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68章:执子之手挚爱在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8章:执子之手挚爱在侧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68章:执子之手挚爱在侧

  顼妍衣被他猝不及防地吻惊到,待反应过来,欧阳勰已经起身,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真是嚣张……”顼妍衣看着他笑道。

  “哦?这就嚣张了?”某人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嘴角高高扬起。

  顼妍衣闻到他嘴里的酒气,便说道:“怎么喝了这么多的酒?”

  他也算大病初愈,经过阿士瓦一事,欧阳勰被那蛊缠身,元气大伤,在越城一直劳神劳力,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修养,曾经酒力极佳的他,稍微喝点酒就会醉,刚刚……顼妍衣闻到他身上弥漫的酒气,看来还是喝了很多……

  欧阳勰笑道:“今天可不是寻常的日子……”

  顼妍衣低头害羞,直到他说的是什么,却还是忍不住嗔怪道:“和谁喝的?让你如此开怀?”

  “凌和轩太子……”欧阳勰一边说,一边转身走到不远的桌前,亲自端来两杯酒,

  “今天我很高兴,刚才挚友相伴,此刻我有你……”

  说着将手里的一杯酒递给顼妍衣,“喝了这杯合卺酒,妍衣,从此生死不相离……”

  顼妍衣接过酒,欧阳勰潇洒回转,坐到她旁边,转身,面对她,手臂交缠,相视一笑,仰头,一饮而尽……

  欧阳勰将两人的杯盏拿过放到一旁,为顼妍衣轻轻摘下她头上的凤冠,乌黑的长发倾泻而下,欧阳勰将凤冠放到一边,抬手为她拂去脸颊两侧的碎发,清丽绝美的容颜此刻在自己的手心里,撩拨着他的心……

  他从袖子里拿出一把匕首,将头发撩到前面,拿起一绺头发,手起刀落,割下一小撮发丝,顼妍衣了然,从他手里拿过匕首,也割断自己的一绺长发,然后拿过他的,系在一起,

  “青丝缠绵心不悔,你我恩爱两不移……”

  顼妍衣将两人相系的头发再用红绳缠住,放到手帕里包好,深情地看向欧阳勰,

  欧阳勰温柔地看着她,轻轻捏起她的下巴,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顼妍衣眼睛忽然瞥向房间,眼里露出一些迷茫的色彩,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欧阳勰淡淡一笑,说道:“你是不是在找喜娘她们?”

  顼妍衣点了点头,今日大婚,按照之前娘亲所说,此刻,房里应该站满了人,她都已经做好了那些繁文缛节的准备,这会她才反应过来,原来从她回到房间里,就只剩下了自己,直到新郎进来……

  欧阳勰点了点她的鼻尖,笑道:“是我让她们下去的……那些礼数很繁杂,我怕你身子吃不消,何况……你我连生死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条框可以框住我们……只是今天的合卺酒,无论如何,都不能省去,妍衣……我已经失去过你一次了,无论未来如何,我都会守在你的身边,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

  欧阳勰将顼妍衣紧紧地抱在怀里,这话让顼妍衣内心无比的温暖,是啊,他们两个人连生死都无惧,还有什么可以阻止他们……

  轻纱幔帐垂落,两个人相对而坐,外面已经静下来,夜深人静,

  欧阳勰把他的衣角和顼妍衣的衣角打了一个结,

  烛火摇曳,闪烁在他英俊的脸上,轻笑出声,“少了她们,该有的,我也会给你……夫人,恭喜你,今天可以和全世界最爱你的男人永结同心……”

  顼妍衣害羞地低头,轻声说道:“嗯,荣幸之至……”

  “就这样表示了?你觉得合适吗?嗯?”欧阳勰岂能如此轻易放过她,扳过她的身子,语气意味深长……

  “难道我不该荣幸?”顼妍衣羞涩地说道,忽然扬起下巴,身子向后退了退,欧阳勰却向前压来,含着得意的笑,看着她,

  “你……你……”

  “娘子,你难道忘记了,你我此刻的状态?”他随手指向两人相缠的衣角,一人后退,一人前进,

  “欧阳,你今天有些不一样……”顼妍衣脱口而出,看着欧阳勰此刻的脸色,越来越红,他的笑意也渐渐浓烈……

  “你应该改口了吧……还叫我欧阳?嗯?”

  顼妍衣退无可退,头抵在床头,被对方的双手圈住,整个人掌握在他的手里,

  “夫……夫君……”

  欧阳勰似乎并不满意,“嗯……嗯?”

  他的手捏住顼妍衣的下颌,整张脸忽然无限放大在她的眼前,嘴角含笑,轻声呢.喃,喷薄在她的脸上……

  “夫君……”

  “嗯……继续……”欧阳勰吻住她的肩膀,一路向下……

  “夫……夫君……”顼妍衣听话地又叫了几声……

  “嗯……”欧阳勰紧紧抱住她,忽然,一个翻身,将她调转方向,整个人躺在床上,欧阳勰压.下来,铺天盖地地吻落了下来……

  顼妍衣刚要说些什么,身上的衣服不翼而飞,某人对着远处的烛火,弹指一飞,下一刻,烛火瞬间熄灭,屋子里只有外面月亮倾洒进来的光,照在两个人的身上,

  “妍衣……”

  “嗯……”

  “我爱你……”

  “我也爱你……”

  “你终于成为了我的妻……”

  “嗯……”

  ……

  帘幔垂落,遮没里面的两个身影,轻轻浅浅地声音,还有呼吸相闻地温度,像极了一朵合.欢花,盛放在这个浪漫又美好的夜晚……

  与此同时,此刻,整个欧阳府的人皆已沉睡,在新房对面的屋顶上,正坐着一个人,手里拿着酒壶,在下面房间里的光熄灭后,他拿起酒壶,饮了一大口,随意擦了擦嘴角,眼神彻底暗淡下去……

  是上官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该想些什么,一口接一口地喝下去,直到酒壶已空……

  他随手丢掉,顺着房顶躺了下去……枕着一只手,看着天空,今晚的夜色真的很美,也很安静……

  上官凌抬起左手,袖子垂落,露出手腕,手腕上面仍然系着那条红色布条,上官凌微微一笑,脑海里闪过一些画面,无声无息……却声势浩大……

  积攒依旧的心情,心悸过,倾诉过,质问过,发泄过……如今化为无形的力量,让自己此刻可以平静地坐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