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77章:相同容颜不同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7章:相同容颜不同命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77章:相同容颜不同命

  刘昭本身就是一名美男子,表现“英勇”,与极真娜一拍即合,两个人竟然互相看对了眼,事后两天,极真娜便以答谢恩公为由,特邀刘昭入府,聊表谢意……

  两个人便混在一起……

  那刘昭也格外小心,严防死守,不让别人发现……

  若水随着欧阳勰回到京都,她脸上遮面示人,蓝起依旧是负责定期查看若水的身体,一连多日的修养,她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除了胳膊上留下了难看的疤痕之外,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

  她每天对着镜子化妆,或者站在门口等待欧阳勰的到来,可是等了几天,却等来了欧阳勰和顼妍衣的婚礼,两个人居然成亲了,婚礼当天,她被陆冥带来的几个人带离了欧阳府,三天后才被送回来,

  还没有开始,便已经结束,但是,她怎么能甘心,好多次,她都要人传口信,她要见欧阳勰,但是得到的答复永远都是,公子不想肩带她……

  本来以为回到京都,她有的是机会可以让他爱上自己,知道这一刻,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太过异想天开……

  这天,蓝起带着熬好的汤药过来见她,刚一进门就看到若水坐在窗前,面无表情,安静地没有一丝气息,

  蓝起将药碗放到桌上,开口说道:“趁热喝了吧,今天这是最后一碗了,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已经好了很多……”

  最近一直用这药为若水调理身体,果然有效,控制住了病情,

  若水看了一眼还冒着热气的药碗,笑了笑,“看样子,这里也只有你算是唯一一个关心我的人了……只不过……这一切,我也是托了那个人的福……”

  蓝起坐了下来,这些天已经与若水时熟悉了一些,她看着她的脸,心中感慨,这张脸和妍衣简直一模一样……只不过她现在整个人的状态和妍衣却完全不同……

  “你还很年轻,为何要这样想不开?”

  若水失笑道:“想不开?你也有你在意的人,你也爱过一个人,应该懂得这种滋味吧?我爱他有什么错?她不过是运气好一点,出身好一点,遇到他也比我早……就连容貌……我只是和她长得像而已,难道就要剥夺爱人的权利吗?”

  蓝起摇了摇头,道:“爱一个人不是占有,也不是强取豪夺,你也有资格去爱,但是不能自私地去伤害别人……我也在越城待过,当初妍衣以水芸的身份出现的时候,你做了什么,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若水惊讶地看着她,蓝起点点头,继续说道:“你放心,以妍衣的性格,她是坚决不会说的,这件事也是我无意间发现的,我为妍衣疗伤,也是我亲自将她从面目全非恢复成本来的模样,她之前身上的伤痕是怎么造成的,我想不用我多说了吧……”

  “所以你想要做什么?你今天来我这里,是想为你的好朋友讨回公道?”

  蓝起道:“我是想提醒你,你可以去爱,但是如果你再伤害我的朋友,我不会饶过你……我能救你,也能轻易让你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不要再自作聪明,以为别人都不知道……还有,男人不爱你,就不要再自取其辱,他不爱你,并不代表你不好,而是真正的爱,是任何人都不能替代的,就算当初妍衣没有回来,你也不会代替她……”

  “可是,可是也是他为我赎身,将我留在他的身边……”

  蓝起笑道:“要不是你这张脸,他也不会看你一眼,不过是不想让和妍衣长得一样的人流离失所,他救下你,从来是同情,而你却错将它当作.爱……甚至想要用一些手段去掠.夺……”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若水过了很久才缓过神来,她站起来,对着虚无的空气,用力喊道:“你胡说,你胡说……他看我的眼神不是假的,我相信我会让他爱上我的,我相信一定会的,我一定让你刮目相看,我一定让你认清楚,你是错的……”

  若水声嘶力竭,瘫软在地上,眼泪不停地落下,而回答她的,只有无边的安静……

  她牵扯了一下嘴角,自嘲地笑了笑,艰难地站起身,喝掉桌上那碗已经凉掉的药,走到镜子前,开始梳洗打扮……

  镜子里的脸是那么的美,虽然比从前多了一些憔悴,可是却无损她的妩媚……

  简单化了妆,脸上瞬间绽放光彩,陆冥走进来,依旧端来了难闻的汤药,这些天,蓝起和陆冥为自己熬药,时间相隔半个时辰,她不胜其烦,尤其陆冥每次端来的汤药很是难闻,刚到门口就能闻到……

  “若水姑娘,该喝药了……现在温度刚刚好,您可以服用了……”

  若水凝眉,看了一眼被陆冥放到桌上的药碗,漆黑难闻的药汁让若水有些恐惧,她抬头看了一眼陆冥,见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地面,一如往常……

  “陆冥,我要见欧阳公子,麻烦你通传一声,今天我无论如何都要见他……”

  陆冥道:“不巧,今天公子带着少夫人进宫了……去见天丽公主,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他们两个人……真是恩爱啊,到哪里都是在一起的……

  若水又想起初见他的那天晚上,她站在舞台中间,跳着天外飞仙,与姗姗来迟的他隔着很远的距离,相互对望,她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星辰大海,那一眼,让自己一度沉沦其中,无法自拔,那个眼神,她到现在都不曾忘记,带着震惊和心痛……

  极度的爱意和深情,目光所及之处,让她一度以为,自己终于遇到了对的人,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感受到心疼的滋味……他是第一个,所以,那一眼,让她甘愿沉沦,甘愿留下……

  只是,还未走近,就彻底失去……她怎么能甘心?

  “哦,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陆冥看了一眼若水,觉得她与往日有些不同,便说道:“是,若水姑娘,这药再不喝就凉了,请您记得尽快喝下……”

  “嗯,你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