱,她满眼血红,手里拿着剪刀,而她的面前一片狼藉,一些早已辨认不出原来模样的衣服变成碎步遍布在她的腿上,还有一些碎纸……诸如此类,她一脸愤恨地将手里最后一件完整的衣服在中间剪断……

  珠儿刚走进房间,就看到此番情景,立刻跑到顼清若身边,看着她,一脸的担忧,

  “小姐……这……这是……”

  顼清若道:“毁掉……全都毁掉,一个都不要……”

  这些都是小时候,见到欧阳勰以后,自己从父亲母亲那得到的一些稀有的物件,他那时候,偶尔会和他父亲来将军府,她便带着他们同他分享,在她看来,她从小到大,自己拥有世上最好的一切,她不屑于和任何分享,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遇见欧阳勰,一切就变了,她愿意去分享,也只想要分享,把自己身边最后的都拿到他的面前,他还记得,每次她拿着这些,就会看到欧阳勰看着自己笑……她还记得有那么一次,欧阳勰因为一只飞鸟,他第一次主动走到自己面前,第一次亲昵轻抚了她的头……眼里含着笑意,随后,接过那只小鸟,那鸟儿是下人专门为自己从山里抓来的,想要讨好自己……她第一时间拿去见他,也居然第一次得到了他的回应,也是从那时候起,她有什么都会拿给他……

  眼前被毁掉的一切,都是那些年对她自己这段感情的见证,可是,那个人马上就要成亲了,新娘不是她……

  那么,她为什么还要留着这些?

  珠儿蹲下来,握住她的手,一脸的悲悯,声音温柔,“小姐,你不要这样,你要注意你自己的身子,才好一些,您千万不要再伤神……您现在这个样子,奴婢……让奴婢很心疼……”

  顼清若停下手里的动作,这才感到手里有些疼,她低头一看,她的手因为紧握剪刀,手心被割破,此刻珠儿正轻轻用嘴吹着,撕下布条为她包扎……

  “珠儿,他要成亲了,这一天还是来了,这回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我的母亲,我的靠山,我的家族,我最爱的男人……我……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