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79章:暗影徘徊阴谋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9章:暗影徘徊阴谋生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79章:暗影徘徊阴谋生

  白衣美人被撞后,急忙低下头,一个劲的弯腰赔礼,只是没有说一句话,她的神色有些慌张,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更加显得无辜……

  就在她的动作下,她脸上的面纱险些脱落,几乎露出大半的脸,

  “你是……你是那个……”刘昭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呆愣地看着她,尤其是看到眼前是一个如此清新脱俗的美人,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线……

  那白衣美人见状,急忙跑开了,等刘昭反应过来,人已经跑走了……

  刘昭还在震惊之中,一直回忆刚才的那个美人,总觉得十分的眼熟,自己一定在哪里见过……

  “是她……一定是她!”刘昭终于想了起来,脱口而出,看向那个白衣美人离开的方向,那里早已经空空荡荡……

  而他此行本就不能声张,自然不能去追,尤其在他想起来那个人是谁的时候……

  “干嘛这么大惊小怪,这是怎么了?你看看你现在的表情,好像见到了鬼一样,我看你刚才见那个人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真是没用……”极真娜见到他的表情,嘲讽地笑道……眼前的男人,那副色眯眯的样子,简直是让她鄙视,

  刘昭的眼睛还在看着那人离开的方向,眼睛眨了眨,语气里有些不可思议,脸上也泛着淡淡的疑惑,说道:“那个人好像是欧阳公子新娶的美娇娘,也就是顼承煌顼将军的二千金,前不久刚嫁给欧阳公子……你应该也见过她的,听说前两天太子殿下召见你的时候,她也是在场的……”

  极真娜一脸震惊,猛然抬头,也看向那里,说道:“你说什么?你说那人是谁?”

  刘昭回头看了看极真娜,又道:“是顼妍衣,前丞相的儿媳,欧阳公子的夫人……”

  极真娜暗叫不好,刚才她也淡淡地瞟了一眼那个蒙着面纱的女人,她当时也觉得有些眼熟,说到顼妍衣,她怎么会不知道呢,当天见到的那些人里,除了仪表堂堂的当朝太子上官凌以外,在场的那个一直不苟言笑,甚至周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男人,让她记忆深刻……那样的风姿一下子便走进她的心里,同时还有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她不得不承认,那是一个很美的美人……风华绝代,美的脱俗,美的让人心生怜惜,又不忍一丝亵渎……

  同时,也让人心生嫉妒……

  只是那样的身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她现在撞见了自己和刘昭在一起……眼看自己的事情就要败露,她心里一紧,

  “公主,现在……现在怎么办?要不我这就去向圣上请求赐婚吧,这样更加顺理成章,也好过让您被别人误会……您看如何?”刘昭直接提出自己的想法,语气躲躲藏藏,不如趁这个机会,将自己的心愿达成,顺理成章地迎娶厥越公主……

  极真娜上了马车,那刘昭急忙跟上,她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隐约现出一丝厌恶,真是不自量力,异想天开,到现在还只想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极真娜轻蔑地说道:“你们北溟的男人,都是像你这样的胆量?真是比我们厥越的男儿差太多了……就这样你就怕了?”

  刘昭急忙赔笑脸,说道:“在我们北溟,女人的名声可是比命一样重要,我这不也是为了公主你着想吗……何况……你我都已经好了……不如趁此机会昭告天下,结为夫妻,也好过现在这样偷偷摸摸的,你说是与不是?”

  极真娜忽然严肃起来,瞪了一眼刘昭,表情冷漠,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脾气,我说等就必须要等,你要是这么耐不住性子,就离开,还有……在我们厥越,女人可是顶的起一半的天,这些又算得了什么?还有,你别不识好歹,我已经让你尝到了不少甜头,别得寸进尺,这亲事什么时候办,要和谁办,都是我说了算……你少在这里替我做决定……还有,你恐怕不知道吧,这件事可是得到你们北溟皇帝还有我们厥越焰赤可汗的恩准,倘若我在北溟有任何不爽的事,尤其那人欺负了我,还没有成亲……那可是触及此次和亲的初衷……而那个人可是要杀头的……只要我一句话,你……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刘昭早已冷汗淋淋,“公主,我什么都没有说……我听你的就是……”

  他再也不敢替了,可是也在那一刻,他居然天真地以为原来极真娜不仅是个美人,而且还得北溟和厥越的如此重视,他忽然觉得,要是牢牢抓住极真娜这个人,他的未来,一定前途不可限量,因此,他看极真娜的眼神,不仅仅是之前的欲.望,还有更多的殷勤和讨好……就好像握住了自己的光明的未来……

  极真娜掀开车帘,看着越来越暗的天色,想起刚才那个急匆匆的身影,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某处,脑海里闪现那个孤傲如天神的男人,不发一语,却让人难忘,让人的心搜刮肚肠的也想要拥有……

  顼妍衣,难得的美人,连惊鸿一瞥都美的那样动人心魄,那人的眼光自然不会差,只是……可惜,这个女人,看样子是不能留了……

  她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就不能再容她活下去了……

  极真娜和刘昭坐在马车里,两个人各怀心事,却不知道,有几道黑影一直跟在他们的后面,如影随形,直到两个人各自回到自己的住处,分开以后,那几道黑影才彻底消失在浓浓地夜色里……

  欧阳勰和顼妍衣手拉着手坐在回府的马车里,顼妍衣掀开车帘,看向外面的月色,有丝神往,

  “停下!”欧阳勰看了一眼顼妍衣,忽然抬高声音,坐在马车前面的马夫立即勒住马,马车立刻停下来……

  “怎么了?”顼妍衣看向他,问道。

  欧阳勰刮了刮她的鼻尖,宠溺地笑道:“前面就到了,这么短的路程,不如你我走一走,你看这月色多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