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74章:畅饮过往在今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4章:畅饮过往在今朝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74章:畅饮过往在今朝

  顼妍衣笑道:“还是蓝起的妙手救了我,才让我这么快就恢复呢……”

  几人一阵寒暄,便落座,小二端来店里收藏的最好的酒,几个人里,除了顼妍衣,其他三人皆畅饮起来,顼妍衣忍不住看了看欧阳勰的杯子,眼睛巴巴地望着,欧阳勰仍然无动于衷……

  蓝起会心一笑,看了看一直在身边的隆多,一双眼睛此刻也同样巴巴地看着自己,还有自己手里的酒杯……

  隆多舔了舔嘴唇,闻到酒香,眼睛盯着蓝起,一只手悄悄伸了过去……

  蓝起立刻拍掉他的手,瞪了他一眼,随即当着他的面,拿起那杯酒,一饮而尽……继续和大家谈笑,留下隆多眼巴巴地看着,那眼神和顼妍衣的竟然一模一样……

  隆多背过身去,以此表达他的不满,

  穆尔丹一旁有些看不过去,说道:“蓝起,让他喝一点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这酒的确不错,光闻酒香不能喝,对人的确有些残忍……”

  顼妍衣默默地在旁边点点头,坐在她旁边的欧阳勰眼睛瞥了她一眼,淡淡地笑了笑……

  蓝起很是坚决,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隆多,说道:“不能给他喝了,皇兄,你又不是不知道,在越城的时候,他就因为偷偷喝了酒,昏昏欲睡,他受的伤伤害了他的肌理,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万幸了,最起码一年之内不能大意,尤其酒这个东西轻易不能碰……在越城的时候,因为没有看住他,他整整大睡了六七天才缓过来,若是碰到什么紧急关头,这就能要了他的命……”

  穆尔丹道:“话虽如此,在越城那样的地方也没有出什么事,如今回到京都,更不会有什么事,让他喝一些又何妨?”

  隆多回头,直直地看着蓝起,眼神充满了期待,

  蓝起看了他一眼,语气依旧坚决,“不行,还有半年的时间,这半年,他还是不能喝,上一次就让我够提心吊胆的了,我不能再大意了……何况……”蓝起看向欧阳勰,神情变的严肃起来,“何况……极真娜来了……欧阳兄,你正好来了,我正要说,想必你刚才也见到了和亲的队伍,而过来的人我们都再熟悉不过,这个人是一个美人,也是一个我很讨厌的人……”

  欧阳勰表情有些玩味,问道:“哦?想不到你这样直接……这倒让我有些意外……你们厥越送来相亲的人,看来和你们很熟?”

  蓝起道:“自然……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国,这次来和亲的事我并不知道父罕是如何定论的,但是首先,我想说父罕的初衷一定是想要和北溟和平永存,这个心意是从来没有改变的……其词,这个极真娜无论身份还是美貌的确在我们厥越过来和亲的人选里是再合适不过了……只是父罕并不知道女子私下的另一面,尤其她还是其他部族的人……”

  欧阳勰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说道:“听你的意思,难不成这个极真娜有什么问题?”

  “倒也不算什么大问题,同为女子,我只是很不赞同她的一些做法罢了……只是她除了情路波折一些,当然,这情路波折也是她自己的言行所致……也怨不得别人……在其他事上面倒是没有什么……”

  顼妍衣觉察出了一些事情,看着蓝起,笑了笑,“瞧你这样子,难不成她因为什么曾惹到过你?”

  穆尔丹道:“你猜的没错……”

  蓝起瞪了一眼穆尔丹,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还说我,要不是我,当年你岂不是要被她烦死?”随后转头看向顼妍衣,“没错,极真娜这个人仗着自己有一点美色,见一个爱一个,稍微有些出色的厥越男儿,都曾入她的眼,我皇兄是一个……当然,隆多也曾经是其中一个……要说我对她岂止是不满,我还想着有朝一日,若我回去,一定要找她讨个说法,让她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说完,转头看了一眼隆多,看着他面目全非的脸,沉积在心底的愤怒此刻因为见到了极真娜而渐渐爆发……

  “当年她爱慕隆多,明知道我和隆多的关系,她却不死心,背地里制造机会,去接触隆多,企图勾..引他,之后更因为爱而不得,帮助阿士瓦那个混蛋算计隆多,要不是他利用了隆多的善念,装柔弱,将隆多骗到阿士瓦一早埋伏的地方,最后让他得手……毁了他一生……要不是她,隆多怎么会受这么多的苦,要不是因为她,隆多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曾发誓,只要我回去,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却没想到……她居然来到了北溟,以这样的身份出现……”蓝起一脸的愤怒,一只手紧紧握住那只酒杯,暴出青筋,一旁的隆多一脸心疼地看着她,将她的手紧紧握住……

  蓝起此刻内心翻江倒海,脑海里浮现出方才见到极真娜那张妩媚的脸,她强忍着怒意,当时她就快要爆发,要不是一旁的穆尔丹,就连身边的隆多,两人同时拉住自己,要不是这样,她当时就会冲出去……

  顼妍衣道:“蓝起,你不要生气,我想焰赤可汗能选她来和亲,一定是有他的理由,你切勿冲动……你的心情,我们都理解,我相信老天自有安排,何况,隆多也不希望你再做傻事……”

  穆尔丹点头应道:“是,妍衣说的没错,蓝起,我们都知道你心里的愤怒委屈和不爽,但是……除此之外,你还要记得你自己的身份,你是我厥越的公主,切不可因小失大……”

  “自有给你复仇的机会,公主且再忍耐些时日!”

  这声音是从门外传来,几人里,除了欧阳勰一直没有动,仍然喝着酒,其他人一脸地惊讶回头,上官凌走了进来,

  “你们几个真是没有义气,来喝酒竟然没有叫上我,真是好没良心啊……”上官凌一脸笑意,直接坐了下来,随手截过正要送到嘴边的欧阳勰的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嗯,果然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