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70章:相共凭栏看月升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0章:相共凭栏看月升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70章:相共凭栏看月升

  书房的大门紧闭,沐泽见她来到附近,急忙上前请安,说殿下吩咐今晚要宿在书房,任何人不许来打扰……看到许文佩沉下来的表情,心有不忍,沐泽便说殿下是临时接到一些旨意,要尽快处理,所以才会如此……

  许文佩温柔地笑了笑,看了一眼身后的宫女,对沐泽轻声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殿下了……沐泽,殿下这边就先交给你了,你一定好好照顾殿下……这是我炖的鸡汤,殿下出征数月,才回来没几天,也没有好好休息,这个给殿下好好补一补,你一定要让他趁热吃了……”

  沐泽急忙接过,“遵命,太子妃娘娘,您放心,属下一定好好照顾殿下,您不必担心……等……等殿下忙完,殿下就会去见您的……”

  许文佩笑了笑,“嗯……我知道了……那你快去伺候吧……我便先回去了……”

  “属下遵命……来人,去护送娘娘回去……”

  看着许文佩离开的背影,沐泽又低头看了看热气腾腾香味缭绕的鸡汤,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许文佩回到房间里,屏退了房里的所有人,她的眼泪才悄无声息地落下,上官凌已经回来有几天了,可是自己却没有见到他几次,他说有一些善后的事情要处理,可是她就算不懂,也知道,一天里,哪有那么多的事情要他亲力亲为呢……

  好不容易今天才从公事中解脱出来,她想给他一个惊喜,亲自去接他,却看到他满是心事的脸,宁可待在书房也不来见自己……

  许文佩满腹的委屈,明明新婚燕尔,夫君却出征数月,离开自己那么久,好不容易回来,却还是不能轻易见到面……

  许文佩闭上双眼,心里无限凄凉,她忽然心里疼了一下,才恍然想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原来如此……

  她今天成亲,他去参加婚礼,她岂会不知道自己的夫君心里一直有一个影子,那个人今天成为了别人的妻子,他去见她了……

  而最让许文佩难过的是,即便如此,她此刻心里难过的居然不是自己夫君的背叛,而是心疼他,心疼他现在是不是很难过,担心他会不会心痛……

  她此刻,还是在意他的心情,他的悲喜,自己真是没用,爱的这样卑微,连去为自己争取一次的勇气都没有……

  他随手一指,指定自己成为他的妻,或许他并没有多在意,可是,只有自己清楚,当时自己有多激动,他的爱意得到了命运的眷顾,她成为了他的妻子……名正言顺,顺理成章,可是她忘记了,感情从来没有章法,他对自己相敬如宾,多了为人夫君的责任,可是却少了原本爱人之间的那份互动……

  许文佩躺在床上,双手紧紧抱住自己,一夜到天明……

  翌日,欧阳府,

  阳光洒在房间里,顼妍衣睁开眼,便落入那双深眸,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眼角含笑,

  “你醒了?”

  顼妍衣脸颊绯红,钻到被子里,轻声“嗯”了一声,

  欧阳勰单手撑着头,侧身对着顼妍衣,身上只着了一件内衫,坦着胸膛,露出古铜色的肌肉,顼妍衣见到这样的他,脸又红了几分,

  “怎么?还在害羞?”

  顼妍衣道:“讨厌……”

  欧阳勰伸手揽过她,将她揽进怀里,轻声失笑,“已经这样了,你可要对我负责……”

  “我……”顼妍衣听他这样说,刚想反驳,却被对方率先一步捏住了下巴,对方的吻便落了下来……

  被子覆盖下来,遮掩住此处满室的旖旎……

  这一天,顼妍衣被迫承担欧阳勰的“起居”,甜蜜的负担,让她欲罢不能……

  欧阳勰似乎并不想放过她,要知道这一天,他已经等的够久了……

  于是,顼妍衣趁他睡着之际,拖着酸软无力的双腿下了榻,早已日上三竿,这第一天,就偷懒,肯定让其他人笑话,顼妍衣自行梳洗后,走到床边,看了一眼还在安然沉睡的男人,他趴在床上,长长的睫毛覆盖下来,深眸紧闭,让他素来清冷的脸,显得温柔了许多……

  看着外面很安静,觉得有些反常,看来是得到主子的吩咐,没有得到他的召见,不允许任何人来打扰他……

  顼妍衣坐下来,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沉睡男人的睡眼,轻抚他的脸颊,不忍打扰……

  这个男人,从今天开始,正式成为她的夫君……

  他难得如此安静,像个孩子一样,在自己面前,

  “怎么起来这么早?”这个她自以为的“孩子”突然开口说话,吓了顼妍衣一大跳。

  “你……你醒了?”顼妍衣问道,放在他脸上的手,忽然动弹不得,楞在原地,

  欧阳勰慢慢睁开双眼,一只手忽然握住她的手,而他另一只手顺势支撑站在头上,侧身卧起,露出结实的胸膛,显得恣意风流……

  “早就醒了……”欧阳勰用手忍不住婆娑她的手心,惹得顼妍衣手心痒痒的。

  “醒了怎么还不起来,现在已经很晚了,娘亲说,今天要……要见公婆……都怪你……到了这个时辰,到时候让他们怎么想,怎么想我……快起来,你看我穿这身衣服怎么样,他们两位会不会喜欢啊?”

  顼妍衣拽住欧阳勰,想让他起来,却见对方丝毫不为所动,而且还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

  顼妍衣忍不住嗔怪道:“你还笑?都怪你,还不快点起来?”

  “妍衣,你几时这么紧张过?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的,何况,你和其他人不同,他们从小就知道你,尤其我爹,可是对你赞不绝口……你可也是他们从小看到大的,你怕什么?”

  顼妍衣道:“那怎么一样呢?以前是以前,现在不是不一样了嘛……何况……我可不想给我爹丢人……”

  欧阳勰的手还是不老实,他一脸的惬意,又翻了个身,继续躺着,同时,不紧不慢地说道:“你放心吧,他们似乎比你还要紧张……这会子估计已经到了十里开外的陈水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