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80章:甜蜜的负担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0章:甜蜜的负担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80章:甜蜜的负担

  顼妍衣心里正有此意,听到他的建议,立刻听话地点点头,开心地笑了起来……

  欧阳勰先下了马车,站在马车前,抬头注视着顼妍衣,伸出手,顼妍衣将手递过去,两个人手拉着手,向夜深人静,空荡荡的街道走去,

  欧阳勰将她身上披着的斗篷紧了紧,将她整个人包住,看着她的模样,嘴角忍不住翘起,

  “在看什么?”顼妍衣察觉到对方的视线一直在自己的身上,有些羞恼地问道。

  欧阳勰笑道:“在看欧阳夫人……”

  “我有什么好看的?”

  都已经成亲半个月了,何况他们从小就认识,却没想到,成亲以后,他居然越来越粘人,真是一种……甜蜜的负担……

  欧阳勰的声音一下子勾回她的注意力,“你哪里都好看……”

  “那总有一天,我变老了,变丑了……你还会不会像现在,用这样的眼神看我?”顼妍衣忽然停下来,直直地看着他,表情也忽然严肃了起来,

  欧阳勰挑了挑眉,“怎么这么没有自信?”他忍不住笑她……

  “你说啊,我早晚都会变老,变得不好看……你……还会不会……”

  “真是傻瓜……”欧阳勰用手点了点她的鼻尖,“你老了,我也会变老啊,所以,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的妻子,是我最爱的女人……就算你想躲我都不行……”

  顼妍衣抽了抽鼻子,转过头,手却紧紧地拉住他的大手,头向对方靠去,不再说话,乖顺的像一只小猫,

  欧阳勰嘴角上扬,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低声说道:“怎么了?从宫里出来,你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难道是因为天丽?”

  顼妍衣道:“嗯……我现在有些心疼她,也很担心她……你今天也看到天丽的状态了,自从回到京都,她整个人彻底变了,变得多愁善感,脸上愁云密布,一点不复往昔的活泼,长此以往下去,会不会生病,你说太子他心里可舍得她这样?从回来以后,就不让她再出门,这样棒打鸳鸯,真的是在保护她吗?”

  欧阳勰停下脚步,低头看着她,“妍衣,我知道你心里惦记天丽,所以我才答应陪你进宫去见她,但是我不想让你因此胡思乱想……你理解天丽的难过,可是我却更知道作为北溟太子,尤其作为天丽的兄长,他心里的苦……妍衣,我们都不是他们,不能因为感同身受就忘记,她身边人的心情……交给时间,也交给他们自己……天丽有她自己的命运,我也相信凌会处理好的……”

  顼妍衣抬起头,看着欧阳勰的脸,点点头,“嗯……我知道,我只是有点难过,没有由来……其实我也舍不得天丽,我也知道,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固然重要,但是她喜欢上的人是厥越的皇子,厥越现在的局势,根本不适合天丽……何况天丽生性单纯,嫁去那里……其实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欧阳勰轻抚她的秀发,拉住她的手,继续向前面走去,“嗯……凌他最疼爱这个妹妹,怎么舍得呢,现在最煎熬的或许是当事人天丽,可是凌他心里也是最难过的……进退两难……”

  对着月色,两个人携手前行,顼妍衣的心里却始终有些不安,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她的心里总觉得要有什么事情发生……

  一个天气特别寒冷的早上,一大早,欧阳勰就被叫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接到一封信函,便面色凝重地离开,

  顼妍衣一个人无聊,加上心情有些沉闷,在蜜儿和落儿的陪同下,上了街……

  “小姐,你怎么了,今天一大早就看你心神不宁的样子,现在咱们出来了,你也还是这样,你是哪里不舒服吗?”蜜儿一脸的担忧,看着顼妍衣,

  顼妍衣笑道:“没什么,许是这天气的缘故,走,你们陪我去哪里走走……”

  忽然,一道马儿嘶鸣的声音从身后呼啸而过,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蜜儿和落儿大喊,顼妍衣回头,见一辆马车急速向自己本来,她愣住,这时,一个人冲了出来,抓住自己的肩膀,将自己带到道路一边,

  “小姐!你没事吧?”

  “妍衣姐姐!你怎么样?”

  蜜儿和落儿异口同声,立刻来到她身旁,仔细查看她有没有受伤……

  顼妍衣回头,一眼认出救自己的人,天照国的太子,白轩……

  “原来是白轩殿下,多谢殿下出手相救……”

  顼妍衣站在一边,惊魂未定,神色却十分淡然,眼神竟然波澜不惊,看着白轩,浅笑答谢。

  而与此同时,刚刚那辆马车已经走远,零星地路人发出抱怨的声音,

  “真是太张狂了,仗着自己是厥越的公主,就在咱们这里无法无天,真是太不像话了……”

  “你知道什么?人家不光是公主,据说还是个大美人呢……”

  “美人又如何?公主又如何?还不是要不远万里地过来,嫁给咱们北溟的男人……哈哈哈……”

  ……

  那些人一边说一边走远,顼妍衣看了一眼那辆外面装饰异域风情的马车,之前听他们说的还以为是蓝起,听到后来,才恍然,竟然是那个前来和亲的极真娜……

  “原来是顼姑娘,今日何其有幸,竟然在这里见到顼姑娘……对了,怎么没有看到欧阳兄?他怎么没有陪你出来?”

  顼妍衣浅笑嫣然,笑道:“他今日有事在忙,我无事,便带着人出来散散心……不想在这里遇到了殿下,还幸得殿下出手相救……”

  “举手之劳罢了……”白轩看着顼妍衣,看着她始终淡然对答的姿态,内心越来越感叹,眼前的人和小时候见到的那个人慢慢重合,记忆里,这么多年,从天照,到北溟,他将见过的那些女子,每一个,他都会与记忆里的那个模糊的容颜一一对应,可是都无法重合,此刻,天衣无缝,却让他跋涉多年的心,一下子就空了……